3日晚上11点许,就京东CEO刘强东在美国涉嫌性侵一事,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其在明尼苏达州的当地律师约瑟夫·弗里德伯格。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约瑟夫·弗里德伯格(Joseph S. Friedberg)坚信刘强东不会受到任何起诉,而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弗里德伯格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他表示,他和刘强东已经有30个小时未曾联系。他被拘留后获无条件释放,表明其不会受到起诉。如果真的受到起诉,那他会感到极为震惊。

弗里德伯格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在上周六(9月1日)中午接到刘强东方面的电话的。

刘强东的美国律师弗里德伯格有40多年辩护经验

“像刘强东这样,被逮捕后又无条件释放的案例很罕见”

像刘强东这样,被逮捕后却又无条件释放的案例,弗里德伯格称,“虽然偶有发生,但这并不常见。”他说,“85%犯下重罪被捕的人,往往会在被起诉后定下保释金金额后,才能被释放。只有10%或15%的人才会在没有起诉,也没有保释金的情况下被释放。”

“因为这样的指控,而将某人逮捕,但是却毫无条件的释放,而且也没有扣下他的护照,这种情况是极为罕见的。”根据这些情况,弗里德伯格称,“看起来有99%的几率,刘强东不会受到任何起诉。”

他说,“如果该指控属实,那么明尼阿波利斯警方不会释放他,而且是毫无限制条件的释放,通常情况来讲,这意味着他不会遭到起诉。我们也坚信他此后也不会受到任何起诉。”

弗里德伯格称,“我认为他(刘强东)最终可能会因为这次被捕,而收到(警方的)道歉。”他表示,如果刘强东真的被起诉,那他才会真的感到震惊。

上次通话还是在30小时前,律师至今未和刘强东见过面

刘强东美国律师坚信,他不会受到任何起诉图据华尔街日报

弗里德伯格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称,直到现在,刘强东和他都还没有见过面。

“我们没有见过面,如果没有起诉,那么我们也没有见面的理由。”他说,律师和客户不见面的事情几乎每周都会发生一次。“我们上次通话还是在30小时前,到现在我们已有1天多没有联系过。”

弗里德伯格称,目前尚不明确导致刘强东被逮捕的具体指控内容。

根据当地法律,受害者做假指控也不会遭到惩罚

据弗里德伯格介绍,明尼苏达州当地法律将性侵罪名分为五级,第五级罪名最轻。针对这类案件,检方的起诉时间也有时效限制。“如果是最轻的第五级罪名指控,那么其上诉期限为3年,如果是最重的第一级罪名指控,那么上诉期限为5年。”

如果指控的事实并不真实,那么指控刘强东的女子是否会受到相应惩罚呢?

“不会有任何事发生。”弗里德伯格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称,根据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如果一个人指控另外一人有罪,即便是虚假指控,此人也不会遭到起诉,“即便你跟警方说的是谎话,你也不会受到起诉,也不会有任何罚款。什么都没有。”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弗里德伯格是位经验丰富的律师,有40多年的辩护经验,曾为多位知名的企业高管、运动员和政客进行过辩护。

中国亿万富豪、京东电子商城创办人兼CEO刘强东在美国涉性侵案,上升至外交层次。中国外交部昨指,驻芝加哥领事馆正密切跟进事件,并向美国有关部门了解和核实。外交部介入中国公民在外国涉刑事案相当罕见;北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更质疑美方有政治阴谋,表示”为京东揑把汗”。刘目前已回国,但美国警方称调查仍在进行,若有需要刘须随召随到。

相关阅读:刘强东性侵案,中国外交部罕见介入

京东CEO刘强东被捕,美国警方发佈他身穿橙色囚衣照片。

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在内的西方传媒,昨广泛报道刘强东涉性侵案,披露刘是8月26日飞抵美国芝加哥,参与为期7天的明尼阿波利斯大学(Minneapolis University)卡尔森商学院课程,8月31日晚间因性犯罪指控被捕,9月1日下午被释放。大学方面证实,刘是该校和清华大学合办工商管理博士课程的学生,该课程的学生上周云集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指,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正密切跟进事件,并向美国有关部门了解和核实。中国外交部介入一宗国人在外国涉刑事的案件,做法颇为罕见。甚至本港前高官何志平为了助中国在非洲发展能源战略,涉在联合国行贿被美国司法部控告,亦未见中国外交部为他出声。

北京《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昨亦在微博发帖,直言事件可能有阴谋,并举例法国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2011年曾被认为是竞选法国总统大热人物,”在美国也因涉嫌性侵被警方抓了一下,政治前途就此毁掉”。胡质疑”美国搞刘强东有甚么意思?”,”真为京东揑把汗。毕竟中国的竞争力弱,出来几个像样的企业不容易。”

刘强东不光是内地商界亿万富豪,也是中共政治精英、全国政协委员。今年初中共大颳”革命传统教育风”时,刘曾以一身红军装到访中共圣地延安,接受”红色洗礼”。更早前他接受内媒专访时一度豪称,”过去很多人都觉得共产主义遥不可及,但是通过这两三年我突然发现,其实共产主义真的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语惊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