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中國人不知道美國明尼蘇達州在哪裡,也不關心這個位於美國北部靠近加拿大和五大湖區的州,他們只關心明尼蘇達州前幾天發生的一個案件,在這個案件之前,人們親切地稱呼京東創始人劉強東為“大強子”。現在人們犯了難,這個像隔壁老王一樣順口的稱謂,還適合安在他頭上嗎?

8月31日晚,就在明尼蘇達大學一間公共教室,劉強東被捕,涉嫌罪行為“犯罪性行為-強暴-既遂”,隨後被保釋。0元保釋,又不扣留護照,人們覺得劉強東可能沒什麼事情,大多數人都覺得這是一場針對劉強東的陰謀,劉強東很快就回了國,笑容滿面地出席了和山東如意集團的合作儀式,一點也沒有被捕的陰霾之氣。

京東公關措辭強硬,稱要追究造謠者的責任云云,戲劇化的衝突來了,出事當天京東股票下跌,第二個交易日則跌得更多,有三家美國的律所聯合起來,要追究京東方面誤導投資者的責任,當天跌了超過10%,兩天暴跌16%。人們對中外法律不同理解,增加了這種戲劇性,在中國一位被指控強姦的嫌疑犯應該牢牢待在看守所,在國外操作卻又如此隨意,自然超出理解範圍。目前該案狀況為“取保等待正式起訴”,強暴在美國屬一級性犯罪,若罪名成立,則最高可判30年有期徒刑。

京東最新的聲明則是,劉強東將繼續領導公司,“明尼蘇達州事件”並未影響京東的日常運營。對於可能遭遇的集體訴訟,京東將據理力爭。京東強調,該事件沒有對京東的日常運營帶來任何影響,將來也不會。如果執法部門將來有需要,劉強東也願意配合調查。

明尼蘇達大學已經來了好幾撥中國記者,人們到那間自習室,到那間喝酒的餐廳,一遍遍詢問清潔工、服務員和大學教授,以及明大的管理人員,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發當天傳到國內的混亂信息漸漸清晰了一點。劉強東是否強暴一名明大華裔女生,這有待美國檢察機關介入,如果檢察機關不介入,那麼事情就會有轉機。因為這件事,京東的股東那兩天損失了70億美元,代價如此之貴,有可能破了記錄。

劉強東有一位聞名全國的妻子,被稱為“奶茶妹妹”的章澤天。章澤天以一張手捧奶茶的照片出名,清純可人,2011年1月被清華大學破格錄取。這一年劉強東距離中國人民大學畢業15年,清華大學往南走4公里就是中國人民大學,他創立的京東前一年銷售額突破了百億元。2013年,劉強東到美國遊學,章澤天到美國去做交換生,兩人就這樣陰差陽錯地認識了。劉強東曾公開表達對妻子的愛意,他稱章澤天為“最簡單和最有善心的人”,他不喜歡別人叫章澤天“奶茶妹妹”,表示要對在他面前提到“奶茶妹妹”四個字的人“不客氣”。

人們稱呼劉強東“大強子”,和劉強東的經歷及個人風格有關。他1974年生於江蘇宿遷,江蘇省最窮的地方,他小時候一連數年三餐只有紅薯和玉米。儘管畢業在中國人民大學,他的普通話還是沾上了宿遷味兒,他的作風也沒有被名校改變,帶着點闖勁兒和江湖勁兒。

京東估計是中關村櫃檯中走得最遠的公司,劉強東創業起點不高,用不到2萬元在中關村租了一個櫃檯,就開始了早期代銷光磁產品,來回調貨搬貨,但是他和別人不一樣,講究誠信,中關村有很多櫃檯,是一個魚龍混雜之地,騙子到處走。劉強東就是在這種環境里脫穎而出,他2004年才進入電子商務,創立京東商城,這時候蘇寧國美都做很大了,劉強東能將京東做大,是一件頗為神奇之事。他喜歡有吃苦耐勞精神的人,京東選拔管培生,是要選擇那些“真正能夠一輩子吃苦的人”。京東對管培生候選人要做家庭背景調查,父母是普通工人或農民的,才能順利通過,劉強東說養不起那種日子過得太好的人。

早期經歷讓他知道底層員工之苦,當年他也要去搬貨,他多次提到要讓基層員工有經驗,收入要有競爭力,比如在宿遷建基地,宿舍只能住2個人(之前是住4-6人),或者住單間,食堂不能有蒼蠅,後廚必須要有空調,達不到他說的條件就當場發火。他的江湖之氣,體現在對手下的稱呼上,比如經常稱呼員工“兄弟們”,似乎他們能跟他平起平坐。

但劉強東並不是光吃苦耐勞,他有真正的掌控力,打造出上下一致的執行力,京東是拼殺出來的。2012年8月14日,京東CEO劉強東兩條微博掀起電商爭霸導火索,慢慢戰出來了市場地位,等到騰訊願意投資做大股東的時候,市場地位就相對牢固了。劉強東掌控慾望強烈,擁有15.5%股權在董事會中的投票權高達79.5%,京東內部的公司條款規定,董事會不得在劉強東未出席的情況下,召開正式會議,京東只有五名董事,包括三名獨立董事、劉強東以及騰訊集團總裁劉熾平,能制衡他的人幾乎沒有。他打造了“兄弟一生一起走”豪邁風格,但是也沒聽說在高管團隊里,有誰跟他真的像兄弟一樣,這也是京東被人詬病之處,沒有二把手,沒有像阿里巴巴那樣戰將雲集。

以前大家覺得著名企業家劉強東像一個農民企業家行事,在這個時代也算獨樹一幟,現在他說話的風格變化不大,但行頭和作風已經越來越精英范兒,這次劉強東到美國坐的是私人飛機灣流G650,市場價4億元,京東上市後劉強東購買了此架飛機。

中國大多數企業都還年輕,規模雖大離成熟企業還很遠,美譽度的建立需要曠日持久的投入,公眾好感不能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形象上,否則坍塌就是頃刻之事。但像這種規模的企業,如果說會因為類似事件遭受轉折性的創傷,應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