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变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头图出自视觉中国

对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高二分文理、高三冲刺、百日誓师应该是共同的记忆。但是随着改革,这种富有特色的高考轨迹可能会逐渐消失。因为对于很多00后的孩子,他们的冲刺会从进校开始。

新方案,大力出奇迹

8月23日由北京市教委制定的《北京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发布。新方案细则落地,北京成为继浙江、上海后,第二批开展试点的地区(其他包括天津、山东、海南等地)。

新高考规则简图,出自搜狐教育

《方案》洋洋洒洒3600多字,内容可以概括出以下几点:不分文理科、科目3+3模式(语数外3门必考+拆分原文理综3门选考)、合并录取批次等。参考同批次天津、山东等地方案,改革内容大同小异。

其他地区改革反响平平,唯独北京《方案》引起了极大争议。公众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这段内容上,“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

《方案》定的信心满满,不过你们可以体会一下网友的反应。

新浪微博截图

请解释下,什么是面试成绩?什么是综合素质评价?直接把这些提到跟高考成绩同等的程度真的合适么……

“综合素质”变脸

如何评价学生的综合素质,一直是教育改革的重点(也是争议点)。此前的数十年,因为难以做到客观公正,国内高考录取只能长期采用“一考定终身”这样简单粗暴的模式。水至清则无鱼,即使高考制度有各种各样的不合理因素,但它依然凭借相对公平这一优势受到公众认可,沿用至今。

高考数十年来屡有修补性改进,但高校录取始终没有脱离“唯成绩论”的轨道,运行稳定。这次教改将录取调整成“高考+学业考+综合素质”三位一体的新模式,明显打破了原有平衡。改革还设立时间表,分批限期完成,大干快上的架势明显。

批次时间一栏

然而任何改变都需要时间去适应,有没有充分论证先放在一边。就北京方案看,“一刀切”地直接将2017届高一学生投入新标准,与2016届分割开。对于学生、家长、学校都是冲击。

一次性引入综合素质和学业水平两个变量,理应慎重。

对于最受关注的综合素质,北京《方案》中对此的评价包含思想道德、学业成就、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等五个方面。《方案》内容要求学校和教师要“指导学生在《北京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平台》中及时、客观记录反映学生综合素质主要方面的具体活动,收集相关事实材料。”

学校和教师怎样指导没有明说,如何做到及时与客观也没解释。

以现有的资料来看,北京《方案》仍只是一套指令性质的指导框架。而立即上马的是一个为期三年的实验:试点的是模式,实验品是学生,2020年才能看到结果。

不过北京好歹是第二批试点,前人已经开路。依据现有教改成效看,多地实践的结果都可供参考。

作为率先试点的省市,浙江省于2014年公开发布《浙江省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试点方案》,率先提出了三位一体的招生方案。高校依据考生统一高考、高中学考和综合素质评价成绩按比例合成综合成绩,择优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综合成绩的50%(比北京还狠)

新政实施第一个3年周期后(2017年),北大在浙江共录取200余人,其中三位一体65人,凭裸分进入北大的只剩12人,占比不足6%。清华在浙江共录取150人,其中三位一体105人,裸分录取的仅15人,占比约10%。(数据出自《中国新闻周刊》)

2016-2018年北大清华录取情况,裸分录取率逐年走低。图出自《中国新闻周刊》

好一个三位一体!要知道在2014年甚至更早之前,清华北大有70%-80%的名额都放在裸分里面进行招生。头部院校的录取情况,与某些部门口中的“一个小规模的试点项目”好像不太一致

在“综合素质”选拔量化和公平都有待商榷的阶段,这个“小规模”最明显的反馈,竟集中在最优质教育资源上,这不是好兆头。

北京与浙江,当相似的开头再配上同一个3年,会不会等到一样的结局?

