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你还记得,4年前那起震惊留学圈的命案。

2014年7月24日凌晨,中国留学生纪欣然在临近宿舍的街区,遭4名青少年抢劫,并被钝器击打致死,尸体于第二天早上在其公寓内被发现。

 

在之后的时间里,案情反复波动、庭审一再推迟。

虽然过程艰难,但其中的三名嫌疑人陆续被定罪,并判处了刑期。然而,案件未能就此画上句点,因为还有一名嫌疑人迟迟未能定罪。

好在,昨天涉案的最后一名嫌疑人艾尔伯托·奥丘阿(Alberto Ochoa)终于获罪,被判定一级谋杀、致命武器攻击、二级抢劫、二级企图抢劫罪名成立。

而这次庭审披露的更多细节,更是真实地还原了案发时的残忍现场……

 

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案

被选中只因“他是中国人”

纪欣然,2014年的时候,24岁,在美国南加州大学攻读电子工程专业。如果没有那场劫难,如今他一定跟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为学业和工作忙碌着,生活中有烦恼,也有喜悦。

可是,一场悲剧就此终结了他的人生。

2014年7月23日晚上,纪欣然在同学家中进行小组学习,实验一直做到了深夜,他们才打算回家。纪欣然和一名叫做詹芳玥(Fangyue Zhan,音译)的女生顺路同行,将她送回家中之后,詹芳玥叮嘱纪欣然到家之后发短信报个平安

纪欣然所住的“城市公园”公寓,位于“果树林大道”第30街1200号,距校园仅两个街区

24日凌晨零点四十五分左右,纪欣然走到第29街时,遇到了那五个人:

当时只有16岁的亚历杭德拉·格雷罗(Alejandra Guerrero)

17岁的乔纳森·德卡门(Jonathan Del Carmen)

17岁的艾尔伯托·奥丘阿(Alberto Ochoa)

和18岁的安德鲁·加西亚(Andrew Garcia)

还有一名绰号叫做“小可爱”的14岁的少女

 

图片来源于侨报网

几名少年刚结束了在朋友家的聚会,开着车四处游荡,物色抢劫对象。当看到独自一人的纪欣然时,他们准备动手了。

下车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对纪欣然实施抢劫,而是突如其来地殴打了他。

奥丘阿首先用金属球棒击打了纪欣然的后脖颈,打算一棍把纪欣然打倒后劫取财物。纪欣然受到击打,但并未倒地,于是奥丘阿又朝纪欣然脸部打了一拳,然后将金属球棒交给了另一名同伙加西亚。

从惊吓中晃过神来的纪欣然拔腿就跑,但几名歹徒并没有就此罢手

加西亚拿着金属球棒、格雷罗拿着扳手对纪欣然紧追不舍,奥丘阿也坐上了车,随后跟上。

在奥查德(Orchard)大街的一个街角,他们把纪欣然逼到了一个角落,并用手中的武器殴打纪欣然,直到他倒地不起,歹徒们才扬长而去。

 

纪欣然被殴打、逃跑路线

之后,头部受到中伤的纪欣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回了宿舍。从他受到击打到宿舍楼门口,将近一英里(约1.6公里)的路上,洒下了斑斑血迹

纪欣然回到宿舍后,室友范媛媛(Yuanyuan Fan,音译)已经睡下,听到纪欣然的不断咳嗽声,她隔着房门询问纪欣然情况,得到的是“没事,有点感冒而已”的回答。

这个夜晚,室友范媛媛有点疑虑但并没有多想,带着耳塞睡下了。

同一个夜晚,詹芳玥一直没有收到纪欣然报平安的短息,她主动联系纪欣然也没有得到回应,在不安和焦虑中度过了一夜。

还是这个夜晚,伤痕累累的纪欣然在床上“睡下”了,再也没有醒来。

 

纪欣然公寓大门

而“首战告捷”的几名歹徒呢?

大概是尝到了成功抢劫的快感,他们扩大战果,继续寻找下一个抢劫对象

于是,两小时后他们开车到了多克维乐州海滩(Dockweiler State Beach),对另一对男女实施了抢劫。

直到白天,室友看到客厅、走廊以及纪欣然的卧室里到处都是血迹,才发觉不对劲,赶紧报警。

这时,纪欣然出门穿的白色T恤已经被血全部染红,浅蓝色牛仔裤膝盖以上也满是血迹,白球鞋也变成了红球鞋。

在之后的庭审中,法医路易斯‧佩纳(Louis Pena)证明,纪欣然受到了严重的颅脑损伤。他的头部至少遭到六次钝器击打,造成头骨骨折,颅内肿胀流血,控制呼吸和心率的脑干因毛细血管破裂而衰竭,最后因失血休克而死。

医生还补充,即使纪欣然被及时送医,最终的结果也是不治。

 

历时四年多

四名犯罪嫌疑人终于全部获罪

一天之内连犯两案,都出于主观作案且情节残忍,再联系到几名嫌疑人的未成年身份,直叫人背后阵阵发凉。

纪欣然命案的嫌犯共有5人,三男二女,之所以只起诉了其中4人,是因为一名女嫌犯年龄只有14岁,且在整个命案过程中始终坐在车上没有下车,没有参与对纪欣然的殴打。

所以,检方考虑到女孩的未成年和没有参与作案的具体情节,没有对这名女孩进行起诉。

然而,就是对这4名直接参与作案嫌犯的受审之路,也并不顺遂

主要是因为本案犯罪嫌疑人人数众多、且涉及未成年人,庭审前的准备较为繁琐;另一原因是4名被告均要求DNA检测,而这一过程十分漫长。

审理日期也一再被推迟。比如,在2014年8月12日的提审中,因四人均不认罪和缺少证据,法庭不得不将提审日期延至一个月后。

此外,他们也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悔意。庭审时,检方曾展示出法医照片,显示纪欣然死前被严重虐打,但凶嫌则无甚反应,漠然直视甚至面露不屑。

