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许多话题新闻就像一阵风,问题还没解决,新闻几乎已消声匿迹。但不报导不等于没出事,P2P平台集中倒闭就是个例子,不让受害者发声,最后他们只能以死相逼。

P2P网络借贷平台本质是担任借贷双方的信息中介,以此收手续费。然而,很多出问题的P2P公司,则是玩起了集资,将钱用于自身发展或对外投资,又或者是以高利息为诱饵,非法吸金后直接消失。

P2P公司在7月出现集中倒闭,部分受害者8月初串连到北京请愿,当地警方将他们强行送走,阻止上访。据报导,当时有上百名警力包围银保监会。

差不多就在同一时期,上海的媒体接到上级指示:「不能炒作维权」。于是,媒体渐渐不报导受害者的情况了,避免踩到红线。

发生上街抗议这类群体性事件时,中国执政者最怕的就是事态扩大造成模仿,引发失控的连锁效应。

可以说,在P2P平台的处理上,当局着重「鼓励合规、打击非法」,将这个2012年时备受鼓励的「金融创新」给予整顿,不让过度借贷和虚高的利率造成风险。

事实上,正是因为政府要求每个平台必须达到一定条件并登记备案,初期将截止日期订在今年4月,才造成不合规的P2P公司跑路,在6、7月达到高点。

但对于受害者,只能看作自己受骗了或是投资失败,政府似乎不打算负起先前监管不足的一定责任。

然而,不报导、不「模仿」,不代表问题解决,更不代表没有悲剧。

这名杭州的女性受害者说,「钱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还年轻能赚能活下去,但是这口气实在受不了。这个国家太令人失望,钱被诈骗,立案快一个月,一点进展没有…还没开始维权,派出所就锁定你是维稳对象,限制你。国家政策是出的很及时,但下面从来不实行。」

「去上海找股东要钱,出来驱赶金融难民的警察比维权的人都多。去上海信访局反映,几百人被一群警察和协警暴力驱赶,这也是我亲身经历的警察打人。」字里行间,这名受害者描述了自己对抗争的深深失望,对于从小所受爱国教育和亲身经历的不协调的难过。

遗书最后,她对自己的孩子说:「希望你好好读书,长大后出国留学移民。」

中新网8日报导,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发出关于网络法院审理案件的规定,但报导说,网络法院并不受理P2P借贷纠纷。

媒体不报导受害者动态,警察不让民众上访,网络法院不审理这类纠纷;政府维稳高于民众维权,在这片土地上始终是不变的道理。

这名女性只是千千万万P2P受害者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