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凌晨,当全副武装的广东警察暴力闯进广东惠州一间出租屋,将还在睡梦中的50余位佳士声援团成员悉数架走,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深圳佳士工潮,也就此经历了一场悲壮的清场行动。这些年轻人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北大、人大、南大等名校的学生,也有一些工人和其他的维权人士。当天晚上,新华社发布报道,将佳士工潮定性为工人受“境外势力”组织和煽动后“寻衅滋事”的结果。截至目前,尘埃依旧尚未落定,根据声援团上周发布的名单,岳昕等学生以及几位工人,有的失联,有的被监视居住,有的遭到刑拘。

又见“境外势力”,又见“寻衅滋事”——仿佛在中国官媒的眼里,中国工人不可能自己感知到工厂剥削和警方暴力带来的切肤之痛,更不可能自己组织起来加以反抗。所以,在新华社的报道中,我们看不到佳士科技公司严重违反劳动法律法规在先的恶劣行径,看不到工人按照上级工会指示依法筹建工会的自发行动,看不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左翼学生和群众亲赴现场的正义声援。
笔者研究中国劳工问题多年,亲历了中国新的工人阶级形成的过程,我认为:以工人自主筹建工会为核心诉求的佳士工潮,并非个别激进工人一时头脑发热的非理性行为,而是中国工人对数十年来经济发展对他们的不公平对待的理性反抗。在这次佳士工潮中,学生和工人相结合的左翼力量已经登上历史舞台,这股力量也将开启中国社会变革的全新篇章。
改革开放40年缔造了炫目的“中国奇迹”,同时也缔造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工人阶级。中国工人胼手胝足,亲手将“世界工厂”送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宝座。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老板们的不签合同、拖欠工资、不缴五险一金,是遭遇工伤和裁员后的求助无门,是工会的缺位,是公检法部门的资方立场。所以,从早年的追讨欠薪、工伤和搬厂安置赔偿,要求涨薪、补缴五险一金、改善福利待遇,到近年来争取落实自己和家庭在打工城市的就医、住房和子女入学等权利,再到本次佳士工人要求的自主筹建工会,中国工人已不只提出经济和社会诉求,而是更自觉地提出了政治诉求。
他们的斗争,也从被动地要求企业遵守法律底线、要求企业和地方政府承担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再到今天主动地要求成立自己的组织,以团结工人阶级、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加之当下中国基层工会缺位、劳工NGO弱势的现实,佳士工人自主筹建工会的诉求,是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历史必然 。
高速的经济发展,同时也带来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贫富分化和阶级流动固化等问题。中国的年轻人,本应是中国社会未来的希望,但当下的他们却深陷就业难、薪资低、极度过劳、生活成本居高不下、阶级向上流动越来越难等无解困局。因此,不管是大学生,或者农民工,都面临着一个阶级固化的社会和财富分配极端不公的状况,来自工农家庭的大学生更加感同身受,进而激发出他们改造社会的动力。面对如斯现状,必然会激发中国青年思考: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真的只是因为个体不够努力吗?有什么办法可以摆脱这样的集体困境?
所以,强调劳动价值、剖析资本主义内在矛盾、探索社会主义实践的马克思经典理论,尤其是《资本论》深深吸引了有志追求中国社会变革的年轻人,成为他们思考中国社会现实问题、探索出路何在的重要理论资源。吊诡的是,官方的意识形态,为新生的左翼思潮在挑战它的同时又提供了一定的合法性,也让反抗精神添上了一层外界摸不透的色彩。
另外,中国曾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革命。这段历史虽然短暂,物质遗产也大多已被市场经济雨打风吹去,但它留下的精神遗产,却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中国的年轻一代身上重新焕发活力。在这次工潮中,高调支持工友正义斗争的佳士声援团,由全国各地具有左翼信仰的大学生和年轻工友组成。他们高抬毛泽东画像,高唱国际歌,公开自己的左翼信仰并说明原因。在他们看来,毛主义强调对社会不公的反抗,对平等的追求,强调人民群众才是历史和社会进步的动力。这些历史资源,推动了他们关注、参与并支持此次佳士工潮。
所以,在这次佳士工潮中,学生和工人结合的左翼力量出现,是一股不容小觑的社会变革积极力量。事实上,这也是早期中国共产党激进左翼运动传统在当代的真正复活:毛泽东、邓中夏、李立山等激进左翼知识分子,也曾主动走向长辛店、走向安源,走进千千万万个普通中国工人;他们搞工人夜校,组织工人罢工,推动工人运动。这一股新生的力量从早期的革命史中吸取养分,已破土而出,未来必然会对资本和权力发动强劲的挑战。
火种正在传递,历史也终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