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校报《The Harvard Crimson》做过一次新生背景调查。

真相直戳我们的要害——寒门再难出贵子。

据调查统计,哈佛大学2021届所招的新生中,高达46%的人,来自超级富豪家庭。

也就是说,在美国的顶级大学中,近一半的学生,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同时,在调查中统计,70.7%的新生不是校友子女,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哈佛大学的人。其他新生家里至少有一位亲戚或父母曾是哈佛大学的校友。

也许大家都会说这是资本阶层固化造成的现象,其实并非,有网友调查过中国的高考状元的各种资料:在2007年到2016年这长达10年的岁月里,全国出现了837名高考状元,在他们中,有占一半的父母都是高知,近五分之一的父母是国家公务员

而且,来自农村家庭、经济条件差的状元们逐年下降。

1

2018年的安徽省文科状元郑辰筱,来自合肥一中,这是一所安徽省重点中学、省示范普通高中,前身是李鸿章之子李经方创办的庐州中学堂。

而郑辰筱本人,12岁的时候就曾在美国留学,从初中开始已经跑遍了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全球十多个国家。

小姑娘的父亲是警察,母亲经商,家庭背景极其殷实。

2018年四川省理科高分考生周川,取得了718分的傲人成绩。

对于这样一个让普通孩子望而却步的成绩,周川本人却没有表现出很惊讶或者很在意。

不奇怪啊,他们一家人基本都很有读书天赋,周川的姐姐前年就曾以高分考取了北京大学。

而他其实在去年就已经被北大医学院录取,但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医学专业,于是急流勇退,又继续学习了一年,今年的志愿选择了北大数学系。

以653分夺得四川省文科第一名的卓汐聪,就读于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

这所学校是成都市教育局直属外语特色民办学校、四川省创办最早的外国语学校之一。

据2016年1月学校官网显示,学校有教职工400余人,其中有特聘教育专家1人,特级教师、学科带头人9人,省市级优秀教师25人,高级教师123人,师资力量可以说是非常雄厚了。

而卓汐聪除了学习之外,各种兴趣非常广泛,踢足球、打篮球、主持表演,他是德国拜仁队的铁杆球迷,每周六必看比赛,直至高考前一个月才停止观看,此外他还在学校艺术节中当任主持,自导自演了舞台剧《赵氏孤儿》。

谚语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难道真是基因不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吗?

2

答案肯定是否的。

首先是家庭教育的天壤之别:

底层孩子,大都从小就被灌输偶变投隙的处世之道,只观眼前利益的狭隘格局。

命令、斥责,甚至棍棒,也是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全部技能。

而上等阶层的家庭教育,则更注重眼界的开拓,心灵和品德的塑造。

比如熊昂轩:

父母从小就灌输其宏大的价值观,以至于在自我认知方面,他就已超过普通孩子。

熊轩昂的父母皆是外交官。

他刚牙牙学语时,就随着父母游历欧洲各国。不论是在见识上,还是在家庭教育上,都远胜于常人。

跻身于凤毛麟角的他,一语道破时代真相: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现在高考状元大都来自富贵家庭。像我这种生在北京的人,拥有很多得天独厚的教育资源,这是很多外地的孩子,或者农村的孩子,完全享受不到的。

3

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显得更为突出。

从图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1994年之后,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于各地区的有产家庭,以及特定的重点高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李春玲曾研究发现,“高中毕业生考入大学的机会比例城乡差异则不明显”,这意味着只要农村学生坚持到高考,他们上大学的几率不会低于城市学生太多。

然而真实情况是,大多数农村学生在接受了9年强制性义务教育,也就是初中以后,他们都纷纷选择了辍学。

寒门弟子,一出生就输了高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努力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如果一直都赶不上别人,是不是就不用努力了?

郭德纲说过一句话:下雨天,没有伞,没父母接的人就要拼命地奔跑。

为人父母,我们努力的水平线就是孩子的起点线。

我们的努力、我们的不服输、我们的拼搏、我们的不断学习,就是孩子最好的家庭教育。

无论在何时,无论现在孩子的学习多么让人烦躁,身心多么疲倦,工作生活关系如何难以平衡,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决不能放弃。

如果是还在上学的孩子,如果你觉得读书很辛苦,那可以稍微停下来,休息片刻,但不要放弃,试着去理解,而不是简单的厌烦,读书学习是我们身为人一辈子都躲不开的事。

你此时读书多一分认真,多一分用心,你去到你喜欢的那个世界的几率就多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