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涉嫌“性侵門”一事備受關注。當地時間9月7日,原本是劉強東案代理律師宣稱“永遠地結案”以及警方進一步披露案情的日子,但這兩件事最終均未發生。當天下午2點,得知此案本周內不會有任何更新之後,《財經》在亨內平地方檢察院內獨家專訪了該地方檢察官發言人查克-拉澤夫斯基(Chuck Laszewski),他詳細分析了案件未進一步披露的原因、性侵案需要的證據、過往處理類似案件的經驗,以及對劉強東律師聲稱會撤訴的回應。

Q:根據過往的數據,在亨內平地方檢察院,警方提交上來的性侵案,被起訴的概率有多大?

A:在過去五年時間裡,警方提交上來的案件,平均算下來,有45%的強姦案例會被起訴。

Q:何種情況下你們會起訴,何種情況下不會起訴?

A:很多時候性侵犯罪很難被證明,這些案件有一些共同的特點:因為只有兩個人,經常是關着門發生的,且沒有證明人。所以經常發生的情況是一男一女,男方說她自願的,我沒有性侵。這種情況下,你就需要去尋找其他的證據。當警察開始調查的時候,他們就要去尋找儘可能多的證據,需要證明女方是物理上無法反抗,我們就可以起訴他們性侵犯。

如果女方是無意識的,或者醉酒的,在這種情況下,女方無法給出同意,檢查官會看是否起訴。這是一個很難的案子,而不是像我搶劫了你,街上可能會有一些目擊者,警察就可以根據目擊者的描述找到嫌疑犯,或者找到槍,看是否可以匹配。但是性侵沒有這些證據,你無法找到監控視頻。

Q:所以起訴或者不起訴的核心看證據,證據強弱決定是否起訴?

A:對的。對於任何案件來說,我們都有一套標準,這套標準以能否說服陪審團在合理的懷疑之外判斷案件。你不能說你們合理想象來判斷案件。總的來說,我們需要有說服陪審團的證據。

Q:如果女生已經醉酒了,她所說的話,還能成為證詞嗎?

A:可以。我們需要從受害人那裡獲取儘可能多的證據。她會說什麼,發生了什麼,有沒有任何武器,是否有拿走你的手機,這些都將成為證據,警方將從受害者那裡提取儘可能多的證據,呈交給法庭。

Q:如果只有物證,女方不管是出於保護自己隱私還是其他原因,不願意作證,這種情況該如何處理?

A:我們有一個案子就是受害者不太配合,如果警方可以從第三方之外獲得足夠多的證據,我們依然可以試一試。如果當事人願意合作,我們有最好的人證;但是如果受害者不願意合作,我們就只有很弱的證據。

Q:如果遇上當事人不願意配合的案件,會有很大的失敗概率嗎?

A:這很難說。每一個案子都基於收集到了何種證據。所以我們最重要的事,就是看我們到底能拿到怎樣的證據,什麼類型的證據可以說服陪審團。

Q:劉強東的案件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嗎?他是知名的企業家,公司也在美國上市了。

A:的確是這樣的。但這些都不會干擾我們的工作,我們看每一個案子都只是基於事實,我們不關心嫌疑人身份,只看我們能拿到怎樣的證據,我們可以證明什麼。如果我們有足夠的證據,就會提起訴訟;如果證據不足,我們會撤訴。這是對待所有案件的標準。

Q:警方告訴我今天(當地時間9月7日)會有新的進度披露,會提交報告給你們;但是你卻告訴我,警方的調查會持續到下周,你們之間的信息為什麼會有差別?

A:每個人看的角度不一樣,因為這是一起很複雜的、高難度的案子。

Q:為什麼說這件案子難度大?

A:因為你需要足夠強的證據。只有兩方在房間中,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如果一方說,我們很樂意做這件事,雙方都願意;另一方說,不,不是這樣。這很難去收集證據,證明誰在說謊。所以需要給警方足夠的證據,去證明這些話。

Q:劉強東在美國的律師約瑟夫-弗里德伯格(Joseph Friedberg)曾公開對媒體說:“這個案子將在本周五永遠的結案,沒有任何人會被起訴。”你怎麼看?