直至2018年7月13日,在审理过程中才首次有罪犯表示忏悔,格雷罗和德卡门在宣判当天均对受害人表示抱歉,后悔犯下如此重大罪行。

格雷罗: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虽然格雷罗是四名犯罪嫌疑人中年龄最小的,但她却是主犯之一。

而在辩护中,格雷罗的律师却一直大打“未成年女孩天真误入歧途”牌,希望博取陪审团同情。他表示自己的委托人年龄尚小,只是跟着其他几个人走,事先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之后,格雷罗辩护律师的言论数次被推翻。

在2016年10月8日的庭审中,检方首次公布了一段录像,记录的是格雷罗被捕后在警局被审问。

录像中,格雷罗亲口承认动手打过纪欣然,还表示之所以选中纪欣然作为抢劫对象,只因为“他是中国人,中国人肯定有钱”

 

格雷罗面露微笑

并且,检方还向陪审团展示了在作案前,格雷罗在Facebook上的通话记录,上面表明她就是此案的带头者,与友人谋划着如何犯案。

“(Facebook上的纪录)显示的并不是一个16岁少年该有的行为,谁在16岁的时候会参与这样野蛮的事情?而这仅仅只是为了好玩。”

2016年10月13日,洛杉矶高等法院陪审团最终一致裁定,格雷罗一级谋杀罪等4项罪名成立

2018年7月13日,洛杉矶刑事法庭法官宣布判处格雷罗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奥丘阿:按成年人判刑,多项罪名成立

于昨天获罪的奥丘阿,作为案件的主犯之一,他是第一个对纪欣然痛下毒手的人。同时他也是唯一一个在未成年时犯罪,审判却转到成人法庭的嫌疑人。

2017年6月1日庭审中的一份重要证据,是促成这个转变的关键因素。

这份证据检方带来的录音,内容是奥丘阿与母亲通话的全过程。

奥丘阿在电话中表示,他们想要抢劫,瞄准了一个“华人男生”。他坦言自己第一个动手,“我用棒球棍朝着他的脖子打过去,但没打准”。

 

 

他还说抢劫就是为了拿钱买衣服,而如果之后被抓,他希望母亲准备好钱将自己保释出去。不然的话就去当兵,“主动要求去当兵,总比坐牢要好”。

*注:美国法律中曾存在“用当兵换取服刑”的交换条件。

抢劫甚至造成受害者死亡,却让奥丘阿无任何忏悔之意,这不得不让法庭考虑,将原本只在青少年法庭受审的奥丘阿转至成人法庭。

因为2017年通过的57号法案规定,罪犯作案时如果还未成年,只能被少年法庭审判,只有法官有权决定,罪犯是否会因为到了成人年龄而转至成人法庭审判。并且,少年犯杀人不管情节多么严重,最高刑期不会超过罪犯的25岁年龄。也就是说,如果奥丘阿在青少年审判,只要到了25岁必须获释。

但如果转到成人法庭,尽管罪犯作案时还未成年,但只要庭审期间到了18岁,就不再受“25岁”的年龄限制,罪犯就会按照成人年龄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而这就是此案被转到成人法庭的目的所在,因为此案不从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

当地时间2018年1月22日,青少年法庭经过多次听证后,决定将2014年犯案时只有17岁的奥丘阿,送回成人法庭接受审判。

昨天(12月12日),奥丘阿在洛杉矶出庭受审。陪审团判定其一级谋杀、致命武器攻击、二级抢劫、二级企图抢劫罪名成立。量刑日期定于明年3月8日,他可能会面临无期徒刑的判决。

加西亚:被判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作为案中追打纪欣然的犯罪嫌疑人之一,加西亚曾导致庭审的第三次延期。

 

 

2015年1月12日的初审当天,休庭之前,加西亚突然情绪失控,当庭大喊“放我回家” “游戏时间已经结束了”等话语,并且他的律师也临时称病无法到场,庭审不得已延至第二天。

1月13日,加西亚的临时代理律师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其心理状态进行进一步评估。

5天后的下午,洛杉矶高院法官宣布,加西亚的精神状态能够承受司法审判。随后,他被带上法庭,神情沮丧,上身穿浅黄色囚服,下身配深蓝色囚裤,头发蓬乱且很长。

2017年6月8日,法院陪审团宣布,加西亚的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当地时间8月16日上午,历经3年审理,加西亚被判以最高刑罚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德卡门:达成认罪协议,被判15年至终身监禁

在此案中,由于德卡门一直充当司机的角色,并未直接参与殴打纪欣然,所以罪责较轻。

2017年8月,德卡门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犯下二级谋杀罪

因为在案发时,德卡门是一名无证移民,所以在2018年7月13日的判决中,他被判处了15年至终身监禁

 

图片来源于侨报网

历时四年多,1600多个日日夜夜过后,四名嫌疑人全部认罪,虽然迟了点,但还好纪欣然的家人终于迎来了正义。

回想这起事件,最令主页君痛心的莫过于纪父的那句话——全家人已经身心俱碎,一生的辛苦和希望都化为泡影,与欣然同龄的孩子已经开始结婚生子,

“可我们现在只能给儿子烧钱祭祀,伴随着哭声泪水”。

 

 

是啊,对于犯罪者来说,那起暴行是一次不计后果的“狂欢”,而对于受害者的亲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

只希望,现在案件的尘埃落定,能为纪欣然的家人带去些许慰藉,也愿他们能早日走出伤痛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