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位中外科学家联合声明:

这是潘多拉魔盒,一但打开,便无法挽救!

金曾经这样预言过人类的末日:

有一天,人类通过基因改造技术自己编辑自己的基因,创造出从基因层面全面超越普通人类的新人类。

这种“超级人类”一经出现,便宣告了普通人类将被淘汰掉。

因为在这种超级人类眼中,普通人类就像是有缺陷的低等种族一样。

天,全球首个基因编辑婴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巨大关注。

霍金的超级人类预言再次被推到浪口风尖。

就在刚刚——122位科学家联合声明,称这是潘多拉的盒子,一但打开,便无法挽救。

那么,基因编辑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切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更为严峻。

 

人民网深圳11月26日电(吕绍刚、陈育柱)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贺建奎

图源:环球网

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报道称: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今天,关于这对双胞胎的消息刷爆了微博。

基因编辑婴儿,顾名思义,她们的基因是经过人为改编的,通过改变基因,她们一出生便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这个被改编的基因专业名词是CCR5基因,CCR5基因,正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

此前资料显示,在北欧人群里面有约10% 的人天然存在CCR5 基因缺失。(说法援引自“人民网”)

也就是说,只要改变了CCR5基因,艾滋病毒便无法侵入人体细胞,人类或许便能够不再受到艾滋病的侵害。

对于艾滋病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医学界有个著名的“柏林病人“。

这是一个身患白血病和艾滋病双重“绝症”的患者,他在移植骨髓治疗白血病手术之后,艾滋病也奇迹般的被治愈了。

原因无他,因为移植骨髓的捐献者,正是那部分极少数CCR5基因突变的人。

接受了骨髓移植后,他也因此获得了这种基因突变,艾滋也被治愈。

在街头微笑的乐观的Timothy,图片来源于《丁香园》

基因编辑双胞胎露露和娜娜,便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天然抵抗艾滋病毒的能力。

不少报道将其视为中国基因编辑的技术突破,但也引起了网路上的巨大争议。

有人一针见血地戳中了当中最致命的问题:这种技术,违背了伦理道德。

而在网上,还流传着一份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鉴定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文件,该文件显示,2017年3月7日,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认为该试验“符合伦理规范,同意开展”。

 

不过,据媒体报道,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26日下午均否认该院和此事有关。

同时,深圳市卫生计生委伦理专家委员会表示,该项试验进行前并未向该部门报备。

 

网友的争议就没停过。

 

其实,基因编辑应用于防灾抗病早已有之,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或许可以说是最后的试验品。

在此之前,这种技术曾在香蕉上得以应用。

由于在香蕉种植中极易感染病毒,以黄叶病4号真菌为首的病毒足以带来毁灭性灾难,有科研团队曾试图利用改变基因的方式来优化香蕉品种。

但结果不尽如人意。

随后,还有人表示担忧:单一品种的防御力会愈加降低,当更加凶猛的病毒来袭,又当何去何从?

 

就如这次,这对孩子天然能抵御艾滋,听起来是件好事,但没有人知道,抵御艾滋的同时是否会增加患上其他疾病的风险。

一切都是未知。

有人说:“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今天,将会成为改写人类历史的一天。

就在今天,英国剑桥大学物理学家霍金离世前最后的预言又被提起:

霍金生前曾在《泰晤士星期日报》上刊载多篇短文,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人类最终会掌握改造自己基因的能力,“超级人类”(超人)将会诞生。

他在文中提及:

“基因工程技术可以创造出一种新的超级物种,而这项技术最先会被富人掌握,他们会花钱推进研究,并且让自己的后代们进行基因改造。

从而创造出具有更强抵抗力、抗病性、智力高、寿命长的人类,我相信,在本世纪,人们将发现如何改变人的智力以及包括攻击性在内的本能。”

 

在此之前,霍金的预言,还权被当作是杞人忧天式的言论。

而现在,基因婴儿活生生摆在眼前,让人想要避而不谈都不行,网友笑谈达尔文说物竞天择,贺教授用行动定义什么是人定胜天。

而谷歌首席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曾表示:

“谷歌AI(人工智能)将正式进军基因测序领域,人类将在2045年看到永生的希望,技术会让人越来越聪明,更健康。”

 

图片来源于网易新闻

在我们人体中,有被称为基因的23000个“小程序”,它们控制着我们人类的能力和健康,谷歌正在设法对它们进行重新编辑,以突破“生而为人”的限制。

Ray Kurzweil表示:

“通过重新编程,人类将远离疾病和衰老。

到2020年左右,我们将开始使用纳米机器人接管免疫系统。

到2030年,血液中的纳米机器人可以摧毁病原体,清除杂物、血栓以及肿瘤,纠正DNA错误,甚至逆转衰老过程”。

试想,一旦这样的“超人”被创造出来,他们势必会以更快的速度进化,对于他们而言,常规的选拔和教育并没什么难度,他们会占据更广阔的社会资源,其他普通人类无法与之抗衡。

