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不還錢就讓你的裸照滿天飛!”受到威脅後,借貸女孩成了這個犯罪團伙的“搖錢樹”

想到去年被迫賣淫的慘痛經歷,剛滿15歲的女孩張淼淼不禁一陣後怕。想讓老鄉幫忙介紹工作,沒想到卻被拉進了涉黑賣淫團伙。2017年,年僅14歲的張淼淼成了這個犯罪團伙的“搖錢樹”。

不久前,河北省石家莊高新區法院一審宣判該犯罪團伙成員分別獲得有期徒刑6個月到9年,這個以裸照威脅年輕女孩賣淫的犯罪團伙最終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一通電話背後的“陷阱”

“我和我姐姐吵架了,你能不能來我家一趟?”2017年7月19日凌晨,劉文達接到女朋友張淼淼的電話後,便着急地趕往張淼淼所在的小區。誰知這竟是一個圈套。

着急趕到小區樓下的劉文達,遇見了一名自稱張淼淼姐姐的女子,該女子上來就指着他的鼻子說,張淼淼已經兩天沒有音訊,並質問劉文達是不是拐了她妹妹,倆人是不是發生了關係。

面對質問,劉文達有些緊張。他和張淼淼是在一個月前通過交友軟件認識的,此後,劉文達帶着張淼淼去北戴河(專題)玩了兩天,期間發生過關係。就在劉文達心裡打鼓時,小區里又出來了3名男子,其中一個自稱是張淼淼“乾哥哥”的男子上來就給了劉文達一巴掌說:“你是不是睡了我妹妹?你知不知道她才14歲?你說這事怎麼辦吧?”

劉文達沒被這一巴掌打懵,卻被張淼淼才14歲的消息弄懵了,因為在他看來,張淼淼打扮成熟,看上去完全不像未成年人。看着對方氣勢洶洶,劉文達估計這事難以收場,就想着花錢消災,但對方張口就要10萬元,讓劉文達非常為難。身上只有1萬元的劉文達,想讓對方通融通融。一番糾纏下來,對方把劉文達帶到張淼淼住處,並記下劉文達父母的電話,威脅他如果不把錢準備好,就給他家裡人打電話。

一整夜,劉文達只湊了1.7萬元轉給張淼淼的“乾哥哥”。但這位“乾哥哥”並不滿足,第二天上午,就叫上了兩個兄弟帶着刀找到劉文達,並押着他挨個找朋友借錢。期間,劉文達的一位朋友看情況不對趕緊報警,隨後警方一舉把人拿下。但讓警方沒想到的是,這起看似簡單的敲詐勒索案,背後竟牽扯出了一個賣淫團伙……

所謂校園裸貸

自稱張淼淼“乾哥哥”的男子叫王曉飛,自稱姐姐的女子叫王莉莉,另外兩名男子分別是盧小強和邊志旭。事實上,他們是一個賣淫團伙,利用張淼淼上演了一出敲詐勒索的好戲。

出生於1993年的王曉飛是河北石家莊人,長期做放貸業務。2017年,他認識了專門做校園裸貸的老鄉盧小強。所謂校園裸貸,就是在校學生通過“裸持”(以手持身份證的裸照為抵押)在借貸平台借款,逾期無法還款會被公布裸照給家人朋友或發布在網上。裸貸的利息通常非常高,尤其利滾利後更難償還。

王曉飛告訴盧小強,自己想在石家莊通過組織婦女賣淫掙錢。因為做校園裸貸,盧小強手裡掌握着借貸女孩的信息資源,而王曉飛手裡有錢,於是倆人一拍即合,決定以通過給女孩拍裸照的方式,逼迫她們賣淫還賬。

王曉飛作為該團伙的首要分子,負責出錢安排女孩的日常生活,並安排她們去賣淫收取嫖資。盧小強負責找這些借錢的女孩,並說服這些女孩通過賣淫還錢,邊志旭則是跟着盧小強幫忙。王曉飛的女友劉文因負責做飯,給女孩拍裸照,平時在家負責看守這些女孩。此外,王曉飛還聯繫了“纖纖足道”的足療店老闆娘白絲文,由她負責介紹嫖客,提供賣淫場所,並從中收取差價。

王曉飛和白絲文商定,客人和賣淫女發生一次性關係,白絲文向嫖客收取400元,王曉飛得300元;賣淫女陪客人一晚上,期間發生性關係,白絲文向嫖客收取1000元,王曉飛得800元。

 以裸照威脅女孩賣淫

朱璐雨是這個團伙的第一個“獵物”。

21歲的朱璐雨在2017年5月9日向盧小強借了4500元,周利息是2000元,算上周息和各種費用就變成了借款7500元。按照高利貸的“規矩”,朱璐雨打了雙倍借條1.5萬元,簽下借款合同,借期一周。得知朱璐雨並沒有償還能力,盧小強就順勢將她介紹給了王曉飛。

