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先生女兒、華為副董事長兼CFO孟晚舟女士,12月1日在加拿大皇家騎警逮捕,昨晚國內媒體做了大量報道,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已經發了聲明。因為孟晚舟被捕是應美國司法部門的要求,涉及到華為與伊朗所謂的非法交易,鑒於華為在中國的特殊地位,此事對中美關係的影響非同小可。我在第一時間寫了一篇文章《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捕在資本市場投下震撼彈》加以分析。

在微信朋友圈中,今天各種消息滿天飛。有些消息顯示了一些人的內心陰暗,比如有人講孟晚舟不是中國人,中國駐加拿大使館憑什麼提出交涉。我就覺得這樣說的人腦子真有病,為什麼要關注孟晚舟是不是外國人呢?關注這個的意義何在?關鍵是:有什麼證據說她是外國人呢?即使她是外國人,她現在的身份,以及美國抓她的理由,政府難道不應當表明態度和提出交涉?扯她有沒有外國身份,顯然是跑偏了題。

絕大多數人還是關心這個事件對中美關係帶來哪些影響,因為這影響到中國的改革開放大業,甚至影響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因此,我簡單地分析一下這個事件可能的結局。

第一,因為美國人要求加拿大逮捕和引渡孟晚舟的理由不足,加拿大法院拒絕了美國的引渡要求。這個可能性不到10%。

正如我在早上文章分析的,美國司法單位發出國際通緝令,加拿大警方配合行動,不可能沒有一定的證據,畢竟美、加都是司法獨立的國家。特朗普連自己和家人的官司都搞不定,更不可能違反憲法和法律,去干涉司法部門的刑事調查,以刑事手段來達到政治、經濟或外交的目的。何況涉及到加拿大的司法管轄和配合,更不是特朗普政府搞得定的事。許多人對美國三權分立的制度缺乏基本了解,因此才有各種陰謀論的解讀。

早在今年4月,美國司法單位即發起了對華為的刑事調查,現在孟晚舟女士的被捕,就是這個案件的一個重要進展。雖然明知道美國這個司法調查是衝著華為公司而來,醉翁之意不在酒,但現階段華為公司反而不方便出頭,而只能由當事人親屬出面,走完加拿大和美國的司法程序。

第二,孟晚舟女士被引渡到美國後,抗得住美國的司法調查,讓調查人員束手無策,成功讓華為和她本人脫罪。這個可能性大約50%。

我作這個判斷的主要理由有兩點:

一是我一直相信華為做的事比中興乾淨,華為高層的素質、法律意識和忠誠度都高於中興,更不可能像中興那樣被美國調查人員滲透,拿到大量絕密內部資料。事實上,美國司法單位發起這個調查,而沒有直接把華為告上法庭,對華為做出有罪的指控,本身說明美國司法單位掌握到的證據還不多。

二是孟晚舟女士是大學名校畢業,又見多識廣,應該具備相當的反偵查能力與智慧。當然,正如我在早上文章中說過的,如果她事先看過寫的自傳體長篇紀實《衝出牢籠》,我相信美國人絕對抓不到足以將華為定罪的證據,能像我當年面對多項重罪指揮一樣能全身而退。許多人不知道,不管是中國還是西方所謂法治國家,口供都是第一證據或稱直接證據,又稱證據之王。因此,西方國家才有對法庭和司法人員說謊屬於重罪的法律規定。這方面,中國人具有全世界各民族無法比擬的文化基因,我相信孟晚舟女士也不例外。我當然不是具備反偵查能力就是說謊,而是要關於對不利於自己的書證和物證做出合理、合情、合法的解釋。這個不但需要大智慧,而且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質。

第三,孟晚舟女士最終被定罪,但她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對華為公司和其他高管做了最大限度的切割,因此除了她本人被定罪,其他人和華為公司沒什麼事。這個可能性同樣低於10%。

這是因為,一旦孟晚舟女士被定罪,以她的身份和抗壓能力,絕不可能想出讓華為和其他高層徹底切割的辦法。很簡單的道理,一旦認定華為違法將含有美國產品和技術的設備出口到了伊朗,就不是孟晚舟女士一個人可以操作的。這涉及公司產供銷和風險控制等各個部門的責任。

第四,孟晚舟女士最終被定罪,且導致華為公司也被定罪(包括且不限於還有公司其他高管也被定罪),那就有兩個可能:

1、華為公司像中興公司那樣,與美國司法部、財政部達成認罪和解協議,孟晚舟女士作為污點證人被從輕處理,公司接受巨額罰款,然後繼續正常經營。這個可能性有50%。

2、中美兩國在2月底前無法達成一個全面的貿易與投資協議,雙方不歡而散,在美國法院做出對華為有罪的認定之後,美國財政部就像二次對待中興公司那樣,將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企業和個人與之發生商業往來,從而導致華為跟中興那樣立即陷於休克,破除中國絕大多數人認為華為有自主知識產權,不怕美國人制裁的假象。至於最終是否跟中興那樣,再給華為一次起死回生的機會,則視中美貿易摩擦的進程而定。這個可能性也有50%。

許多人認為,只要中國政府給加拿大和美國政府施加巨大巨力,或者在中美經貿磋商上做出更多讓步,就能讓美國司法調查人員收手。這個其實是對美國、加拿大三權分立制度缺乏基本的了解。

話說回來,目前司法調查階段特朗普雖然不能做主,將來調查結果出來,法庭對個人的刑事判決部分不屬於總統職權,特朗普也不能干預,但是對違法犯罪的外國企業採取行政制裁措施,將他們列入黑名單管理,卻是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的職權。

這就是美國政治制度中相互制衡的關鍵所在:外交事務主要是總統的職權,但總統權力也受到國會和司法的制約。簡單地說,涉事企業和個人有沒有罪是司法部門說了算,總統無權干預,但外國人和外國企業若有罪,除了刑事部分,行政制裁措施由政府說了算。

對華為和中國人民來說,不怕任正非女兒或華為任何其他高管坐牢,就怕華為被美國政府列入禁止美國企業和個人與之商業往來的黑名單。因為法律成了美國政府的擋箭牌,除非放出令美軍和加拿大皇家騎警聞風喪膽的戰狼,現階段中國政府能對華為和孟晚舟女士提供的幫助真的不多。華為是否會給國人添亂、添堵,這回全看孟晚舟女士的表現了。

可惜我那個長篇自傳體紀實有50多萬字,即使律師能從網上找出盜版文字打印出來,會見時送孟晚舟女士一本,估計這時候孟女士也無心閱讀與細細品味了。好在有14億中國人民做後盾,我就不相信美帝能玩出什麼花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