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爆出很多北大人大的泰斗教授离职,移民远去香港和美国的事情。很多人不知道,前几年,还有大部分海归回国。但是我最近看到很多“返海”倾向。很多已经回国后的人,抱着失望,准备回到国外去了。

中国一直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看似好像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功,但实际上很多成功的人都是有共同点的:没底线。

有原则的人,在中国,是没办法成功并且快乐的。

和我看法一样的不只一个人。在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深圳校区,有一位教学了9年经济商科的美国教授,叫克里斯托弗•保丁。因为经常愤而不公,言辞激烈,最后落得了被北大解聘的下场。

我看了他的博客,内容大部分都和经济有关,而且观点也都是比较客观的。也许有的人会怀疑他的目的,但是有一篇他临行前的文章。满篇我感受到的是他是对中国人民的感谢,但是同时又有那种怒其不争,无法宣泄的愤恨。

我把这篇文章翻译过来,给大家贴出来。原文比较长,有些容易会被导致删帖的内容,我已经过滤掉了。我也是意译的,大家就不要纠结个别字的翻译准确性了。想看原文的,可以到本文末尾去看英文版,目前还未被封。

01

“我要走了”

我要走了,在北大汇丰商学院工作了整整9年,我要离开中国了。其实从去年年底的时候,北大教务处就告诉我不会和续约了。而到了今年4月告诉我,他们说要和我斩断一切的关系。

我对于这几年在深圳的生活心存感激,能认识到这么多聪慧的学生我倍感荣幸。我当初接受这个教授的职位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什么风险了。但是至少现在,我觉得我没有愧对我的良心。

在这9年里,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国外一些经济媒体,比如彭博社也会邀请我去做访谈,通过我在中国的视角传达给外国人。我真的是无比荣幸。

我3个孩子里面有2个孩子是在中国出生的。刚来中国的时候,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我和我夫人当时觉得可能呆个两三年,我们就会走了。但是没想到,一呆就是9年。我现在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我的孩子能说说中文,而且能和中国的小朋友毫无文化隔阂地玩在一起。现在要离开了,还是有种说不上来的苦涩。

其实我有考虑过是否应该去中国其他的城市,或者去香港,或者去亚洲其他的国家。但是和一些同事聊过之后,我发现,现在已经不适合呆在中国了。现在,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我觉得我都不能自由地发表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了。与其被驱逐出境,还不如自己知趣离开。

我想要说的是,我所有的抱怨都是针对某些体制的,而非个人。我很喜欢我的中国同事,即使是激辩我们也是学术交流的目的。中国的友人也很友好,我的孩子也都得到了友好的对待。

但是住在中国,有时真的会让你哭笑不得。大家会觉得插队是常态,有些人也会不经过我们允许随意拍我们孩子的照片。中国每天发生的一切,都让我们觉得倍感新奇。

最有趣的事情,就是我以前是个五谷不识只会搞学术的教授,但是现在,我觉得我特别接地气。文化领域等等,我都开始了有了自己的见解。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缺乏最基本的尊重。

所以,人们对于法律,道德和规范同样的不尊重和漠视。比如插队这回事,看似简单,其实就是代表人们对于公平这个概念的忽视。但是在中国,插队成了一种正常现象。

有的时候,我对国家领导是理解和同情的。他们制定了法律和规范,但是最后得到的是人们的漠视。当然,对于执法者来说,只要坏蛋不要太过分,也不会惩处他们。这就样河蟹地生活着。

就因为人们对于法律法规本身创造的过程,有异议,所以大部分选择抗议的方式就是漠视。而在任何一个其他的国家,你有问题你可以大胆提出来,这样才能改进。

来中国之前,我一直以为中国的国民还是比较拘谨的。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中国是一个根本没有法律法规约束的丛林。人们漠视法律,并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最后制造出巨大的混乱。

我有个律师朋友和我说,抓贪官的时候,他们最后的结论都是那个贪官“很倒霉”。人们难道没有任何正义感吗?这和倒霉有什么关系?坏人得到惩罚难道不应该吗?