5月20日,在王曉飛的“幫助”下,朱璐雨借到了2萬元,但前提是打兩張欠條,一張2萬元,一張2.5萬元,並拍攝了裸照放在王曉飛手機里。

顯然,朱璐雨還不上這兩筆金額更高的借款,王曉飛等人便每天勸說其賣淫還錢,進行“精神脅迫”。剛開始朱璐雨不同意,但由於一直還不上錢,王曉飛等人就威脅她:“要麼賣淫還錢,要麼就去找你家人還錢。”

在王曉飛的一處賣淫點裡,盧小強威脅朱璐雨說:“這段時間我們錢沒見到,你要是在這邊好好‘幹活’,錢我就不着急要,你如果不聽話,就帶你回家找家裡人要錢。”朱璐雨很害怕家裡人知道借錢的事,最後只好妥協:“錢的事情肯定不能讓父母知道,我會在這裡好好‘幹活’”。

後來,朱璐雨就開始賣淫還賬。雖然沒有人限制朱璐雨的通信自由,但也總是到點才讓她回去,朱璐雨也不敢提前走。在她印象里,王曉飛平時說話就透着黑社會的樣子,還曾說剁過欠債人的手,甚至逼死過欠債人的親人。在王曉飛家裡的窗台上還放着一把長刀,朱璐雨很怕不聽話會受到傷害。

賣淫一段時間後,朱璐雨仍沒有還清借款,最終在7月初選擇了逃跑。王曉飛等人給她發微信威脅說:“必須回來,否則你的照片會在學校老家滿天飛,我們還會到你家裡和實習的地方去鬧,你家裡人見一個打一個。”

因為生氣和害怕,朱璐雨選擇了報警。直到案發,朱璐雨也沒有還清債務。

從受害者到加害者的17歲女孩

像朱璐雨這樣因為還不起校園貸、高利貸而選擇賣淫的年輕女孩並不在少數,17歲的王莉莉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比較特殊的一個。

短短几個月,她從賣淫還賬的受害者變成加害者一一為這個犯罪團伙介紹其他女孩,甚至參與敲詐勒索活動。

2017年4月,因為在校時欠下其他高利貸未還,王莉莉被介紹到王曉飛處,王曉飛、盧小強要求王莉莉手持身份證拍裸照,從事賣淫活動才能借款,之後借給她7000元現金。在借款未還清期間,王莉莉在王曉飛等人控制下從事賣淫活動數次,所得嫖資均由王曉飛收取,當作是償還借款的利息。2017年6月,王曉飛以王莉莉還款超期為由,迫使她還款3.8萬元,還錢無望的王莉莉不得不繼續在王曉飛處從事賣淫活動。

這期間,王莉莉正好介紹剛滿14歲的“小老鄉”張淼淼來石家莊一家酒吧找工作。得知消息後,王曉飛便帶着王莉莉等人驅車前往張淼淼的老家,將其接到石家莊。

出生於2003年的女孩張淼淼,並沒有任何貸款,僅僅是因為缺錢花就被帶着加入了賣淫團伙。最初,張淼淼並不願意,王曉飛等人就一起嚇唬她,逼着她去賣淫。因為張淼淼是處女,王曉飛還專門找了一個40多歲的嫖客來“破處”。就像脫去一件件衣服一樣脫掉底線和羞恥心,張淼淼平均每天接活三五次,最多一天8人,共計百餘次,所得嫖資均由王曉飛收取。張淼淼只得到了1000元“零花錢”,王莉莉則得到500元的“介紹費”。

2017年6月,張淼淼通過交友軟件認識了劉文達。後來,張淼淼沒有經過王曉飛同意,偷偷跟着劉文達去北戴河玩了兩天才回來。王曉飛發現後,提出讓張淼淼賠償擅自外出造成的損失,王曉飛女友劉文因也在一旁逼着其賠錢。張淼淼拿不出錢,王曉飛、盧小強、劉文因、王莉莉等人就商量着,既然劉文達有錢帶着張淼淼出去玩,就可以從劉文達那裡弄點錢。於是在7月19日凌晨,發生了文章開頭的一幕。

逃不開的足療店

在朱璐雨、劉文達朋友先後報警後,警方將兩起案件合併,最終發現了一個以裸貸之名強迫、組織賣淫的團伙,共涉及犯罪嫌疑人9人,被強迫打裸條賣淫的被害者5人。

在女孩們賣淫的足療店裡,王曉飛等人雖然並未採取暴力手段打罵脅迫,但採取了很多辦法給她們做思想工作,讓她們聽話。

據王曉飛供述,拿傳播裸照來嚇唬她們是最常用的手段,自己偶爾也會說賣她們的器官、毀她們的容,把她們賣到別的地方去賣淫,還說過挑斷不聽話人的手筋、腳筋。不僅如此,幾乎每來一個新女孩,王曉飛都要進行“試活兒”,也就是賣淫前先和他發生關係。