来场说改就改的冒险

高考改动能有多频繁?江苏可以做到每一拨考生的记忆都不相同。从1999年到2008年,江苏搞出了匪夷所思的“十年五改”,最短的一次改革只实行了一年。而这还不是“瞎折腾”的全貌。

从1994年“3+2”模式开始

2000年“3+小综合”模式

2002年“3+大综合”模式

2003年“3+1+1”模式

2008年“3+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模式

2016年发布“3+3”模式

2018年最新的“3+2+1”模式

考试科目从3门到9门不等,分值从450分到750分不等,文科理科分分合合,而现在北京及各省分批次改革中提倡的“三位一体”模式,江苏在2008年就试过,最后没推行下去

江苏高考历程,图片出自《教育网中国频道》

规则频繁改动对于考生的“折腾”不需多言,而江苏省的教训对于今日全国改革也颇有借鉴意义。抛开前文提到的综合素质,江苏“08方案”的废弃与“学业水平测试”的不靠谱有直接关系。

首先,江苏“08方案”总分值区分度太低(450分),将竞争的压力全部堆到学业水平上。如北大曾要求两门选测成绩都须为A+才能报考,清华大学要求一个A+和一个A。南京大学等大多数重本院校,几乎都要求两个A或以上。

 

而规则本身不完善还发生过“临阵换帅”。江苏2008年首次将学业水平测试与高考挂钩时,最初的规则是“6个A加10分”,除此以外均为0分。经公众反映不公平后,在2010年又改成了“必修科目1个A加1分,4个A加5分”。

学校为了让学生在高考中加分,只得组织学业水平科目的专门教学来应对“小高考”,这等于将考生的压力提前到高二。高中三年,学生要同时应对两场大考,而互相之间关联性又不强,考生的痛苦可想而知。

而北京《方案》在某些方面比之江苏更甚,将学业水平考试细化到了5层和21类,分数赋值都不相同。

北京新学业等级考试示意图,截图出自腾讯视频

如果说江苏的5分,很多考生没有余力可以选择放弃的话。那北京方案的总计100分对于任何考生都是“华山一条路”。更头疼的是,江苏当时的学业考试只有10门,北京足有13门;江苏当时的高考只有3门,北京是6门,还有3门原综合课的选择也要消耗精力。

每个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尾:江苏高考改革到2021年即将再次变身,废弃江苏卷,重新使用全国卷。浩浩荡荡20年,江苏最终回归原点

一位江苏高中教师对教改的评价是这样的:“参加这么多年的历次教育教学改革,次次锣鼓震天响,次次无疾而终,几乎成了一线教师的催命索。希望以后最好不再出现,别让我的后来的同事再受折腾。”

一个萝卜千斤重

审视国内高考的很多现象,会发现彼此矛盾之处。左手是对高考“唯分数论”的全民吐槽,右手是“多重标准”公平性的全民忧心。左右为难,公众对于教育改革的信心流失显而易见。

事关基础教育的诸多改革,常态是执行不下去,几年就来个推到重建,对于所有亲身参与者都是折磨。如果教改的初衷与落脚长期背离,是不是应该思考下,改革的出发点是不是就有问题

 

首先,要承认国内教育的基础属性是竞争,而不是育人。否认这一点的人,孩子基本都是找好了出路的(这里不展开)。只要优质的资源没有丰富到全民共享,没有能力逃出争夺的家庭和孩子就还是得拼命挣扎。

这也是为什么,当改革希望减负,搞素质教育的时候,现实却是把素质搞成了应试,孩子负担更重;当改革希望杜绝择校费和赞助,搞起划片派位的时候,学区房却被家长拼得更高,花费更多。

其次,扩充资源应该是更要紧的问题,这好过守着一群饥肠辘辘的人,“优雅”地商量吃法。

毛坦厂的“万人送考”

在具体操作的问题上,很多人都喜欢讨论“招考分离”。试问,如何约束高校对权力的滥用?如何约束公权力对高校招生的干涉?在统一高考这么“简单粗暴”的制度下都不乏“条子生”,一旦纳入更多主观考量的因素,这些问题会不会因此失控?

国家对于公立教育的投入已然不少,但阳光总有照不到的角落。不论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最应该解决的是摘掉“民办高校”和“民办教师”的帽子,不再以出身决定等级。依此来看,合并录取批次可能是北京《方案》最具现实意义的部分了。

很多人认为合并“一、二本”就是鱼目混珠,忽视竞争,这种担心可能有些多余。将高下之分交给竞争和社会来决定,效果只会好过交给指令规定。

最后,以浙江和江苏的例子来看,北京《方案》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不论罗列多少标准,新高考没有摆脱”一考定终身”的单次选择。多重标准与多次选择的区别,以后会逐渐明朗。不过规定已出,那么还是希望不论理想与否,方案都应该避免运动式的整改。

每个考生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个体在某些人心里可能只有三两斤的份量,但对于每一个家庭,自家的“萝卜”都是千斤重。所以,别折腾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