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和李咏的人生轨迹很是相似。

李咏被称为央视综艺一哥,

而他,

是跟李咏同时代的央视名嘴,

同样也是家喻户晓;

李咏被癌症苦苦折磨,

而他,

也因为癌症心力交瘁,肝肠寸断;

后来,李咏为治病离开了央视,

而他也离开了央视,

但他走下中国第一主播台的原因,

并不是为自己!

这不禁令人好奇,离职后的他,

去了哪里,又究竟做了什么?

直到打听他的近况,我才知道,

他居然创造了不可思议的癌症奇迹!

他,就是郎永淳

1971年,郎永淳生于江苏农村,

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知青。

因觉得针灸很神秘,

一开始他读的是南京中医药大学,

1994年毕业,获医学学士学位。

而就在这一年,

他的人生也遇到了转折点,

他偶然间看到一张,

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

双学位的招生简章。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赴京赶考,

没想到就考上了!

在北京广播学院,

他迎来了一场相遇,

也得到了一生爱情。

他是班里的班长,

而一个叫吴萍的女生是学习委员,

因为同是班级干部的原因,

所以他们经常有机会相处和合作。

他,文质彬彬善良幽默,

她,长发飘飘温柔可人,

才子与佳人,两人开始恋爱了!

1995年的时候,

他被央视的《新闻30分》录用,

但是台里只有他一个男播音员,

所以一年365天他都不能休息,

住宿则被节目组安排住在宿舍。

但是仅仅为了能看吴萍一眼,

他拼命找机会回去看她,

不管路途有多遥远,吴萍曾回忆说:

每次见面都说不上几分钟话,

他又得匆匆骑车回台里,

来回四个多小时,

他却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他没钱买礼物,送过最好的礼物,

还是一块“化成糊糊”的巧克力,

吴萍知道他没钱,

尽管巧克力化得不成样子,

她还是幸福地吃掉了。

1996年,两人都以优异的成绩,

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毕业,

他以综合素质考核第一名的好成绩,

被正式分配到中央电视台工作。

吴萍也成了上海一家电视台的播音员。

异地恋是可怕的,

多少男女因为它而分手,

异地恋也是善良的,

它教爱恋中的人认清彼此。

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

两个年轻人的心却越靠越近了。

有一天,他找到了她,

有些紧张地对她说:

“我老家在农村,家庭条件很一般,

所以一直不敢对你说:娶你。”

她认真地回答他:

“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又不是你的家庭条件,

我能接受你,就能接受你的家庭。”

于是1997年5月1日,

他们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刚结婚时,他是个穷小子,

什么都没有,连房子都是租来的。

他不愿妻子跟着自己受委屈,

有什么自己能做的家务,就都一手包揽。

他通常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拖地,

家里的物品都被他收拾得井井有条,

连妻子的化妆品都是他摆排的。

家里需要什么,他马上就会跑去超市买。

哪怕有人送给了他一个苹果,

他都会带回家给自己的妻子吃。

两年后,他们迎来了儿子郎俣,

儿子的名字是郎永淳取的,

意为:可爱的小宝贝,

小名则取为“小雨”。

本是幸福美满的小家庭,

却未曾料到生活的苦难竟接踵而至……

他说:

“我的新生活是从痛哭开始的。

生活幸福与苦痛,

仿若空气,如影随形。“

2010年,他去广州报道亚运会,

吴萍也陪着一起去了,

没想到无意中他在妻子的ipad里,

发现了妻子搜索“治疗乳腺癌”的页面,

曾学过医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难临头各自飞,

但郎永淳不是的,知道妻子患病后,

他表情淡定,没有任何停顿,

就像谈论晚上吃什么饭一样,

还相当专业地向妻子普及医学知识:

“不要怕,

乳腺癌是癌症中愈后效果最好的,

五年存活率接近90%,

它其实就像感冒一样。

妻子问他:“我会死吗?”

他为她打气:

“别瞎说,没那么严重!

