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沒有二號人物:劉強東事無巨細,無法放權

不管個人形象上是利好還是利空,愛公開發聲的劉強東的一舉一動經常直接影響着京東的股價。不過這個周一,京東趕上了美國勞動節美股休市。

可以說,作為創始人劉強東很大程度上是和他所創辦的企業京東划上等號的。這家1998年成立的企業,在過去的20年來一直有着太過鮮明的劉強東個人標籤。

最直接的原因是雖然經過多次融資稀釋股權,騰訊如今是京東的大股東,但是牢牢攥着京東近8成投票權的劉強東一直把持着京東這艘巨輪的方向盤。

於是,這些年京東的管理層裡面,除了鐵打的創始人劉強東,下面一水的高管都是職業經理人。從外界看來,京東並沒有二號人物。

而這背後是事無巨細,無法放權的劉強東。

據了解,當年在銀豐大廈,劉強東每天在辦公室巡場,看看大家的工作狀態,問問銷售數據,每個采銷戰術的制定他都參與。

“在與他(劉強東)的高管團隊溝通時,他們告訴我,公司每天都開例會,這麼小的公司每天開例會很不容易。”也正是這一點,一定程度上打動了京東的早期投資人——今日資本的創始人徐新。

2009年,京東進入快速發展期,劉強東曾給予旗下高管們充分的財權、人事權,並且“只看結果,不管過程”。2011年開始,劉強東陸續引入COO沈皓瑜、CMO藍燁、CHO隆雨等CXO。隨着CXO逐一到位之後,他幾乎不過問具體業務了。

那個時間點,劉強東曾對外表示,“如果管理了十年,還不能放手,這是我的嚴重失敗。”劉強東意識到,京東逐步做大之後,相比個人英雄主義,如今必須依靠組織的力量、系統的嚴密來管理京東。

但對於他這樣的高控制型人物來說,主動有意遠離公司管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多年來只要沒有出差,劉強東必定會在早晨8點30分準時到公司,與近百名京東管理人員一起開早會。在10~30分鐘的會議上,劉強東能夠快速就各方提出的問題做出決策。因為太過快速,曾有人形容京東早會“肅殺氣氛令人戰慄”。

即使後來幾度放權主動離開公司,劉強東也沒有遠離早會。

2013年,劉強東最終下定決心暫別公司,開啟美國“充電”之行。

相比2012年春節前後在哈佛商學院學習了40多天,這一次的劉強東“消失”更為徹底,2013年5~6月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學習,連京東“6·18十周年大促”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沒有現身,可以說決心非常徹底。2013年7月短暫在京東開放平台合作夥伴大會上出現後,2013年8月他又去了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遊學,其間大概有4個月,完全沒有回國。

對於去美國忙些什麼?劉強東表現得有點無辜,“我沒有在那兒做太多事情,就是享受下純粹的學生時光。”有消息稱,去了美國的劉強東換了電話號碼,連國內的高管都聯繫不上他,郵件則是唯一的溝通方式。

然而,淡出並不是容易的事。業內流傳這樣的段子,一天早會,有同事剛宣布一項產品將上線,電話里就突然傳出劉強東的聲音,他沒有向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提出有些細節需要改進,並要求立即落實!在座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原來老闆在美國也會聽早會。

公司組織機構調整、獲得騰訊入股及併購騰訊電商,成功登陸資本市場……“充電”歸來的劉強東迅速完成了幾件大事,與此同時,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京東的早會上。

慣性如此強大,劉強東有時候又會自然而然地插手具體業務,甚至有點瑣碎。比如,三八節的早會上,他會關心是否給女員工準備了禮物;再比如,華南區域下雨比較多,他還會在早會上關心倉庫排查是否做好,叮囑各地進入雨季之前,一定要檢查好下水通道。

作為創始人,劉強東一直都是一個工作狂形象。

此前接受了美國CNBC的採訪時,劉強東表示自己很享受自己努力工作的狀態,平均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達16個小時,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會讓他覺得很痛苦。

如果京東業務一切順利的話,1974年出生的劉強東應該還將實權掌控京東很久。

今年1月份,首次亮相達沃斯的劉強東與擁有“PE投資之王”稱號的凱雷集團創始人大衛·魯賓斯坦的對話中首次談到了退休的話題。

“我希望有一天我退休的時候,我的員工能說一聲‘他是一個好人’。”不過,劉強東也坦言,自己65歲之前應該都不會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