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唐今年31岁,有三个孩子,一家人生活在浙江湖州南浔。前几天因为一只狗,小儿子发生了不幸。

小儿子被黄色土狗扑咬

小唐的母亲:“奶奶咋活啊,我的孙子,我的乖啊,我的孙子。”

小唐是安徽人,租住在浙江湖州南浔生力路附近的城郊接合部。他告诉记者,小儿子先是9月5号在家门口的路上,被狗咬伤的,当天晚上他正准备带几个孩子去外面玩。

从当时的照片来看,孩子右眼、右腿多处有明显的牙印,已经贯穿皮肤。

小唐:“我带我两个女儿在后面跟着,儿子在前面和我徒弟,他天天叫哥哥的,一起走,走到厂门口附近,狗突然就出来咬了,就几秒钟,扑倒看到就来不及了。我摩托车就在那个位置,我儿子基本就走到这个位置,我徒弟就在这个地方(狗是从哪里出来的?)就从这个位置,墙边这一下就出来了。我赶紧踢狗,狗还没踢着,立马钻到缝里了,我也看见了。”

第四针还没打完

情况恶化了

小唐回忆,扑咬儿子的是只黄色土狗,并不是很大,他没来得及拍照,先带儿子去了医院进行处理,接下来的几天,分别在湖州市中医院接种了2次狂犬疫苗,在湖州南浔中西医结合医院接种了1次狂犬疫苗。

小唐:“第四针还差两天,就发作了。17日早上说这个位置痛,我以为是发烧引起的,量量是有点高,吃了消炎药。第二天带医院。”

9月18号,孩子在南浔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后返回家里 ,没想到之后情况忽然变差。

小唐:“在楼上睡,我在干活,睡好了后下来连忙找我,就叫啊,很惊吓那种,一惊一惊的,我们厂里有做饭的老婆婆叫他,他指着你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很惊狂的那种感觉。他说他一个眼睛有两个影子,医生让我们做CT,他不配合了,一躺下就喘不上来气。”

临床诊断为狂犬病

当天晚上,孩子情况恶化,湖州南浔区人民医院的死亡记录中,抢救经过写到,19号0点30分,患儿吸氧情况下咽部不适,出现呕吐粉红色泡沫样痰,心率下降呼吸暂停。死亡原因写到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怀疑狂犬病、怀疑脑炎。

9月20号,南浔卫计局向湖州市卫计局申请专家会诊,根据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及发病经过,临床诊断为狂犬病。

湖州市南浔区卫生和计生局 朱局长:“狂犬疫苗是这样,要连续打几针的,整个打针期是一个月,不是打一针,要连着打几针,是产生免疫力的过程当中已经发病了,这个病是死亡率最高的,只要一发病,目前国际上都救不了。这个病潜伏期是短的几天,长的要几年,假如潜伏期长的,狂犬病疫苗打了就有效果,潜伏期短的话,产生效果之前就发病,一点办法没有。”

希望狗的主人出面承担责任

小唐说,咬人的狗现在已经被打死了。他们现在希望养狗的人能出面承担责任。警方在事发的第二天,帮忙联系了门内厂家负责人。

小唐:“问了不承认,警官找到证据,就是狗盆子,喂的痕迹,食物痕迹(里面看到的?)厂里面。小孩没了之后,警官叫过他谈话,一起协商这个事情,他也不表态,一直坐了一个小时,一句话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