既来之则安之,

咱们抓紧治、好好治。”

从那一刻起,

妻子知道,他就是她活着的理由。

吴萍曾对外说:

“知道我的病情后,

他的脸,看不出一丝涟漪,

平静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穿透我的身体,

抚慰我悲伤的心,

那种感觉非常非常温暖;

就在那一晚,我得到了救赎,

十几天来第一次像孩子一样,

倚在他身边安心地睡着了,

(事后我感觉到,那一晚他其实并没有睡)。”

在郎永淳的鼓励下,不久后,

吴萍就开始在微博上写抗癌日记,

字眼间,满是藏不住的爱意:

被人深深爱著将给你力量,
深深爱著别人将给你勇气。

正式进入化疗,

妻子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将会掉落,

他怕妻子接受不了,

就先将妻子的头发剪短了。

开始化疗后,

他每天都会打电话问妻子:

“今天头发掉了吗?”

久而久之,这句像问候语一样的话,

让吴萍感到稀松平常,

也再不对掉发感到介意了,

反而还每次主动给丈夫汇报,

今天又掉了多少根头发。

即便工作再忙,

他每天都会到医院看望妻子,

并且让她每天都感到惊喜!

今天带来妻子最爱吃的食物,

明天送妻子一束路边摘的野花……

吴萍满是感慨地写下了这句话:

“我以为我是因为爱你而活着,

其实不然,我是因为你的爱才活着。”

而对于妻子患癌这件大事,他觉得,

孩子有权利知道实情,

然后让孩子自己判断并成长。

没想到,儿子知道后不仅很懂事,

还劝不想化疗的妈妈要相信科学。

每天放学后,他都会跑到病房里,

像哄小孩一样哄自己的妈妈吃饭。

看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丈夫和儿子,

吴萍默默下定决心,她一定要打倒病魔,

要继续快乐地陪伴在爱人们的身边!

日复一日,在一家人的努力下,

病情终于开始好转!

没想到,还没高兴多久,

吴萍就又被确诊为乳腺癌肝转移……

在央视主持人康辉的眼里,

郎永淳似乎永远都是波澜不惊的,

而吴萍确诊的那天,

他第一次看到郎永淳特别紧张,

第一次听到他说话有些哽咽。

轻易不流泪的大男儿,

那一天边开车边哭,

满眼都是泪,心脆弱到快要失控。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该怎样让妻子接受,她的生命,

可能闯不过2015年的事实呢?

一向笑对人生的他,

一直以“既来之则安之”,

鼓励自己,鼓励妻子的他,

这一次彻底崩溃了……

很久很久之后,

他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我对着天,擦干眼角的泪,

我不能哭,因为,我叫“安之”!”

他平静地回家,平静地工作,

瞒着妻子寻找答案。

可是,瞒是瞒不住的,

妻子早就感到奇怪,

不久后就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事实。

经过剧烈的思想挣扎,

他们重新开始了跟死神的战斗,

新的一轮化疗开始了……

也许是因为天气恶劣的原因,

在治疗过程中,

她的身体非但没有好转,

反而还得了鼻窦炎和中耳炎,

化疗断断续续,难以进行。

看着痛苦难耐的妻子,

他感到五味杂陈:

“在雾霾深重的北京,从病房看出去,

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一片,

就像我们的心情。

我这个学医出身的人,

却连自己的家人都照顾不好。”

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国内该想的办法都想了,

没有好转,也许应该另辟蹊径,

让妻子去美国试试吧,

换个环境也许有转机。

可自己还要工作,

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妻子,

他决定把这个重任交给儿子,

让他也去美国边读书边照顾妈妈。

没想到,一向懂事的儿子,

却马上反对了这个提议。

因为儿子刚刚以优异成绩,

考上北京知名中学,

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

他于是将这个提议默默地吞了回去,

没想到,不久后的一天下午,

懂事的儿子回家后突然问他:

“如果出国,我可以为妈妈做什么……”

就这样,他将妻儿都送去了美国,

儿子努力攻克语言难关,

以出色成绩考上了当地学校,

自己则为昂贵的医疗费继续拼命工作。

可是,如此勇敢跟癌症抗争的一家人,

却遭到了莫名的误解和谩骂。

一些网友得知吴萍,

带着孩子去美国上学的消息后,

不停地谩骂嘲笑,吴萍忍不住写道:

“好像我背叛了国家、背叛了民族,

贪污腐败卷走了别人的钱财。

我是卷了别人的钱,

不过那是我老公的血汗钱,

我唯有可怜老公,

辛苦赚的钱都花在了我身上,

但是他没有选择,我也别无选择。”

为了挚爱的人,

想继续活下去,有错吗?

