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与一些贫困阶层的人士聊天,发现他们都将改变贫困命运的希望寄托在“伟大领袖毛主席”身上。一股难于言喻的悲哀之感涌上心头……

有人责怪毛迷“变态”,或“愚不可及”。然而仅责怪这些同胞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认真查找根源:今天的中国,与食不裹腹,物质和精神生活双重贫困的毛泽东时代相比较,绝大多数民众的生活水平确实得到了较大的改善。然而,在惊人的贫富悬殊面前,在权力=金钱的非公平竞争环境面前,在社会一切可支配资源——大到社会财富的支配,小到子女就业,都落入权贵和富人阶层手中的严峻现实下,处于社会最底层、长期受“脑白精”灌输的弱势群体,岂能不绝望,岂能不怀念“伟大领袖毛主席”?

所以,中国毛迷们之所以崇毛,归根到底,无非是希望毛泽东政治路线能改变现实和命运。这里我不禁想问的是:

亲爱的毛迷们,毛泽东在位二十七年,究竟为中国的穷人带来了什么?

“新中国”诞生了,用胡风的话就叫:“时间开始了”。

然而,“时间开始了”,却不是幸福的开始,而是苦难和灾难“开始”了:

“土改”开始了;

“抗美援朝”开始了;

“三反、五反”开始了;

“反右”开始了;

分给农民的田地收回去了;

“公私‘合营’”开始了;

“大跃进”、“人民公社”开始了;

“三年大饥荒”开始了;

“四清”开始了;

折腾中国十年的“文革”开始了。

只有初高中文化的“知识青年”被“上山下乡”了;

“批林批孔”开始了;

“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了;

“四五”天安门运动暴发了……

完全可以这样说:毛泽东在位的二十七年,是胡折腾!瞎折腾

中国人民的二十七年!

在这二十七年无穷尽的政治斗争和残酷阶级斗争年岁月中、在这二十七年极为荒诞的乌托邦试验期间,中国人民根本没能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根本没有获得改善生活的机会!与建国前的“旧社会”相比,只是少数处于金字塔中、顶端的统治者在物质生活方面“翻身作了主人”。除了毛泽东一个人之外,任何人在政治上都没有真正“翻身作主人”!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党中央副主席林彪和元帅彭德怀,以及无数元老、各阶层党政领导,都逃不了一言不慎,瞬间成为囚徒,甚至折磨至死 的悲惨命运。更甭谈普通的劳苦大众了!

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等级森严社会。对此,著名网络思想者芦笛先生就作过精辟分析: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可以粗分为三大等级,党政干部,“人民”和“阶级敌人”。而每个等级内部又有无比严格繁杂的划分。例如:党政干部等级制,从一级到十三级则是所谓“高干”,各级在衣食住行上享受不同待遇,哪一级配住哪种宾馆,坐什么交通工具,吃小灶还是中灶大灶,看的是《大参考》还是《小参考》……连信息都成了一种按权力严格分配的特权,这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还闻所未闻!

就连同级干部也有尊卑之别:是“三八式”还是老红军,是野战军还是地下党,是嫡系还是杂牌,家庭出身如何,是“知识分子”干部还是工农干部……等等,等等,其中名堂之复杂,远远超过了欧洲中世纪贵族的“纹章学”。

“人民”,则按职业和财产从理论上划分贵贱(亦即所谓“本人成分”)。城市“人民”分为工人、城市贫民、手工业者、职员、自由职业者、小资产阶级、小摊贩、小商、房产主、资本家等。其中工人又分为产业工人、国营工人、大集体工人、小集体工人、临时工、店员等;而资本家分为工业资本家和商业资本家。农村人民则分为富裕中农,中农,下中农,贫农,雇农。“阶级敌人”也这样,划分为地富反坏右。

这些大级别决定了大尊卑,小级别决定了大尊卑之内的小尊卑。而这细微差别可以是生死攸关的。例如资本家在“文革”前一直算是人民的边缘等级,但在“文革”中一度堕为阶级敌人,备受迫害。这其间工业资本家和商业资本家的遭遇仍有一定差别。商业资本家遭的罪则要超过工业资本家。

家庭出身也同样是划分贵贱的标准,分为红五类与黑六类两极,其间则是灰崽子。红五类的家庭出身为革干、革军、工人、贫下中农、革命知识分子。黑六类的出身则为地富反坏右资。这里的排行顺序就是细微的尊卑秩序,红五类的尊卑以革干最高,而黑六类的以地主为最贱。红卫兵理论上由红五类组成,但实际完全由高干子弟控制。

所以,毛泽东时代,一方面是奢谈“消除三大差别”,一方面首次把人民的居住地域划分出严格的三六九等来。中国人民在历史上首次全体失去迁徙自由,统统变成种在原地生根开花的“植物人”!

在毛泽东时代,城市和农村完全是两个世界,分别代表“天堂”和地狱。哪怕是城市的“阶级敌人”,日子也要比贫苦农村的贫下中农好过。因为城市的“阶级敌人”,每月也有规定数量的粮食保障。所以,在毛泽东时代,如果说城市居民是“一等国民”的话,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村人口则绝对是“二等国民”。所以,在“三年大饥荒”中,城市中极少听有饿死人的,三千多万饿死者,绝大多数都是农村人口。

综上所述,极少数毛左人士关于“毛泽东时代是一个政治清明,人民当家作主的公平正义理想社会”的论调,是极为可笑和荒唐的。
综上所述,更可以看出:毛泽东统治中国的二十七年间,中国穷人的命运比任何时代都更加悲惨!

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理想社会,一直是人类永恒的理想。这种冲动直接导致人们进行建立乌托邦理想国的实验,——从欧文的“新和谐”公社到中国的“太平天国”,从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建立到“苏东坡”集权政治体制的瞬间轰然倒塌,教训可谓历历在目。对中国人民而言,毛泽东1957年到1976年的乌托邦实验,无疑是最后一次,也是最荒诞、最悲惨的一次。也从根本上宣告了人类乌托邦实验的彻底破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当今中国,除建立一个人民有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的宪政民主体制之外,别无它路。如果再次将希望寄托于建立一个绝对理想化的毛式乌托邦社会,中国人民将重新陷入沉重的灾难之中不可自拨。而中国穷人的命运则更加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