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败之后,350万放下武器的日本士兵,陆续从中国、朝鲜、中国台湾、太平洋地区和苏联的西伯利亚归国。

图:一个幸运的日本老兵与家人见面

这些昔日耀武扬威的“大日本帝国皇军”,战败归国时衣衫褴褛,拖着简单的行李和战友的骨灰盒,他们沿途见到的,是炸得千疮百孔的国土和趾高气扬的占领军。

图:复员归国的日本兵

更惨的是,这些复员老兵遭到了日本国民的普遍歧视:说到底,他们是失败者。很多士兵沮丧的发现,他们不仅被看作是没能完成使命的失败群体,而且被认定为在异国参与了屠杀强奸等坏事。

图:复员归国的日本兵

1946年6月9日的《朝日新闻》上,刊登了一封老兵的匿名信:“5月20日,我从南方地区复员回到日本。我的家烧毁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失踪了。物价太高,我仅有的一点钱很快就花光了,我是一个可怜的家伙。没有人肯对我说句好话,人们甚至向我投来敌视的目光。”

图:擦皮鞋的日本复员兵

这个老兵不是个例。一些海外归来的日本兵回乡后发现,他们早就被宣布阵亡,葬礼已经举行过,墓碑也立起来了。甚至,房子已经烧毁,妻子已经改嫁,家人不知去向。按照当时讽刺的说法,他们成了“活着的英灵”。

图:归乡的日本兵

东京的上野公园等公众场所,挤满了无家可归的退伍兵。他们成了被抛弃的群体,没有工作,没有食物,没有希望。

图:日本战后的无家可归者

残疾退伍军人受到了双倍的歧视,失去谋杀技能的他们不知道如何生存。许多残疾军人在公共场合求乞,公然展示他们的残疾,借以表达自己的酸辛和不满。

图:两个残疾士兵在沿街乞讨

图:失去手掌的老兵跪地乞讨

一个伤兵写给报社的一封信中说:“我们的生存被损害,伤病的老兵们被遗忘了。”信的结尾说,“我的同伴都绝望自杀了,我自己五分钟后也要上吊了。”

图:一个老兵带着狗在乞讨

日本在二战期间战死了200多万士兵,留下了大批战争孤儿和寡妇。

图:捡烟头抽的战争孤儿

据1948年2月的一份报告统计显示,日本战争孤儿和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合计为12万。这些孩子蜗居在火车站、桥底以及废弃的建筑中,他们擦皮鞋、卖报纸、偷钱包、捡烟头、非法贩卖粮食配给券,还有乞讨、翻垃圾筒。

图:翻垃圾筒的战争孤儿

战争未亡人的命运也很悲惨,占领军当局取消了阵亡士兵的抚恤金,昔日风光的“军神”匾额换不来一顿米饭。一位农村妇女写信给报社说,粮食配给停发了。她每天辛苦工作到半夜,只能挣到两日元,而买4公斤土豆就要35日元。她质疑道,她的丈夫是“为天皇打仗”而失踪的,为什么世界对她和三个孩子如此冷酷?

图:一个幸运老兵与妻子

很多复员老兵,穿梭于黑市做小买卖维生,还有些士兵索性破罐子破摔,开始大规模的抢掠。当时,很多士兵哄抢军用物资,哪怕是神风特攻队的幸存者也不例外。一个飞行员将飞机装满军需日用品,飞到家乡附近的一个飞机场,把东西装车运回家,然后再返回将飞机引爆。

图:黑市里做小买卖的复员老兵

这期间,还出了一个连环杀人魔小平义雄,他是一个复员回家的侵华日本兵,战败后的一年来,他用廉价食物做幌子,诱骗年轻女性到野外,强奸了几十个女性,杀了其中的七个,震惊了日本社会。

图:小平义雄,战后连环杀戮第一人

战争的失败、军队领导人的无能,加上复员士兵的违法乱纪,使得公众越发厌恶军人群体,产生不满、厌恶和仇恨。

图:一个假肢伤兵在街头卖艺

一个资源贫瘠却好战的岛国,从野心勃勃四处侵略要建立“大东亚秩序”的自大、傲慢、野蛮和疯狂,到狂想破灭后的失望、悲惨、迷茫和怨恨,昔日的陆海空“天皇的勇士们”,沦为沿街乞讨的被歧视群体,这叫做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