为了让挚爱的人,

能够继续活下去,有错吗?

正如郎永淳说的:

“生老病死,人间规律。

然而,谁不贪恋生的绚烂,活的漫长?”

但是低调的郎永淳,

却没有出面为自己辩解。

他依然从容地生活,亲切地待人,

准时准点地出现在荧幕上,

用低沉平静的嗓音为观众带去放心。

这对分隔中美两地,

处在生死边缘的夫妻,

在人生异常困难的时期中,

无时无刻不在互相思念。

于是,他们互相约定用各自的视角,

将关于家庭、教育的感悟,

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

2014年2月12日,

他和妻子合著的,

随笔集《爱,永纯》出版了!

而且,郎永淳还公布了一个好消息,

身在美国的吴萍经过再检查,

肿瘤细胞基本上被控制住了!

他说:

“我们不是作家,但我们可以用生命,

记录下和家人一起做过的事情,

将来还能回忆起很多场景、片刻、瞬间。

我们全家用行动,

留下了心中的一个作品。”

她则说:

“写下自己的经历,

希望能给像曾经的我们一样,

陷入绝望的病友一点力量。”

他们互相拥抱,互相安慰,

在缱绻不尽的爱里,勇敢生活。

17年前,结婚时他一无所有,

甚至连婚礼都没办,

17年后,他在夏威夷,

让她成为了最美的新娘。

他还特地从北京带了一对贝壳,

原来这是他们当年结婚的信物,

他都一直好好地保留着……

她对他说:

“我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逗引你,

上来搭讪的长发飘飘的美女了。

经过九次化疗,经过死神的考验,

我今天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癌女……

非常非常的感谢你,

今天,愿意再娶我一次。

愿意一直一直的把我,

当作这世界上最懂你的人。”

他却仅用一句话,

就化解了妻子的自卑和难过:

“其实在我们相识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来自南方的地面部队,

我才是所谓的矮男。”

爱情是浪漫的,

而现实是无情的!

作为外国人,妻子要在美国治病,

孩子还要在当地上学,

这是你可能无法想象的沉重开支!

吴萍有一次想做个检查,

却被美国高昂的医疗费吓傻了。

作为外国人由于没有当地医疗保险,

做个胸腹CT,10000美元;

头部核磁,6000美元;

骨扫描,10000美元……

为给妻子治病,为有更多收入,

也为生活得更没有负担一些,

郎永淳离开了央视。

2015年9月2日晚,郎永淳值班,

这是他在央视的最后一个主播班。

距离他入行,已整整22年。

这个男人,为了爱,

就这样的从容离开了!

他说:

“人生就是如此,不管你是否准备好,

不管你是全身心的拥抱还是拒绝,

它就按照它的节奏,

不容置疑地向前走着。”

爱,永纯。

他们全家仨都愿意带着释然且行且走!

也许真的是他的真情感动了上天,

2015年12月,他对外公布:

“我的夫人在美国做了次全面检查,

检查结果让人欣喜。

她肝脏上的五个转移点都检测不到了,

包括全基因检测在内的检查报道都在说,

这不是一个肿瘤患者,而是一个健康人。”

奇迹真的发生了,可相信奇迹的人,

本身就和奇迹一样了不起!

生活注定不是平坦大道,

他们不再年轻的面孔下,

都带着时光剩下的伤痕,

可他们仍会选择勇敢地向前走,

追寻光明与幸福。

今天,分享郎永淳的奇迹故事,

就是希望能给所有人,

带去信心和希望!

惟愿天下所有人,

都能不再痛失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