按照这个理论趋势,久而久之,普通人或许会被“疾病”杀死,被“新规则”淘汰,丧失存在的意义。

 

科学本身,没有对错。

但运用科学技术的过程中,有是非。

天堂还是地狱,悬于掌握技术甚至垄断技术的人的一念之间。

 

让人类变得更美好的技术

可能事实上却是

让富人变得更美好的技术

“不要998,不要9998,只要99998,你给我一个信任,我还你一个完美宝贝”

“生命恒久远,一个基因永流传”

“爱他,就送他一个DIY的人生”

当技术不被限制,将会有人沉醉于改变基因优化物种走上新巅峰的道路无法自拔,未出生的婴儿像个待加工的工艺品被塑造成父母想要的样子,技术缺陷放一边,正确与否且不论。

没有疾病没有缺陷的新人类诞生,有人说,这看上去也不错。

由于言论过于真实可能会引起不适。

但还是要问一句,你——有——钱——吗?

突破生而为人的限制看似已经成为可能,实际上掌握并能使用这项技术的是绝少数的人,街边的乞丐吗?难以温饱的山民吗?还是普普通通的我们?

或许,正如霍金预言的那般,富人将杀死穷人。

利益的角逐中,没有公平可言。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在小说《别让我走》(Never Let Me Go)中,克隆突破了伦理审查的界限,被富人应用到了延长自身寿命中。

这群孩子(克隆人)从小就远离城市,生活在一所英国乡间学校(海尔森),他们接受着正常的教育,模拟着正常社会的社交,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只有老师,没有父母。

他们从来不会被任何人打扰,无需担心钱的问题,花钱“创造”他们的人已经承担了他们一切的生活费用。

图片来源于豆瓣

在老师的灌输下,他们已经接受了自己“无父无母”的事实,并且对捐赠人十分感激。有些孩子,甚至想在18岁之后亲自去当面道谢。

因为,在18岁之前绝对不能离开这所学校划定的边界,校方一直将他们隔绝在社会之外。

曾经一个孩子因好奇偷偷地跑到了外面去,被抓到之后学校说他感染了病毒,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们心里一边感激养育他们的人,一边又对外面的世界十分好奇,期盼18岁的到来。直到有一天一个新来的老师于心不忍告诉了他们真相:

海尔森的终极目标是将他们培养成器官捐献者,他们必须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切,直到自己的器官被摘取完毕,呼吸停止,死在手术台上。

那些收养他们的人,其实就是那些有钱人。

他们用自己的细胞重新克隆了一个完全一样的自己,等到自己年老器官衰竭,又可以摘取年轻的器官,延长寿命。

 

当别人出生就自带外挂,你连个账号都没有,穷人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看似人类有得选择,你还是没得选。可谓是富者优生,贫者劣汰。

而在现实中,这些问题被一一抛上了台面等待回答。

基因编辑相当于自杀式进化?

看似安全背后藏有隐患吗?

目前还无从知晓,只知道11月26日这一天,改变了人类是必然。

截止发文,已有122位科学家联合声明,表示对人体实验强烈抗议、坚决反对。

这场疯狂的背后——

没有人能预知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只希望,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贺建奎是谁?

“他就是马斯克啊”,一位曾与其共事过的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评价,“如果用三个词那就是:聪明、疯狂、天才,太适合他了”,上述人士补充到。

在他宣布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之前,普通大众对于这个名字是相当陌生的,不过据业内人士介绍,其在基因测序界有很大名气,“业界都知道他”。

学者贺建奎

公开资料显示,贺建奎于2006年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学学士学位,2010年获得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期间师从Michael Deem教授从事生物物理学研究,2011-2012期间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就读博士后,期间师从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斯蒂芬·奎克教授,从事基因测序研究。

其现任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主要研究实验室用物理,统计和信息学的交叉技术来研究复杂的生物系统;研究集中于免疫组库测序,个体化医疗,生物信息学和系统生物学。此前报道称他“仅用5年的时间完成了在美国名校博士到博士后的历程,年仅28岁就成为南方科技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

  中间坐下者为贺建奎。 图片来源:南方科技大学

  贺建奎个人荣誉包括:

2013年,入选“深圳市优秀教师”。

2012年指导南科大代表队获iGEM亚洲赛区金牌(SUSTC-iGEM-B)和银牌(SUSTC-iGEM-A)

2012年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孔雀计划”

2010年获得中国留学基金委颁发的“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

2010年获得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SWARM)第85次年会优秀论文奖

贺建奎拥有多学科交叉的背景,并在基因测序仪研究, CRISPR基因编辑,生物信息学等多个领域取得研究突破。他的实验室将高通量测序应用到免疫细胞受体库的多样性研究。