中国现在整天都是围绕着这些东西转。比如突然,谁被车撞了,司机逃逸了,视频发到网上疯狂转载,大家热评谩骂。最后呢,一个星期之后,风口下去了,就开始讨论别的事情了。对于人的生命,没有基本的尊重和珍视。

我另外一个朋友是一个基督教传教士。他说有一次,一个英语角的活动邀请他去参加,讲一讲人生的意义。他说他后来简直惊呆了,大部分人都认为挣钱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最关键的是,挣钱可以,但是没人讨论,什么样的钱可以挣,什么样的钱不可以挣。

当上帝就是钱的时候,这就是你的信仰。

所以我觉得,包括美国在内。如果有法律的话,就一定要坚决的地执行。最近,美国也是变得法制不稳定了,成为了政客的工具,这是不行的。

我最尊重的人,那是些可以奉行自己的信念的人。有太多人,面对自身利益的时候放弃了自己的信念。很多人都没有原则,也不喜欢原则。因为有时,有原则会成为你前行的 “障碍”。

有的时候,有的人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甚至共产主义者,但是面对一套房,他们立马弯下了身段。

很多人都忘记了,美国从头到尾不过也是一场实验。从诞生开始,就有移民不断地涌入。到今天为止,很多最高学府和硅谷中创业的人们中,都有这些移民的身影。但是在中国,这种可能性为0。

美国就是在不断犯错中,又不断改进中行进的。中国的历史更加悠久,为什么不能多看看历史。

即使在这样的时刻,我不希望中美人民互相恶言相向。美国的价值观也在被不断的测试和改进,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会越来越好。

在中国我最怕的就是被拘留。我也渐渐地感受到了最近对于学者言行范围的收紧。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日渐紧张的中美关系。很多人认为是经济利益和世界强国的争夺,造成了今天的冲突。其实远不是那么简单。

我要离开中国了。说实话,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02

对法律漠视,却对异己变得狭隘且谩骂

其实原文内容是本译文的10倍长,很多内容不便翻译和张贴。我想澄清一下,这个美国教授不是什么XX分子。如果是的话,不可能在中国呆九年那么久,早就会被清理出去了。

我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说人大教授周孝正已经卖房赴美定居了。这个周教授也是以说话大胆著名。当然,网上也有骂走的好的。

我现在身边周围,也有部分人表示不想在国内呆了。虽然移民很常见,但是已经回国的海归,又决定离开那确实是说明了一些问题。

很多人说,很多有钱人和明星都移民了,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很多人虽然拿到了绿卡,但是只是把家人留在了国外,为了赚钱,还是留在国内。

大家想想,一个在国内受到尊重的学者,愿意抛下一切去另外一个国度生活,那需要多大的勇气。

虽然说现在的知识分子也开始沦丧了。但是真要说,在中国,还有点道德底线的人可能也只能从知识分子里面的一小撮里面去找了。

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想当赚大把钞票的人,都需要些许的道德沦丧。那么没有沦丧的人,就要从没加入漩涡的里面的人找。

可是,就算是不想陷入利益的漩涡,现在的学者也很难靠自己的思想过活。稍微不慎,就会被一拥而上,扒的体无完肤。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最近在报纸上发言的“专家教授”的言论都那么奇葩。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常识,而是那些睿智的学者已经不敢出来讲话了,搞不好会被扣各种帽子,会被水军攻击,学者的形象毁于一旦。

所以,别说这个美国教授害怕,哪个在中国的教授不害怕?

我前几天在一个群里聊天,只是分享了一篇自己写的文章。然后迅速有两三个人问我发文章的目的何在,他们觉得我是给自己打广告的。

什么时候,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成给自己打广告了?因为这些人不能理解,他们看到的都是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是有所图的,是有利益驱动的。

在网红经济里,难免会这样。

我后来说我是教经济学的大学老师,然后引来这两三人的讽刺,“现在中国经济学家没几个懂经济学的”,“那你来说说,中国经济怎么样?”

其实,会问出“你觉得中国经济怎么样的人”,一般都是根本懂不经济学,或者是只懂皮毛之人,这种问题水平实在太low, 教我不知如何作答。

不可否认,现在大胆讲话的人越来越少了。不仅害怕被扣帽子,另外一方面,还有一堆网络愚民对你谩骂。

其实,观点和文化本来就是多元的。纵观开放那么多年,我们对于法律法规的漠视变得越来越宽容,但是却对和自己意见不一的人变得嫉妒狭隘,甚至谩骂。

其实最后,就是那两字,“公平”。

公平才能让人心情舒畅,即使失败,你也不会怨天尤人,你也尊重别人的努力。但是现实呢?走后门,托关系,作弊,抄袭,造假,炒高房价,不把消费者的命当命。

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能开心地活着吗?

当道德和成功变成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时,我们也离彻底沦丧不远了。

所以不管大家稀不稀罕这个美国教授的话,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法制是绝对不会错的。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个社会才会有“公平”的正气,少一些埋怨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