“因為這些女孩大都欠我的錢,想離開的話得經過我同意。”王曉飛交代說。22歲的趙心怡是一名護士,因為還不上校園貸,就借了高利貸,被介紹到王曉飛處賣淫。2017年5月,趙心怡簽了1萬元裸條並拍下裸照、扣押身份證。為了讓她更聽話,王曉飛還強迫她簽下一份32萬元、一份16萬元的借款合同。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趙心怡平均每天賣淫兩次,共賣淫六七十次。期間,趙心怡還因為不肯跟客人發生性關係被打罵。有一陣子,趙心怡的母親在老家生病需要照顧,想回家待幾天。王曉飛就讓趙心怡叫來另一個女孩韓月來這裡替代趙心怡,算是“質押”。

韓月是趙心怡的同學,二人私下感情很好。韓月知道趙心怡被人扣在石家莊賣淫,也知道她母親生病住院,當時就想替她把錢還上。

誰知,原本說只要兩三萬的王曉飛又改口說要還五六萬才行。眼看好友處於兩難境地,韓月只好提出能不能自己替她在王曉飛那待幾天,等趙心怡回來再走。王曉飛同意了,條件是讓韓月打了1萬元的欠條,並且說只給趙心怡五天的時間,如果回不來,這1萬元和趙心怡欠的錢就都由韓月還,或者同樣賣淫還賬。

這五天,韓月一直和王曉飛等人待在一起,可以接打電話,但不能單獨自由活動,即使他們出去玩也帶着韓月。後來趙心怡準時從老家回到石家莊,就把1萬元的欠條撕了,韓月隨即離開。趙心怡則繼續留在王曉飛處賣淫。

最終,王曉飛等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獲。

石家莊市高新區檢察院經依法審查查明,被告人王曉飛、盧小強糾集社會閑散人員多次實施犯罪,逐漸形成了以王曉飛、盧小強為首要分子,重要成員劉文因、白絲文等較為固定,王莉莉、朱巧巧參與的惡勢力集團。

該犯罪集團以招募、強迫、容留手段,管理或控制朱璐雨、張淼淼、趙心怡等從事賣淫活動;非法拘禁韓月;敲詐勒索劉文達等違法犯罪活動,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年輕人需提高法律意識

承辦該案的石家莊市高新區檢察院未檢處處長裴麗艷感觸頗深。在裴麗艷看來,王曉飛、盧小強以“民間借貸”為幌子,以為找到了致富新途徑,招募年輕的女孩到王曉飛處借錢,然後以裸照、身份證威脅和控制這些女孩從事賣淫活動,還實施敲詐勒索,非常惡劣。

“組織賣淫活動嚴重破壞了社會風氣,比一般的犯罪行為更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它直接促使賣淫嫖娼活動的蔓延,危害社會治安管理秩序。同時,對到期不還的賣淫女還進行敲詐勒索,以低額借款,高額還款,其行為侵害了他人財產權和其他合法權益,嚴重擾亂金融市場秩序。”裴麗艷說。

令裴麗艷印象深刻的是王莉莉,她本是受害者,卻一步步走向了犯罪道路,還將自己的同鄉,不滿18周歲的張淼淼帶入了火坑(當時剛滿14歲),成為了王曉飛犯罪團伙的一員,並在對劉文達實施敲詐勒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構成犯罪。

還有一名被告人朱巧巧,現在還是在校學生。在向王曉飛借款時,不肯拍裸照,也不肯賣淫,卻提出介紹其他女孩來賣淫抵債。王曉飛覺得生意不虧,不僅沒讓朱巧巧還錢,還給了她一筆中介費,把她拉進了自己的犯罪團伙之中。

“懲戒不是為了平息憤怒,更不是為了宣洩怒火,而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讓違規者付出應有的代價。希望通過此案告誡警醒在場的青年被告們,必須自覺增強法律意識,不懂法不是犯罪的理由。觸犯了法律就要接受懲罰,知錯改錯何時都不晚。”裴麗艷在該案開庭時這樣說。她同時提到,本案中,幾名被害女孩也需要反思。她們為了能借到錢而放開了底線,包括道德底線、身體底線、生活底線。涉世不深、沒有社會經驗容易被別有用心的壞人利用是一方面,但也同時證明了她們缺乏正確的道德觀和價值觀。

石家莊高新區法院一審宣判,以組織賣淫罪、敲詐勒索罪和非法拘禁罪判處被告人王曉飛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專題)4萬元;以組織賣淫罪、敲詐勒索罪判處被告人盧小強有期徒刑8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以敲詐勒索罪判處被告人王莉莉有期徒刑10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被告人朱雨諾有期徒刑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其餘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至5年不等。

“案件已判決,但對於學校、家庭、社會以及檢察機關來說,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裴麗艷介紹,案件發生後,石家莊高新區檢察院在周邊院校,特別是給藝術專業專業考生進行法治宣傳,發放《遠離“校園貸”風險告知書》,提高學生的法律意識,避免上當受騙。

在辦理該案過程中,石家莊高新區檢察院還向石家莊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發出了檢察建議書,建議分局加大執法力度,依法懲處嫖娼違法犯罪人員,並對該案涉及查證屬實的嫖客予以依法處理;開展“打擊賣淫嫖娼違法犯罪行為”專項行動,重拳整治高新區環境;結合全國範圍內的掃黑除惡行動,剷除操縱、經營“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以及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黑惡勢力。(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

來源:“檢察日報”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