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2016年11月,英國倫敦,倫敦股票交易所(LSE)入口門廳立方體展示的中國國旗圖案。

路透北京9月7日 – 中國證監會近日就上海證券交易所和倫敦證券交易所(LSE.L)市場互聯互通(簡稱“滬倫通”)存托憑證業務(DR)監管規定徵求意見,意味着滬倫通漸行漸近並有望年內開通。不過,在兩地市場差異較大以及A股持續維持低迷走勢背景下,投資者對滬倫通並未寄予厚望。

業內人士普遍預計,由於兩地市場處於不同時區,且在監管機制、交易制度、市場基礎設施等方面均存在較大差異,短期投資者參與實際交易的積極性不會太高,觀望情緒將佔據主導。

“滬倫通應該是一個姿態,意義大於實質。”西南證券首席研究員張剛表示,參照目前陸港通的情況來判斷,滬倫通開通初期規模不會很大。

且從過往實踐看,中外市場的互聯互通並不順利,過去多年間中國國內交易所曾嘗試和國外交易所進行合作共同開發兩地市場和客戶,但實際執行過程相當漫長。

例如此前由上交所、德意志交易所集團和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於2015年底共同建立的中歐國際交易所,其D股市場定位為中國藍籌公司在歐洲的證券板塊,但一直到今年近期才明確D股准入條件。

而中國企業過去十年間在倫敦市場上的表現平平,多是由於文化差異、信用缺失、公司信息披露不透明等問題,部分企業對歐洲市場較高的監管標準缺乏充分的認識和準備。這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滬倫通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此外,對於滬倫通所採用的存托憑證業務形式,中國國內市場也缺乏足夠的經驗。迄今為止,中國國內仍未有一隻CDR產品掛牌上市,此前有望成為中國首隻CDR的小米集團因條件不成熟遭到擱置。

香港交易所(0388.HK)行政總裁(CEO)李小加此前稱,小米放棄中國存托憑證(CDR)與香港H股同步上市或因風險太大。該公司原本計劃同時發行CDR和H股,惟基於估值上的爭議,就在“臨門一腳”之際決定先H後CDR。

“至少要等到國內有CDR成功發行後,“滬倫通”才能真正成行,開通的時間可能要到明年了。”中德證券某投行高管認為。

高盛集團近期發表的研報亦認為,目前對滬倫通形成制約的關鍵因素是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目前無法發行基於新股的CDR,而上證所上市公司可以發行基於新股的GDR。

上交所在監管規定中就要求,CDR方向上,境外基礎證券發行人應為倫交所主板高級上市公司,上市年限和市值規模應符合一定標準,其目的是選取在英國市場流動性較好,有較為廣泛投資者基礎的發行人參與東向業務,實現項目平穩起步。

**雙向開放待完善**

投行人士分析,本次滬倫通與陸港通相比開放力度偏小,且東西向業務存在一定差異,未來雙向開放尚有待完善。

上交所稱,為穩妥起步,DR的基礎證券僅限於股票,東向業務暫不允許倫交所上市公司在中國境內市場通過新增股份發行CDR的方式直接融資,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則可通過發行GDR直接在英國市場融資。分析人士稱,這將削弱對已上市的英國藍籌公司的吸引力。

此外,滬倫通雙方都強調希望主板市值達到一定規模、流動性較好的上市公司發行存托憑證,以便實現平穩起步。根據陸港通的經驗,中國可能會引入投資者適當性管理,這將導致市場活躍度受限。

“滬倫通主要是針對機構投資者的,而非散戶投資者。”華中某中型券商國際業務負責人認為。

LSE.L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則認為,滬倫通開通後,部分長線資金會加大對A股的關注度,也會給A股帶來成熟的投資理念,不過目前還很難預估為A股帶來多少增量資金。

上交所並表示,將共同推動倫交所優質上市公司在上交所上市交易非融資型存托憑證;大力支持境內藍籌企業藉助滬倫通業務渠道,充分利用倫交所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發行全球存托憑證。

**創新利好券商**

滬倫通的開通無疑將為A股走勢持續低迷狀態下處於困境的國內券商開闢新的業務,也為優質上市公司擴寬了新的融資渠道。同時,此次允許發行存托憑證等金融衍生品,也豐富了中國證券市場的品種。

“滬倫通為我們帶來新的業務機會。”歐洲某知名券商中國區負責人表示。

目前中國國內券商已經開啟了滬倫通業務的準備工作,包括評估和反饋CDR做市商合規和風控要求,尋找並選定境外跨境券商合作夥伴,了解境外相關信息;與監管層、交易所進行溝通等。

專業人士並認為,此前困擾市場的滬倫通交易時區的問題對於機構投資者並不是問題,大型國際機構基本可以輪班盯市進行交易,而散戶可以通過專設滬倫通基金將資金導入市場。

而國內普通投資者對倫敦市場的認識了解不足,加之長時間熬夜跟市可能性不大,預計不少投資者只能選擇委託機構買賣DR,這將提升券商的經紀收入;同時做市業務的開展也將會為證券公司貢獻一部分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