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他就是莆田系教主:

为了填饱肚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

1998年,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了一种叫做“淋必治”的假药,掀起了国内第一次对“莆田系”医院的打假风潮。那一次事情闹得很大,大到一直在幕后的莆田系“教主”詹国团不得不出国避风头。1999年,詹国团通过投资移民新加坡,后来他曾对媒体说:“没有王海来打击我,我也拿不到新加坡的PR(永久居留),不会去建新安国际医院。从现在来看,我应该感谢王海。”

20年过去,今天的中国民营医院,80%都是莆田系的。而“教主”詹国团的故事,还一直在江湖上流传。

1979年,莆田人詹国团15岁。那一年,他父亲去世,生计无着,只好跟着叔叔出去“跑江湖”。

“当初我为了填饱肚子当然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是詹国团的原话。

为了生存,他卖膏药、耍猴、变魔术、打拳,除了打家劫舍、偷鸡摸狗,江湖上能赚钱的“旁门左道”他是都做过一遍。当时他叔叔是拿到了莆田地区的“卫生工作者”证件,可以在当地行医,但出了莆田,就是非法了。

但那个时代管不了这么多,合法非法,只要能赚钱就做。也是从那时起,中国各个城市、乡镇的电线杆上,开始出现了“牛皮癣”广告,什么“老军医”、“祖传秘方”等等,都是詹国团一行人做着绿皮火车,跑遍大江南北一根接着一根电线杆贴上去的。

如今早已是亿万富豪的詹国团,当初也是吃了不少苦。经常是铺几张报纸打地铺,偷偷摸摸地到处贴小广告。当然也有被抓的时候,抓就抓了,中国那么大,换个城市继续贴就是了。

在80年代初,他一年能赚几千块钱,到了90年代,他已经是亿万富豪,创办了莆田系第一家三甲医院,现在国内几乎所有“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都是他的。

他之所以能在许多贴广告的莆田游医队伍中脱颖而出,是首先想到了去承包公立医院科室这个新的模式。随着政府对贴小广告打击的力度加大,詹国团觉得再这么下去不行了,他突然想到,我如果和公立医院合作,不就合法了吗?我花钱去承包科室,所有的医生、设备都是公立医院的,这不就正规了吗?就算抓到了,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啊。“我只是承包嘛,又不是我自己来当医生看病”。

在詹国团承包科室之后,引入市场化的营销管理手段,效益比之前翻了好几倍,今天莆田系肯花大把银子来打广告,詹国团是首创者。但把治病救人当成一门生意来做之后,负面的东西也少不了,这也是近些年来莆田系最令人诟病的原因之一。

2

“教主”早已移民新加坡,

莆田系“浴火重生”不止一次

——

到了90年代末,消费者意识开始觉醒,出现了一批“职业打假人”,有一段时间,针对莆田系医院开始“扒皮清算”。

随着打假人王海的举报,有关部门开始严格清理游医、公立医院科室承包乱象等等。已经退居幕后多年的詹国团,又一次看到了风险,如果不及时做出改变对策,自己一手创建的“莆田系”可能就这么被打垮了。

于是,他选择先到国外避避风头,保证自己先安全,再从长计议。那一年,詹国团开始托人给自己张罗移民的事情,本来选择了澳大利亚,中介费都交了,办到一半,听说澳大利亚有移民监,又改了主意。当时新加坡的投资移民没有移民监,于是选择了移民新加坡。

詹国团的出走,让很多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这是“兵败而逃”,莆田系医院就此败了。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年之后,拿着华侨身份回国的詹国团,已经换了名头。他身兼上海中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新加坡中屿国际医院管理集团董事长、福建省人大代表,还抽空去领了一个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

莆田系卷土重来,浴火重生,发展势力似乎比以前更为壮大。但有人不服,这个人比王海的来头更大,更有影响力,就是经济学家郎咸平。他在《财经郎闲评》上拿出了一系列数据、证据来揭发莆田系,结果节目刚播出去就被叫停,本来准备了三期的节目,全部无法播出。

几年前莆田系连一个打假人都对付不了,现在能力大到可以让一个知名经济学家闭嘴了。

3

“有了外资背景,

在国内医疗领域活动就好听多了”

——

原来这几年,詹国团又做出了一个重大战略转型决策,那就是通过注册海外公司,以海外作为集团总部,用外资作为噱头,继续国内的医疗运营。

一位业内人士曾说:“有了外资背景,在国内医疗领域活动就好听多了”。

在这种“出口转内销”的操作模式下,莆田系越加壮大。2001年,詹国团创建了上海华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新加坡中屿医疗集团。在这些集团下面,有许多与医疗相关的公司,甚至还有一家广告公司。

随着最近几年莆田系爆出的一些“事件”,早已是“名声在外”。但为什么他们可以屡败屡战,越挫越强呢?难道仅仅是因为“教主”詹国团的经营成功么?

在莆田系壮大的今天,有多少利益网是还未被曝光出来的?百度被大家诟病为了赚广告费,连莆田系的钱都赚,那是因为大家看得到,只要一搜结果,就证据确凿。可还有多少是我们看不到的?一个江湖游医凭什么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光是这一个问题,就不知道要动多少人的利益。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如果我们的公立医疗资源足够,大家还需要去莆田系看病吗?当然,足够的医疗资源不是短期就能建设完善的,任何国家都需要民营医院、私立医院来缓解医疗压力。可并不是说民众除了给医药费,还要为天价的广告费买单,甚至把每一个来看病的民众当成取款机,手术做到一半问你要不要加钱,实在没钱还给你配套贷款,稀里糊涂欠下巨额债务。多少人的救命钱,成了别人移民的路费。

最后要说一个比较“黑色幽默”的事情,有一次莆田系“事件”后,记者跑到莆田去采访,结果在当地一个东庄镇没有看到一家民营医院。当地有人直言不讳:“我们看病,全是去区上的公立医院,自己人怎么能骗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