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亿美元援助非洲,其中包括无偿援助、无息贷款、优惠贷款、信贷资金、专项资金……同时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

600亿美元援非消息一出,瞬间引爆中国社会广泛讨论和争议(图源:Reuters)

是多少钱?

当此消息9月3日一爆出,有些民众立刻站出来抱怨,称 “哪来的钱”、“忍不住想骂”、“打肿脸充胖子”……而北京大学宪法学张千帆教授也曾发文质疑,称既然涉及国家开支,也就是说动了纳税人的钱,这类决定就应当由全国人大(至少是常委会)讨论通过。

而中国免除非洲对华债务,同样也应由全国人大讨论通过。 有人为这600亿算了笔帐。一篇名为《6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的文章,将600亿美元换算成4,100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表示这是全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约为全国财政用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补助的2倍,用于社会福利支出的6倍。

从种种中国人在舆论场中的反映看出,很多中国老百姓很不理解为何中国要把大笔钱拿到国外。就在这段时间,湖南耒阳发生群体性事件,就有分析称这就是地方财政崩溃破产导致的多米骨牌效应,而事实上耒阳地方财政崩溃,仅仅是中国地方政府财政问题的冰山一角。

这种担心有数据支撑。截至目前,中国政府显性债务规模达29.95万亿人民币,其中,中央债务13.77万亿人民币,地方债务16.18万亿人民币,总债务占全国GDP的36.2%。从法定限额的角度看,政府显性债务的风险并不高,但是如果考虑到隐性债务,则地方债务规模非常巨大。

除了地方财政问题,中国网友也大多质疑,为何不把前放到中国日益严峻的养老、医疗、住房、教育等问题之上。“美国有‘美国有先’,中国为何不能‘中国有先’?”

“因为是动用的外汇储备。”

“那外汇储备能用于国内吗?”

舆论场的一角开始了关于外汇储备能否对内使用的讨论。中国财经媒体财新网副总编辑蒋飞在其博客中发布了一则“技术贴”,为大家答疑解惑。

文中首先肯定这600亿美元是外汇储备,并用大白话解释了何为外汇储备,即是政府从企业和居民手里“借”走的钱,打的借条就是人民币。企业和居民是债主。而老百姓作为“债主”当然有权“心疼”。其次,他肯定外汇储备是不能“直接”用于民生,但可以换一种形式使用到民生,并且“不会导致很多人担忧的所谓二次换汇新增发行人民币导致通胀”。

蒋飞最后得出一个“真问题”:既然都是借钱,政府可以借钱对外援助,也可以借钱改善国内民生,到底应该怎样抉择?延伸一个问题:对外援助和投资,是政府拿着外汇撒币效果好,还是藏汇于民,让居民和企业分散决策好?文章最后“狡黠”的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中国官方,“我只负责澄清问题本身,至于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应该是政府部门以及国家媒体比如央视、人民日报和侠客岛该做的。”

大国的义务?

而蒋飞提到的这些媒体,也的确及时作出了回应。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3日当天下午发表社评《“大国心态”将带中国社会走得更远》,文章为老百姓上文中的质疑定性——“因为中国还有穷人,所以对外援助就是不道德的,这种思维是小农经济的逻辑,根本指导不了中国今天的宏大实践。”

文章还称,中国人还要清楚,大国一定要尽大国的义务,否则我们就不能在今天的位置上久留,更指望不了继续往前走。发展中国的民生只能在中国经济和综合实力不断进步的大潮流中实现,而不可能是靠小算计孤立完成的。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第二天发文,同样解释了中国投资非洲的原因。文中引用了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研究室主任王洪一的话,“这是因为中非的产能互补性非常强,非洲的发展潜能又会带来巨大的市场。中国有资本、有产能、有技术。而非洲的需求则是工业化起步,需要资金,需要就业,需要摆脱国家经济只能靠“往地下挖”的状态。”一句话说,中非互利,投资前景广阔。或者可以引用前文提到的《环球时报》的社论中的一句话:中非合作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平等互利之路,大获成功。

中国的“大棋局”?

既然有好处,为何西方国家不前来分一杯羹?这几篇中国官方的解释文章并未多提及。除了解释中国为何投资非洲外,还着重强调了非洲为何愿意与中国合作。侠客岛的文章引述尼日利亚的《先锋报》的话:“与西方不同,中国不霸道,它没有宣称它的敌人必须是我们的敌人,也没有要求盟友加入地盘争夺战。”

这也是习近平在此次峰会开幕式讲话中提到的“五不原则”:“中国在合作中坚持真诚友好、平等相待……坚持做到‘五不’,即: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中国希望各国都能在处理非洲事务时做到这‘五不’。” 那中国换取的是什么?可以肯定,中国政府的初衷必然不是要做赔本生意。文章《支援非洲600亿,为什么不用这些钱帮帮老百姓?背后有大局深意》中有一个例子,称日本在战后援助东南亚地区重建,最后成为日本的产品倾销地。文章意在表示,有些中国政府的行为,意在长远的投资,“经济学上的事,有时候就跟老话说的一样,“吃亏就是占便宜”,出出进进的,真不是一眼能够看穿,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无疑,这是典型的“大棋党”(大棋党把当今世界看作为一个超级大的棋盘。各国在这个棋盘上进行着激烈的角逐和博弈)的一种思维。

如今,中国在这盘“大棋”的主要对手美国似乎也要对这“600亿美元”做些什么。

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全名为“更好地利用投资引导开发”(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s Leading to Development Act,简称BUILD)的法案,已经通过了美国的众议院,只剩参议院的投票。而一旦通过,这个新机构将可以每年给美国的对外投资与基建项目提供最多600亿美元的支持。这些钱将主要用于推进美国企业在外国获得重要的项目与市场。

综合媒体消息,美国决定改革其对外援助机构、加强其权力并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坛无法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等扩大中国在海外影响力的项目“熟视无睹”。

这样看来,原来是一盘600亿美元的大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