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日,事件当事人曾先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回述了事件全过程和此前未被报道的细节,并对网络舆论和瑞典媒体提出的质疑做出回应。

旅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曾先生16日对记者介绍称,他与父母在当地时间1日晚近12点的时候从挪威首都奥斯陆乘火车抵达斯德哥尔摩,并前往距离斯德哥尔摩中心火车站不远、提前在网上预订的“斯德哥尔摩发电机(Generator Stockholm)”旅店。

“斯德哥尔摩发电机(Generator Stockholm)”旅店是一栋8层楼高的建筑。

但曾先生订酒店时出现错误,本来计划预订1日入住的酒店,但订成2日入住的酒店。虽然有网友质疑“斯德哥尔摩发电机”旅店是一家廉价青旅,但记者16日看到了曾先生出示的预订信息,在上述旅店用人民币831元订了一间房间。

根据旅店规定,曾先生2日下午才可以办理入住,当日旅店告知没有空房。曾先生在向前台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被允许暂时坐在大堂。“此时旅店工作人员的态度还不错,还主动调低了大堂的背景音乐音量。”

“斯德哥尔摩发电机(Generator Stockholm)”旅店大堂。

曾先生向记者披露了此前没有提到的一处细节:将父母安排在酒店大堂靠里的座位后,曾先生外出寻找周围是否有酒店可以入住,此时,他在路上遇到一位同样没有找到酒店的中国女留学生。由于深夜室外气温仅有9度,加之附近有难民和醉汉不太安全,曾先生就带着她一起回到旅店暂时取暖。

“这时旅店工作人员的态度突然变得恶劣”,曾先生表示,工作人员要求这位中国留学生“必须离开”。留学生离开后,曾先生在旅店内搜索附近的酒店,但几分钟后,旅店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过来要求“你现在必须带着行李离开”。

有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质疑称,曾先生此时试图强行“赖”在旅店,引发冲突并招来了警察。据曾先生介绍,他向酒店工作人员解释称,正在查找附近的酒店,并向酒店提出多种方案:是否可以呆到天亮、在吧台购买一些食物以换取多待一会、用2日的预订来换在大堂呆几个小时,或者允许待到2日下午登记入住。曾先生还向工作人员表示,两位老人身体不好,请考虑一下他们的情况。

对于曾先生的各种请求,上述工作人员都表示“与他无关,必须立刻离开”,并叫来旅店保安,此后又报警叫来2名瑞典女警察。曾先生向警察解释了情况,并强调自己是游客并非难民。

警察究竟如何执法

对于曾先生的解释,两名警察没有过多回应,而是指示旅店保安将曾先生弄出去,曾先生也配合着出去了,然后就看到父亲被两名警察一前一后抬了出来。但曾先生的母亲告诉曾先生,警察在旅店内先是将曾先生父亲从沙发上拽下来,然后倒着将其拖出来,到旅店门口才换成两个人抬着。此时,曾先生的母亲也从旅店出来,并哭着给躺在地上、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曾先生父亲喂药。

中国游客曾先生的父亲被瑞典警察抬出旅店。

曾先生及父母被警察放在路边。

“这时我已经崩溃、失去理智了”,曾先生承认,当时他就和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样,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后向前扑倒在地上嚎叫,“我当时没有办法思考这种方式是否妥当,我只是想控诉警察的作为,并向路人求助。”也正是在此时,曾先生喊出了类似“快来看,瑞典警察杀人了”等语音,试图吸引路人注意。

不久后,又有4名警察乘着两辆警车赶来。两个警察架着曾先生上了一辆警车,又分别将曾先生的父母各带上一辆警车。曾先生称,他的母亲在车上被要求保持反背双手的姿势,由于坚持不住,曾被警察打过。而曾先生的父亲是被抬上车的,在车上被警察打醒了。曾先生也向记者出示了父亲肋骨附近有瘀青的照片。不过,由于三人分别在三辆警车上,曾先生没有照片或视频可以证明瑞典警方的暴力执法。

曾先生父亲被打后的瘀伤(照片于事发三天后拍摄,淤血痕迹仍未消除)

曾先生在车上要求警察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当地时间凌晨2点半左右,曾先生三人被带到“林地公墓(Skogskyrkogarden)”附近。曾先生向记者形容称,“当时周围一片漆黑,打开地图一看是片墓地。我认为这对于中国老人而言是一种侮辱,是警察在捉弄我们。”

墓地的名称:林地公墓(Skogskyrkogarden)

记者15日来到“林地公墓”,这是晚上的时候这里的景色。

最终,曾先生在过路的一位瑞典人帮助下,在凌晨4点多回到了斯德哥尔摩中心火车站

如何回应网上各种指责?

先生在瑞典的遭遇15日由记者报道后,在国内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引起了瑞典《晚报》的报道。瑞典《晚报》16日援引一位目击者的消息称,“瑞典警察没有任何粗鲁行为,他们只是试图平息整个事态,但中国游客却一直大声哭嚎,拒绝配合。”上述目击者还称,“中国人分明是在演戏,没有人对他做什么,她就扑倒在地上了。”

对于瑞典媒体报道的内容,曾先生承认他在街上确实有大声抗议、喊叫,向前扑倒也是在“失去理智情况下的举动”,“但这不是撒泼”。

先生表示,他本人有多次出国经历,英语交流也没有问题,瑞典媒体称中国游客“拒绝交流”,很可能是在自己出去找酒店期间,完全不懂英语的父母没有回答旅店工作人员的问题。

“对于这件事,我希望得到瑞典警方的道歉”,曾先生认为,瑞典警察的执法行为不合规、不合理,在他已经表明游客身份,并且强调了父母的身体状况后,依然在深夜将他们丢到偏僻的地方不管。在曾先生看来,即使他犯了错误,警察也应当问清楚情况进行调解,或者带到警察局处理。“为什么不顾我们的请求,把我们一家人丢到坟地。”

据曾先生介绍,他在离开瑞典前已经向当地警方投诉,提供了相关情况。截至记者发稿,瑞典警方及其他有关方面没有对此事件作出回应。16日,瑞典驻华大使馆通过官方微博称,“每当收到针对瑞典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有违法嫌疑的投诉后,瑞典方面都会指派专门的检察官对案件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警方是否有失职或违法行为。对于这几位中国公民声称遭到警方暴力对待的情况,瑞典方面同样已采取上述措施。”↓

曾先生对记者表示,要求瑞典警方尽快公开当晚的执法录像以及警车上的录像,并得到瑞典方面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