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的女性

因为女儿的死

拥有了一个公众身份

从江秋莲到江歌妈妈

她同时承担着丧女之痛

和公众的诋毁

在网上,总有“我不喜欢江歌妈妈”这样的论调

但其实江秋莲不需要任何人喜欢

她不是明星不是艺人

用公众人物的要求要求她

太苛刻了

江歌又上热搜了。

10月7日,不知道什么原因,微博热搜榜上,出现了“江歌”的名字。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05513

上热搜之后,江歌妈妈就被网友骂了。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05523

为此,江歌妈妈发了微博和知乎文章: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我江歌的名字又上了微博热搜榜,而这,也会成为我被指责的一个理由,我不能理解这种现象。”

说实话,小编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被害者家属,会让网友“不喜欢”,乃至发展到全民讨论的地步。还有人专门发了知乎提问:“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江歌的妈妈?”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05541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0423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0431

于是,有人感叹:“一开始我很同情,但现在看见她妈妈在微博上喷人,特别是看见她的支持者的部分言行,我越来越反感了”。

更有人赞同:“对啊,她用微博申冤,来谋取自己的诉求〔中性词,心理法律舆论诉求〕,就不能做个完美的形象,让网友留下对她的最好印象吗?”

这让人不禁感慨:这些网友或许原先也转过江歌妈妈求助的微博,可怜她的遭遇。如今,却都调转枪口。

再到后来,网友们觉得,刘鑫的行为也不是不能理解:危难关头,很难说。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0642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批评江歌妈妈,到处奔走为女儿呼喊、争取公道的行为,“干涉”了司法,“绑架”了民意。

因为如果真是这样,就涉及到受害人与加害人双方的利益,情节就比较严重了,也可以说是另外一回事了。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0652

司法有义务避免舆论的干扰,但舆论没有义务,也不应该因为害怕一不小心“干扰”了司法就主动进行自我审查,自我阉割。

如果法官屈从于民意,受到舆论干扰,没能正确认定事实或者适用法律,或者因为受到舆论压力,而突破了量刑方面正常行使裁量权的限度,那么这位法官是不称职的。

但受害者的家属,并没有义务因为惧怕遇到不称职的法官,而主动选择沉默。

媒体尚且有权评论,何况受害者一方呢?再说了,发出声音本来就是一项法律赋予受害者家属的权利。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1242

曾经在知乎上有人写过一篇回答:江歌母亲发起的《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合法吗?

回答介绍到,日本《宪法》规定任何人享有请愿的权利,1947年的的《请愿法》更是对向法庭请愿的程序做出明确规定。江歌妈妈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发声的方式,完全符合日本法律的规定。

除了根本不成立的所谓“干涉司法”之外,江歌妈妈遭受非议的另外一条原因,

或许来自于她对凶手的恨,来自于她的不原谅,来自于她让人们感受到了这种不原谅的态度。

来自于她一遍一遍的向媒体诉说自己的丧女之痛,控诉刘鑫和陈世峰的行径。

小编不禁想起了鲁迅笔下的祥林嫂。

祥林嫂的儿子阿毛惨死狼口,生活又一次把她击垮。为维持生计,祥林嫂再一次来到了鲁镇,重新在鲁四老爷家做工。

当祥林嫂第二次回来时,她泣不成声地向周围的人诉说着失去阿毛的悲惨故事。人们听到祥林嫂的故事,都是什么反应呢?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祝福》的原文:

这故事倒颇有效,男人听到这里,往往敛起笑容,没趣的走了开去;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

她就只是反复的向人说她悲惨的故事,常常引住了三五个人来听她。但不久,大家也都听得纯熟了,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后来全镇的人们几乎都能背诵她的话,一听到就烦厌得头痛。

鲁迅《祝福》——1924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1520

这故事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眼熟?

当初同学们在高中语文课上,批判的是过去的社会和民众,而如今将近100年过去了,可能还有一些人停留在过去社会里吧。

作为一名母亲,江歌妈妈对凶手的恨有错吗?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1833

没有。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害者对于犯罪者的仇恨,变成了一种过错。

于是人们越来越觉得江歌妈妈的咆哮和愤怒有些过分,越来越觉得她不能被理解,越来越“不喜欢”她了。

“为什么不能宽容呢?” “为什么不能为孩子吃斋念佛呢?”

说的过分一点,是不是有一天网友还会觉得,人死不能复生,江秋莲为什么还要毁掉另外两个孩子。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1811

在江歌妈妈10月7日发布的文章中,她引用了一位知乎网友@胖猫咪scofield的回答。网友说:

因为江歌妈妈没办法满足你所有关于“正义”、“圣人”的人设期望,暴露出了普通妈妈的欲望与世俗。

网友“不喜欢江歌妈妈”,是因为她和电视剧里那些“完美受害人”不一样。

她没有宽容凶手,没有理解刘鑫,没有认栽,而是愤怒的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可是,她为什么要做我们心中的“完美受害者”呢?她只是一位失去女儿的母亲。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2211

当某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们喜欢怀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一个人。

有人说江歌妈妈江秋莲打着女儿惨死的大旗到处敛财;

有人说章莹颖父母打着女儿失踪的名头到处诈捐;

有人说那加大枪击案死者因为开着宝马车,肯定是“该死”的富二代;

有人说达拉斯被入室杀害的中国女生,不知道和凶手是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有人说滴滴被奸杀的女乘客,不知道是做什么不正当职业的;

有人说这,有人说那……

然后看到标题的键盘侠就像发现血腥味的鲨鱼,一股脑的冲了过去。到了就骂: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父母,对的起你们死去的女儿么?

似乎只有批判受害者的言论,才是从最理智的、最客观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洞察真相,揭开迷局。

不知道大家体会的是什么,小编体会到了四个字:人言可畏。

有太多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是理智的,是站在某个高度看问题的,但每个人也可能只是在信口开河间,指点江山

WeChat Screenshot 20181010112233

在那些“不喜欢江歌妈妈”的人眼中,江秋莲只是一个愤怒的、失去理智的女人,不是一个下半生将没有女儿,可能也不会再有丈夫,要面对一个人孤独老去的失独母亲。

小编也是身在海外的留学生,小编也是90年代独生子女中的一员,小编也是爹生娘养,爸妈用心浇灌的小树苗,

小编无法想象,如果又一天不幸降临在我的身上,而我的父母哭诉无门还要被网友骂时,会是什么样子。

江歌妈妈不是网红,不是明星,不需要用某些行为博取人们的喜欢。

江歌妈妈曾说:

“我不伟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平凡人,只是一个妈妈,江歌的妈妈!一个有着爱恨情仇的妈妈”。

她也“只想做江歌的妈妈”。

最后送给那个指责江歌妈妈的网友一句话,你让江歌妈妈诵经念佛,放下怨恨,你以为你是菩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