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和FF汽車都在“去賈躍亭化”。他奮鬥14年打下的樂視江山,被融創用150億元買下;他全身心投入的互聯網汽車,被許首富以折扣價拿下。如今,除了巨額債務和“老賴”臭名,賈躍亭還剩下什麼?

 

11億虧損,1台樣車,4個漲停板,12天股價翻倍。賈躍亭的春天看似來了,實則他只看到地平線的一束光。

“當FF於2013年誕生時,沒人相信我真的能造出一台車。”8月29日,FF91的首台預量產車在法拉第未來(FaradayFuture,簡稱FF)美國工廠下線,賈躍亭反反覆復張開雙臂、握緊拳頭,幾個小動作傾訴着他內心的激動。或許,對於賈躍亭來說,這是無邊的絕望中的一縷微光。

當日晚間,樂視網發布2018年半年報,巨虧11億元,但次日樂視網的股價直線漲停,隨後的4個交易日出現3個漲停板。樂視網放出可能退市、可能失去旗下電視業務的控股權、67億元債務無解等一個又一個利空,但沒有一個能澆滅資本市場的熱火。

8月21日,樂視控股宣布與樂視網達成40多億元的償債方案,並承諾賈躍亭為債務兜底。而樂視股價一路高歌的推手,是許家印的入局、恆大法拉第的量產在望,這也被視作賈躍亭翻身的希望。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但賈躍亭的翻身仗,還遠未到來。其實,賈躍亭的終局,或許早已寫好——奮鬥14年,資產幾何?欠下了什麼?他還剩下什麼?

用夢想為他人做嫁衣?

樂視江山分崩離析之時,賈躍亭傍上孫宏斌和許家印。他向前者販賣情誼,跟後者做着生意,相同之處是賈躍亭都沒撈着便宜。

“有人說我要取代賈躍亭。我覺得很有意思,我為什麼要取代他?我取代不了,他們的團隊在行業裡面已經累積了相當的經驗。”在2017年5月22日的融創中國股東大會上,孫宏斌堅稱絕無“篡位”之心。前一日的樂視媒體溝通會上,賈躍亭稱孫宏斌為“朋友”:“孫總和我不僅僅是二股東的關係,不僅僅是投資上的關係,更多的是朋友。”

“我相信老賈會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車上,上市公司這塊兒還有我呢,會越來越好的。”孫宏斌一邊與賈躍亭稱兄道弟,一邊步步緊逼將他排擠在樂視體系之外。

或許這兩位山西老鄉本就是在掩耳盜鈴。2017年3月28日,孫宏斌單方面宣布樂視網CEO的工作梁軍在做,而當時賈躍亭還是樂視網的董事局主席和CEO;隨後的4月19日,孫宏斌“嫡系”劉淑青成為樂視網非獨立董事;5月21日,孫宏斌當時看上的梁軍正式接替賈躍亭;7月6日,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等職務、退出樂視網董事會。

從那時起,孫宏斌把賈躍亭徹底“趕”出樂視系,並讓自己的人上位,抓住財權和人事權。

當時,融創向樂視派了三位財務經理,其中,樂視致新CFO由融創派出,樂視影業、樂視網均有融創的財務經理入駐,且在上市體系中融創有否決權。2017年7月21日,孫宏斌坐上樂視網董事長之位;次日,劉淑青出任樂視網高級副總裁,負責全面統籌樂視網及上市公司體系人力資源、法務、財務及行政管理工作,被視為孫宏斌派到樂視的“財務大管家”,孫宏斌掌控樂視網的財權和人權。

之後,到了接盤樂視資產的環節。

2017年1月15日的融創150億元投資樂視系的發布會上,賈躍亭和孫宏斌也演足了莫逆知音的戲碼。“有些人認識很多年你還是覺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見面經過短時間的交往就覺得很親,像兄弟。”孫宏斌表示對賈躍亭傾蓋如故。

在兩人你來我往的拉鋸戰中,他倆那點可憐的“友情”,一點點消磨殆盡。孫宏斌步步為營將賈躍亭逐出樂視後,一點一滴蠶食着樂視僅剩的那點價值。

▲孫宏斌至少為賈躍亭哭過一次。2017年9月1日,孫宏斌在融創業績會上哽咽:“老賈連一片羽毛都不願意失去。”

當初,樂視在北京亦庄、深圳、重慶等地擁有2.5萬多畝土地,其中部分斷斷續續被孫宏斌笑納;而今,樂視旗下僅剩的優質資產樂融致新,也距離成為孫宏斌的囊中之物不遠。

8月31日,樂融致新完成騰訊、京東等30億元入股的工商變更,樂視網公告透露可能失去控股子公司樂融致新的控股權:“本次樂融致新增資完成後,樂視網持有樂融致新註冊資本比例將會有所降低。”

樂融致新原是樂視系主營互聯網電視業務的優質資產,是孫宏斌看上的“肥肉”之一。2017年1月15日,融創以79.5億元打折買入樂視致新33.5%的股權,成為樂視致新二股東。天眼查顯示,樂融致新目前的法人代表為劉淑青,增資完成後,樂視網、融創系和樂視控股分別持有樂融致新36.4%、30.72%和15.33%的股權。

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獲悉,樂視控股手裡的樂融致新股權已進入司法拍賣程序,2017年11月16日,樂視網將樂視致新13.5416%股權、樂視雲50%股權質押與天津嘉睿,僅獲得12.9億元借款。

