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近年不断向中共靠近。作为中国商界亿万富豪,他同时还有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在美国涉入性侵疑云的中国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9月4日上午在京东总部公开现身,事件并未了结,意在影响其红色“政治前途”的“阴谋论”却骤起。有关中共拉拢商界富豪的政治安排再次走入公众视野。

刘强东现身京东唯事未了 网传“政治阴谋论”

隶属重庆日报的《上游新闻》昨日的报导称,刘强东当天出席了京东与中国如意控股集团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签约仪式现场,刘强东“身着深色修身西装,精神饱满”,与如意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丘亚夫一行“相谈甚欢,心情丝毫未受近日传言影响”。

9月2号晚间,一张微博截图传遍中国社交网络。截图显示,中国电商平台巨头京东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根据美国检方明尼苏达警方官网有关刘强东被捕记录显示,刘强东于8月31日晚间,因“性犯罪指控”被捕,9月1日下午被释放。目前的状态是,释放,等待正式指控。目前刘强东已经回到中国。

根据外媒报导,刘强东在美国的委任律师佛里特贝克(Joseph S.Friedberg)3日表示,“看起来有99%的机率,刘强东不会受到任何起诉”,还指像刘强东这样被逮捕后却又无条件释放的案例,并不常见。

然而,明尼苏达州当地中文媒体发表题为“前因后果,中国富豪们有必要这样高调吗”的文章直指,刘强东到当地5天,带一家老小,乘私人飞机、高级汽车,这一趟至少要人民币(专题)300万元,“有钱就这么任性”、“值得这样兴师动众吗?”

据指有亲北京背景的海外《多维网》4日则发文分析说,中国坊间有“阴谋论”称,刘强东此次可能是被人设计构陷入罪。有人认为可能遭遇利用猎艳心理给人设计圈套,骗人钱财。

历来爱掺和的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在微博上发文称,还有一个“阴谋论”在我脑子一闪而过……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2011年被广泛认为是第二年竞选法国总统的热门人物,在美国也因涉嫌性侵被警方抓了一下,政治前途就此毁掉。

这些“阴谋论”目前也只是说说而已,最终还要看美国警方的调查。

刘强东“唱红”获红顶成中共政治人设

按照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如果性侵罪名成立,刘强东最高可被判处30年监禁。在中国,刘强东已成为中共新一届的全国政协委员,同时兼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受事件影响,一旦罪名成立,刘强东的这些在中共圈子的所谓“政治前程”也相应会失去。

此前,据美国媒体7月份报导,刘强东还卷入了2015年澳大利亚一起性侵案,当时其要求当地法庭将其姓名保密,但被拒绝。

9月4日的《多维》文章谈到刘强东疑似性侵背后的中共政治人设问题。

文章说,中共给予民营企业家所谓政治荣誉属于既定套路,不少私营企业家成为中共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但中共全国政协委员不是由选举产生,出事也会被摘掉名头。

刘强东近年不断向中共靠近。作为中国商界亿万富豪,他同时还有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身份。过去一年,刘强东多次对外发表关于“共产主义”的言论,还曾与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一起身穿红军服装,头戴八角帽,拜访中共红色基地延安,号称接受中共“红色洗礼”。

中共官方正按照“套路”向刘强东不断戴上“红顶”,2017年11月28日,刘强东参加当局“扶贫”,开始担任河北省阜平县平石头村名誉村长,同时,开始担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2018年3月,刘强东成为中共第十三届政协全国委员会成员。

据悉,目前,民营企业家所能摘得的政治头衔表中,中共全国党代会代表最获追捧,但目前仍无民营企业家成为中共中央委员。

中国富豪被中共刻意进行政治安排 为不可见光“红色饭局”埋单

以暴力革命起家的中共政权,历来不断藉权力安排和发财机会拉拢各路精英,充实其党和外围圈子。其中,中共的人大和政协虽然被认为不过是两个橡皮图章,但他们当中却云集了大量中国的超级富豪。

普林斯顿大学助理教授罗里.特鲁克斯(Rory Truex)认为,中国富商在中共全国人大和政协中的存在,是执政的中共刻意安排的。通过为非常富有的人提供中共人大政协中的一席,可以帮助确保他们对中共的忠诚,并让他们分享中共的部分利益。

中国热门专栏作家赵辉(音译)表示:如果他们(富豪)已经进了中共政协或中共人大,那么他们必然已经是成功人士。对于已经成功的他们来说,进入中共人大或中共政协,能为他们提供政治保护。

中国富商千方百计希望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是希望成为“红顶商人”。北京学者张鸣指出,“体制内的人可以进行利益交易”,“当选者将得到这样做的通行证”。“他们社会地位不高,不惜花重金进入体制内,就象是一桩生意一样……”。

这些富豪也通过企业巨额纳税成为中共“红色饭局”的“埋单者”。

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上月被学校开除。据报杨绍政直接触动当局的是因他公开揭露中共不能见光的“公款养党”内情。杨绍政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负担1.5万元,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几乎不养这群人,人均负担为零。

从中共官方对刘强东疑性侵事件的反应看,作为当局政治人设的刘强东这一次也似乎受到异乎寻常的特殊对待。

9月3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向发言人华春莹提问:“一名中国公民近日在美国被捕,随后被释放并等待接受调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回应称,中方正与美国有关部门,了解核实中国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美涉嫌性侵事件。

香港《苹果日报》刊文分析说。中共外交部介入中国人在外国涉刑事的案件,做法颇为罕见。甚至香港前高官何志平为了助中共在非洲发展能源战略,涉在联合国行贿,被美国司法部控告,也未见中共外交部为他出声。

不过,中国这些富豪在向中共靠拢的过程中,为获得政治保护,往往需要依附于高层某派系,结成利益集团,有时相当危险。在近年反腐运动中,不少贪官落马,一些富豪也随之受到牵连。据报,有10位胡润百富上榜的代表(委员)在上届任期中没有做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