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文学泰斗,名震华人圈子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先生(原名查良镛)在周二离世,享寿九十四岁。出身于左派报业圈子的他,一开始就在左派报章《新晚报》撰写连载的武侠小说,后来在一九五九年创立《明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却与中共针锋相对,亲自撰写社评批评中共当局的决策,以至谴责左派份子在六七暴动的暴力行为,被当时左派份子亲率的”地下锄奸突击队”司令部视为排名第二暗杀对象,仅次于当年商业电台主持人、后来被左派投放汽油弹烧死的林彬。金庸面对这样杀身之祸的威胁,仍然亲力撰写社评与《大公报》等左派报章笔战,后来港英政府的警察政治部对其进行人身保护,他出入报馆均需要使用假车牌作掩饰。

金庸反毛泽东被蒋经国接见,但却又支持邓小平

这样旗帜鲜明的政治立场,一度获得国民党政府的垂青,于一九七三年更获邀访问台湾,与蒋经国会面,获任命为中华民国国策顾问。亲台关系,换来金庸小说在台湾逐步解禁,成为台湾开放”报禁”的一大象征。不过,在文化大革命结束,邓小平重新上台执政后,金庸就由亲台倒向亲中。

他率先于一九八一年访问北京,并与邓小平见面,令金庸大感兴奋。而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过后,金庸就获委任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并担任政治体制小组的港方召集人,这个位置专门处理《基本法》有关香港的政治体制和民主发展的条文和安排,只有深得中方信任之人才可以担当此职,可见金庸深得中方与邓小平赏识和器重。当时香港社会就九七后的民主发展提出不同方案,而金庸与另一位港方委员,属于亲中阵营保守派的查济民推出”双查方案”,方案内容揉合两个来自民主派和保守工商界人士的两个方案主流政制方案,但民主步伐非常缓慢,令当时民主阵营大感不满。不少人均认为这个”双查方案”,背后实为中方授意推动的方案,而当中的主要内容和框架都成为了《基本法》所规定的政制发展方向,如由八百人组成的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等,不过方案当中写到由”全体选民投票”决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应否由普选产生的内容,就未有包括在《基本法》的定稿当中,变成中方在条文中加入普选承诺取代。不过,金庸与中方的亲密关系,一度因为六四事件而中断,当时金庸因为中共镇压学生示威,辞去基本法草委和咨委成员一职,退出政坛。但转个头来,他又在一九九三年到访北京,与当时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会面,随后又获委任为全国人大常委香港筹委会委员,在政治道路上多次进进出出,虽然早年与中共大打笔战,但晚年却跟中共保持非常良好关系,直到他离世为止。

如果以政治风骨而言,金庸本人早年勇于发表异见,与中共政权大打笔战,直斥其非,可是后来却敌不住大政治潮流,靠拢中共一边,纵使六四事件他以辞职抗议,但后来的表现也只是看到其立场反覆而已。金庸发迹所身处的时代,就是国、共两边在香港打得火热,各自拉拢的冷战期,不只是传媒界,工运界、娱乐圈、教育界均成为国、共两边统战的主战场,金庸这个一时亲台,一时亲中的故事,也自然是政治形势促使的结果。今天国、共也不再暗自角力,关系已经大为改善,金庸所身处的时代,个人故事与经历,也自然在今天难以重现。

金庸先生离世,不只是文坛巨人的殒落,更是一位政治时代见证者的消逝。

(《作者简介》张秀贤,香港智库”立言香港”召集人,反国教运动时担任学民思潮发言人,并于雨伞运动时为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和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成员。以上言论及图片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