據“財聯社”9月5日消息,樂視網控股子公司樂融致新於8月底透過一家子公司,在北京成立樂融全景文化傳媒公司。賈躍亭當年寄望於通過樂視TV助推樂視網的會員、廣告等互聯網業務,但孫宏斌可能打算將樂融致新剝離虧損的樂視網、另結良緣。

樂視網仍難以產生正向現金流,一旦這筆款項還不上,天津嘉睿將成為樂融致新控股股東,賈躍亭一手打造的樂視致新徹底落入孫宏斌之手。融創用150億元,買下賈躍亭奮鬥14年打下的樂視江山,這筆買賣是賺還是賠?賈躍亭做得一手好嫁衣,孫宏斌穿着正合身。

和賈躍亭的老鄉“朋友”一同為賈躍亭雪中送炭的,還有生意人許家印。孫宏斌打折買下樂視系,許首富則以折扣價拿下FF。

▲今年7月,許家印赴美視察FF,與賈躍亭首次同框。圖片來自網絡。

6月25日,恆大健康公告稱恆大集團已67.46億港元獲得FF第一大股東的位置,FF的估值到許首富跟前又一次打折。雖然FF實行同股不同權,但恆大方面曾公開承認與管理團隊簽有對賭協議,據新浪科技報道,若FF年底不能量產,賈躍亭將會失去CEO職位。

恆大入股後全面接手FF的日常運營,從高層架構、產能規划到研發布局。8月14日下午,恆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有限公司在廣州恆大中心正式揭牌,出席的9名高管全來自恆大,活動期間絲毫不提賈躍亭團隊,這被解讀為恆大在“去賈躍亭化”。

賈躍亭會再一次被趕走么?FF的結局,會演變成賈躍亭種樹、許首富乘涼么?

14年黃粱一夢?

從2004年樂視網成立至今,賈躍亭奮鬥14年,彷如黃粱一夢。除了巨額債務、“老賴”,賈躍亭還剩下什麼?

8月17日,因欠款數額“互懟”數次的樂視網與樂視控股終於達成共識,當天樂視網發布公告稱“經上市公司與非上市體系公司不斷溝通,目前雙方已達成認定債務規模約 67億元左右”,這一數字得到了樂視控股方面的認可。8月21日,樂視控股債務處理小組對媒體表示,已經償還的數額是2.63億元,並已經與樂視網達成了40多億元的償債方案。“剩餘的十幾億元本不應該由賈躍亭承擔的公司債務,賈總承諾由他個人承擔。”

這只是樂視非上市體系與樂視上市公司之間的關聯債務,整個樂視系對外欠了多少錢,至今仍沒有一本明晰的賬冊。據“36氪”報道,2017年3月,樂視內部清點各業務債務的總欠款約為343億元,扣除保證金後仍有近263億元。近一年半過去這些欠款償還了多少,依然是個謎題,2017年7月《經濟觀察報》報道的數字是非上市體系部分貸款累計償還160億元,但仍欠金融機構款項達138.5億元。

因為一再出現債務逾期,賈躍亭多次被法院列為老賴,其妻子甘薇也未能避免。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查詢全國法院被執行人信息查詢系統發現,截至8月25日,賈躍亭16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甘薇5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2013年創業板牛市時,賈躍亭持有的樂視網股票市值超過140億元,一躍成為創業板首富。但世事變幻莫測,隨着樂視危機持續發酵,樂視網如今的總市值近165.56億元。樂視網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 2018年8月28日,賈躍亭持有樂視網102257.6916萬股股份,佔總股本的25.63%,其中101953.9814萬股已質押,質押率99.7%,全部被司法機關凍結。股價早已觸及平倉線,且其所有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均已違約。

▲樂視網股價走勢。圖片來源:同花順。

“房子都被凍結了,就剩一套房子,還是用她媽的名字買的,小薇的卡也被凍結,只能刷2000塊。”2017年11月初,賈躍亭接受“稜鏡”採訪時,罕見地談及自己的家庭,訴說自己的慘況,但去年聖誕節,銀行卡被凍結的甘薇和賈躍亭一起在美國過了聖誕節。賈躍亭真如自己所言,奮鬥14年什麼都沒撈着嗎?

據多家媒體報道,賈躍亭在洛杉磯擁有5棟別墅,其在美國的家是一棟價值超過850萬美元的海景別墅。雖然樂視方面聲稱這些房子由樂視汽車持有,但實際屬於賈躍亭獨資公司名下。

“我們在股市上賣了那麼多,當初隨便留個1%(樂視網股份)也行,現在就有一兩億元了。”賈躍亭當時還透露,自己沒有小金庫,“但我家裡現在連1000萬元都沒有,而且我把所有的房產都抵押(貸款)了。”

無冕財經在“賈躍亭勝利大逃亡”一文(點擊閱讀)中曾算過一筆賬:賈躍亭和賈躍芳姐弟通過樂視網股票交易套現139.4億元,賈躍亭及其家族通過樂視系公司的股權交易累計獲得資金達176.4億元。另據公開資料,賈躍亭還通過30多次股權質押融資超過310億元。這些錢去了哪裡,外界始終無從知曉。

掐指一算,賈躍亭已經滯留美國430天——按“下周回國”換算,已過去61周零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