A:弗里德伯格以代表客戶做很多的聲明著稱,他為他的客戶們戰鬥,但是他的聲明僅僅只是這個案件中一方的聲音。在這個案件中,他會被證明他錯了,因為今天不會發生任何事。

Q:他是否有試圖聯繫警方與檢方?

A: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聯繫警方,但是他沒有任何理由聯繫檢方。因為到現在為止,我們手裡還沒有任何這個案件的材料。

Q: 為什麼這個案件會被送到亨內平郡地方檢察院,而不是明尼蘇達州檢察院?

A: 州檢察官不做刑事案件,他們傾向於做消費者欺詐類似的民事案件,大多數是幫助人把錢要回來或者向公司罰款這類。在明尼蘇達州,幾乎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是由地方檢察官處理的,每個郡都有檢查官,如果那個郡發生了刑事案件,都會有郡的檢察官處理。

Q:如果你們決定起訴劉強東,下一步的步驟是怎樣的?

A:我們拿到的任何案件,如果我們發現有足夠的證據起訴,我們會寫一份刑事控訴書。其中包括嫌疑犯姓名、受害者姓名、生日、地址,然後還會有起訴的罪名,可能會有多個罪名,至少會有一個,剩下的就是犯罪動機,就是為什麼我們認為嫌疑犯有罪,也會列出一部分的證據。

Q: 所有這些信息都會向公眾公開嗎?

A: 是的,所有的刑事起訴都會有公開資料。

Q: 哪裡可以拿到?

A: 我們會放到網站上,放到新聞發布中,不管這個案件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很確定我們一定會放出消息讓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這個已經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力,我可以理解現在這個在中國很受關注。

Q: 警察報告也會發布嗎?

A: 不一定,隨着案件的進展,訴訟狀會被公開,更多的資料會在法庭上逐漸被公開,直到判決,判決之後,所有的資料都會公開。不是所有的警察報告會現在公布,目前很多報告還是被視為非公開信息,直到陪審團審判或者被告認罪。

Q: 如果警方會給你報告,我們可以看到嗎?

A: 如果我們起訴,你們可以看到訴訟狀,而不是警察報告。但是訴訟狀會提到警察內部調查中最重要的部分,因為在訴訟狀中必須有足夠的證據來使法官相信,被告需要被逮捕、關押、審判。所以我們必須放足夠的內容,來幫助法官作出決定。

Q:如果報警之後,警察做出了報告並逮捕過嫌疑人,通常警察從調查案件到提交給你們報告,這個周期會持續多久?

A:第一種是,還是用搶劫的例子,我用刀搶劫了你,警察很快搞清楚是誰搶劫的,並逮捕了嫌疑人,並把嫌疑人放到監獄。他們會發一份報告,需要我們在36個小時內做決定是否起訴還是放人;第二種情況,他們需要做更多的調查,而且並不認為能夠在36小時內完成,這種情況下就沒有真正的截止期,他們可以用儘可能長的時間來完成調查,並交給我們,我不確定我們需要多久,但會需要一段時間。如果我們決定起訴,我們就會寫訴訟狀,他們就會把被告帶回到法庭接受審判。

Q:一般整個過程需要多久?

A: 變化很大,可能需要幾天。當然這個案件(指劉強東案)沒有截止期,因為沒有人在監獄裡,所以這可能花幾天,可能花幾周,很難估計,但我們會調查得很徹底然後做決定。

Q:警察內部調查會有截止期嗎?你會給他們截止期嗎?

A:我不知道警察內部有沒有截止期。但我們不給他們太多截止期限制。

Q:他們調查期間,你會和他們溝通嗎?

A: 會有些討論,有時他們需要知道可以合法的做哪些事。他們做這些調查時,我們也會有些交流。

Q:當警方提交案件之後,你們會有哪幾種決定的可能性?

A:我們可以做三件事,起訴、不起訴,或者我們會把案件送回去說,我們有一些問題,你們可以拿出更多信息給我們嗎?但是我們會明確告訴警方我們需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