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巴黎名媛舞会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小女儿备受关注。近日,其大女儿孟晚舟却因在加拿大被逮捕成为舆论的焦点。

资料显示,孟晚舟任职华为副董事长(图源:北京大学新闻网)

当地时间12月1日,加拿大《环球邮报》称,加拿大强力部门以华为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禁令而逮捕任正非长女,即华为副董事长、全球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孟晚舟1992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随后进入中国建设银行工作,后来由于网点撤销于1993年进入华为工作。孟晚舟在华为基层干过各种杂活,包括打电话、打字、制作产品目录等。

1997年,孟晚舟赴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一年半后重新回到华为,在华为内部做过财务负责人。2011年,华为首席财务官(CFO)梁华卸任,孟晚舟接任这一职务,并兼任常务董事。

有报道披露,任正非曾对孟晚舟掌管的财务部发火,并在全公司进行通报。

据报道,任正非一共有三任妻子,分别是孟军、姚凌、苏薇。孟晚舟是任正非与孟军所生,外界传言,任正非正是靠孟军才飞黄腾达。

网传孟军的父亲孟东波曾经担任过副省长,孟东波的领导杨超则担任过中国国家领导人的秘书。任正非和孟军结婚之后,经常去看望岳父孟东波和杨超,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1982年,任正非随孟军来到深圳,孟军做了南油集团的高管,任正非做了下属一家电子厂的领导。电子厂里年轻漂亮的女工很多,任正非利用职权玩弄女工。孟军则毫不留情地将任正非的情人们扫地出门。在公开场合,任正非称两人是因理念不合而离婚。

此外,近日任正非的小女儿也备受关注。11月24日,全球顶级的名媛舞会在巴黎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任正非20岁的小女儿Annebel Yao受邀参加。任正非面对媒体,罕见与家人一起拍摄了全家福。小女儿因此事首次曝光。

华为CFO孟晚舟在海外“被扣留” 时间点颇为微妙

就华为CFO被捕的传闻,华为12月6日早间对第一财经记者做出了回应。

华为表示,近期,我们公司CFO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美国正在寻求对孟晚舟女士的引渡,面临纽约东区未指明的指控。

关于具体指控提供给华为的信息非常少,华为并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公司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会最终会给出公正的结论。

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

12月6日,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应询就加方逮捕中国公民事发表谈话。发言人在谈话中称,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逮捕一个没有违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国公民,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中方已向美、加两国进行了严正交涉,要求它们立即纠正错误做法,恢复孟晚舟女士的人身自由。我们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采取一切行动坚决维护中国公民合法权益。

除了是华为的CFO外,孟晚舟的另一个身份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1987年,华为成立,1993年,孟晚舟加入华为。

孟晚舟曾在题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内部文章中回忆,1993年,刚刚进入华为工作最初的那几年,她承担了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等工作,琐碎且辛苦。

“我是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任正非曾对孟晚舟说,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打杂的经历有助于积累这些经验。

1997年孟晚舟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又回到了华为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她在华为的职业生涯。

孟晚舟曾历任公司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账务管理部总裁、华为香港公司首席财务官,以及国际会计部总监。

2011年,华为上任CFO梁华卸任,在华为财务工作18年的孟晚舟正式出任公司常务董事、CFO。

而在此前最新的一次董事会换届选举中,孟晚舟当选为副董事长。华为表示,在近年来华为业务快速发展及全球化运营的过程中,她主导了公司财经体系的规范化、职业化体系建设,成功地实施了财经管理变革。

此次被捕的时间点颇为微妙,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美国对中国的科技企业发起的一次不公正的“调查”。

而在此前,美国市场也一直是华为攻不破的“洛基山脉”,各种噪音一直不断。

“最近几个月,一些美国政府机构借口含糊不清且毫无根据的安全问题针对华为采取了一系列干预市场的行为。”华为官方在今年8月30日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已经要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与其政府同僚合作,确保这些干预措施的影响将得到充分理解和解释。

在美国电信市场的竞争中,FTC的听证会是一个有效途径,能解决带有负面影响的任何立法和行政行为。华为表示,地位特殊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有助于评估此类损失的可能性和范围,并向政策制定者提供专业建议。

华为官方对记者表示,基于毫无根据的安全借口制定的法规是违反竞争原则的,将会对美国数字经济的前景以及消费者、企业以合理价格获取最佳可用技术产生持久影响。

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国家电信市场,美国电信市场规模无法被忽略。目前,华为、中兴的海外市场收入已经在公司总收入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特别是对华为而言,继在欧洲市场站稳脚跟之后,美国已经成为华为在全球版图上最后一个未进入的市场。而在5G前夕,这一市场的重要性愈发显现。

此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试图禁止华为向政府资金支持的美国电信运营商销售其生产的设备,华为对此表示异议。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甚至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美议员对华为的批评,是对科学的无知”。

华为轮值董事长CEO徐直军还指出,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向大学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在持续下降,如今占大学总研究资金的比例低于50%。余下的大部分资金,是来自华为等企业提供的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