理想做“中国的爱因斯坦”

此前媒体报道曾称,贺建奎曾经最大的理想是做中国的爱因斯坦。

本次基因编辑成果的发布不仅引发极大轰动,也引发了对安全性和伦理道德的争议,许多人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某些科幻电影中的情节。

根据人民网报道,贺建奎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能够精确定位并修改基因,也被称为“基因手术刀”。而在2017年2月19日,贺建奎在其个人博客上发布了一篇《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的博文。

文中贺建奎称自己在伯克利基因编辑研讨会上做了一个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的报告。他认为基因编辑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未来将有可能帮人类大规模消除疾病,提高健康水平和延长寿命。但是,目前用于人类生殖目的基因编辑尚未解决科学上的安全性问题,尤其是脱靶和嵌合体。在解决好以下的安全性问题之前,进行人类生殖目的的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

贺建奎认为基因编辑的安全性问题有五点,分别是:动物模型和细胞系、脱靶、嵌合体、胚胎发育和多代效应。他也明确提出,“体外培养的人类早期胚胎在遵守现有的14天规则以外,其经过基因编辑后的安全性也是急需验证的;同时也需要对来源于编辑胚胎的人类多能干细胞进行安全性评估,以此来检测编辑胚胎(与未编辑的胚胎相比)分化后或其衍生物是否存在异常”;“对于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必须发展一个可靠的质量控制流程,很少或没有脱靶的人类胚胎才能成为可能。据我们所知,全基因组扩增和全基因组二代测序是检测脱靶的最佳方法。如果检测到脱靶,则应该开发生物信息学方法以确定脱靶是否是有害的”;“Cas9核酸酶和sgRNA如何影响胚胎发育? Cas9的核酸内切酶活性是否对胚胎产生毒性?这些问题都需要科学家在分子水平或其功能水平进行详尽的研究”;“我们需要使用动物模型研究基因编辑对多代的影响,探究基因组编辑产生的后裔是否健康、正常”。

最后他总结称,“以上问题是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的重要安全问题。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不知这些问题如今他是否都已解决,而他又将如何评价自己的试验成果,究竟是不是“负责任”的呢?

目前,贺建奎团队方面依然尚未透露其试验志愿者来源已经开展实验的临床机构,而此前流传出一份深圳和美的申请书也被深圳和美所否认。

而根据美联社报道,贺建奎已经向深圳和睦家妇幼保健院寻求并获得了相关批准,但该医院并不是他所说的为自己研究或怀孕尝试提供胚胎的四家医院之一。部分医院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这项研究的具体性质,贺建奎和团队告诉他们“这是为了防止部分参与者的艾滋病毒感染情况被披露”。

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贺建奎表示:“我感觉自己有很重大的责任,不仅是促成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而且要让她成为一个榜样。”他认为在是否允许或者禁止基因编辑的问题上,“社会将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他的博文内容几乎都是与基因测序有关,他把个人基因检测称为即将到来的个体化医学革命,最后一次更新在今年1月25日,发布了博文《恭喜三代测序仪入选“医药与生物技术2017十大进展”》。

基因商人

而事实上,贺建奎并不仅仅是一位科学家,他同时还是一位企业家,而所做的产品便是他博文中多次提到的第三代测序仪。

“一直到博士毕业,我都沉浸在学术研究的象牙塔中。从没有将科学研究和商业扯上关系,但在斯坦福,我的人生观第一次被真正颠覆了。” 贺建奎此前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贺建奎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他本认为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这样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可在斯坦福大学,他却发现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首屈一指的顶级科学家,在美国拥有“四院院士”的头衔,而且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这个经常穿着牛仔裤、骑自行车的教授,甚至是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亿万富豪。

工商资料显示,贺建奎目前在8家基因相关公司参股或任高管,主要包括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因合生物”)及其几个子公司、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海基因”),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瀚海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综合此前报道和知情人士消息,大致可确定因合生物与瀚海基因为其主要的企业。

4月19日,瀚海基因宣布完成2.18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参与跟投。本次为瀚海基因的第四轮融资,将重点用于建设全亚洲第一条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及配套试剂生产线。

不过,稍早第一财经曾致电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人员称,“老板的项目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是老板在实验室的项目。”她表示自己不知道这项研究在哪个实验室进行。

 

 

其中瀚海基因主要产品为第三代基因测序仪,于今年4月份获得2.18亿元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参与跟投。贺建奎本人为瀚海基因董事长,他表示瀚海基因第三代测序仪样本处理简单,非常适合医院自建平台操作;高灵敏度,在检测微量DNA时候有明显优势;此外检测成本大幅度下降,包括人员要求,样本处理时间,以及测序仪本身的成本都会大幅度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