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來應該出現的第四次嬰兒潮,沒了

今天的微博熱搜很真實也很熱鬧,因為它不再只有明星,而是出現了一個扎眼的短句:中國人口負增長了。

這當然不可能是官方的數據,話題引用的是網易財經報道,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的說法:

本文的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口採納聯合國《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中、低方案平均(比較符合事實)。

中國人口採納兩套基礎人口結構和兩套死亡模式。第一套人口結構是採納官方認可的2015年小普查的年齡結構數據,人口總數是與統計局公布的一致,2017年總人口為13.90億,佔世界的18.5%,65+歲老人比例為11.3%。

但是由於國家統計局公布的1990年以來的出生人數存在水分,導致人口總數累計存在上億水分,我們在《中國到底有多少人口》(《中國經濟報告》2017年10期)、《中國大陸當下人口實證研究——2016年中國只有12.8億人》(《社會科學論壇》2017年第12期)進行了詳細分析。本文第二套人口結構是採納縮水後的人口數據,2017年總人口為12.80億,佔世界人口的17.3%。

第一套死亡模式是採納聯合國《世界人口展望-2015》中的中國模式(與中國官方公布的預期壽命一致)。中國台灣地區的社會發展水平超前大陸20多年,預期壽命超前大陸17年,第二套死亡模式是採納台灣地區的數據,假設大陸的預期壽命和年齡別死亡率滯後台灣17年。

在第一套(官方)人口結構下,採納聯合國的中國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為1.05,那麼出生1031萬人,死亡1158萬人,負增長127萬人。如果今後的生育率穩定在1.05,那麼2050年、2100年總人口分別降至11.36億、4.63億,佔世界人口比例分別降至12.5%、5.2%,65+歲老人比例分別增至31.8%、48.6%。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為1.1,那麼出生1080萬人,死亡1158萬人,負增長78萬人。

在第一套(官方)人口結構下,採納滯後台灣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為1.05,那麼出生1031萬人,死亡1081萬人,負增長51萬人。如果今後的生育率穩定在1.05,那麼2050年、2100年總人口分別降至11.50億、4.54億,佔世界人口比例分別降至12.6%、5.1%,65+歲老人比例分別增至33.5%、47.7%。即便2018年的生育率為1.1,那麼出生1080萬人,死亡1082萬人,人口也在2018年開始負增長(2萬人)。

在第二套(縮水)人口下結構下,採納聯合國的中國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為1.05,那麼出生941萬人,死亡1038萬,負增長97萬人。如果今後的生育率穩定在1.05,那麼2050年、2100年總人口分別降至10.42億、4.02億,佔世界人口比例分別降至11.6%、4.6%,65+歲老人比例分別增至33.6%、48.8%。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為1.1,那麼出生985萬人,死亡1038萬人,負增長53萬人。

在第二套(縮水)人口下結構下,採納滯後台灣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為1.05,那麼出生941萬人,死亡971萬,負增長30萬人。如果今後的生育率穩定在1.05,那麼2050年、2100年總人口分別降至10.55億、3.94億,佔世界人口比例分別降至11.7%、4.5%,65+歲老人比例分別增至35.4%、48.0%。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為1.1,那麼出生985萬人,死亡971萬人,增長14萬人,到2019年人口開始負增長。

作者說他花了大量時間去收集數據,但我在那篇文章中看到了「2015年中國總和生育率1.05」的字樣,這個數據我在之前也用過,但之後我查閱官方數據之後發現是錯的。

所以我並不完全相信這位作者「推算」的數據,但對於其中有據可查的部分,還是認同並且佩服的。

對於我們國家生育率現在究竟是多少,最權威的說法一定是官方的統計數據,它是這樣的,2010年人口大普查,國家的總和生育率是1.18%,而且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大城市生育率明顯低於鄉村。

總和生育率1.18%是什麼概念呢。

要知道即使是以生育率低為代表的瑞典也有1.7,一直在擔心自己可能因為沒有新生人口而滅國的日本也有1.20,而要維持一個國家的長久正常的發展,總和生育率必須超過2.1,也就是俗稱的人口世代更替水平。

所以我國十三五計劃中,明確提出了要把總和生育率提高到1.8左右。

當然那時候全面二孩政策還沒開放,亂生二胎還要罰款,所以少報漏報也正常,但在全面二孩政策開放後,雖然短期內數據有所回升,但我們的生育數據依然不好看。

根據恆大研究院的推算:

從已公布的部分地方情況看,2018年1-6月江蘇省出生人口同比減少13%;山東省2017年出生人口約佔全國1/10,2018年上半年煙台市、濰坊市、德州市出生人口分別同比減少16%、18%、22%;2018年1-11月青島市戶籍出生人口同比減少21%。2018年中國出生人口較2017年減少至少13%,總和生育率降至1.5以下。

開放全面二孩以後,確實二孩生育率明顯上升,但問題是,一孩生育率卻大幅下降了。

總的來說,願意生孩子的不介意多生一個,但問題在於,那些不願意生孩子的,無論怎麼開放政策,他們就是不願意生孩子。

不但不願意生孩子,其中不少人可能連婚都不想結。

現在的中國年輕男女,和西方國家一樣結婚結得晚,甚至覺得婚姻不是必需品。但西方國家的夫妻卻沒經歷過計劃生育,也沒被遠超他們收入水平的房價物價壓着。他們尚且不願意生孩子,那讓早已習慣生一個的中國人,重新生二胎,又哪有那麼容易呢?

況且,從成本上來看,近40年的計劃生育政策已經大大提高了養育一個孩子的成本。在城市裡,願意生育的父母們早已經習慣了給一個孩子最好的尿布,奶粉,玩具,教育資源,能夠以這樣的成本養育起兩個以上孩子的家庭根本就是少之又少。

新中國在歷史上,一共有三次嬰兒潮。

新中國成立後,人民生活安定,加上國家鼓勵生育,總和生育率一度超過5%,為中國之後的發展奠定了巨大的人口基礎。(那時出生的人口,改革開放時正值壯年,是豐富的勞動力。)

第二輪嬰兒潮則1962年開始,困難時期結束出現了大量補償性生育,而且十年特殊時期,計劃生育工作也受到了影響。

第三輪嬰兒潮就是80後90初這一代了。

從圖表中可以看出,嬰兒潮總是伴隨着差不多20年一個周期波動出現,可以理解成上一次嬰兒潮出生的人口,進入育齡後,會帶動下一次嬰兒潮出現。

然而根據這個規律,原本認為在2010年會出現的嬰兒潮,不但沒有出現,反而因為計劃生育政策,我們的出生率和出生人口在那時進入了谷底。

現在,我們的育齡婦女正逐漸減少,一旦上次嬰兒潮留下的80-95這一代人口老了,我國出生率將進一步下降。

有數據顯示,照現在這個趨勢,到2030年我國育齡婦女將只有1億人,到時新生人口會是一個慘不忍睹的數字。

2,人口少點就少點咯,正好優生優育…

持有這個觀點的人並不少,比如今天在微博就看到一個大V這麼說。

至今依然有人說,中國生育率低說了這麼久,怎麼中國人口還是第一啊。直到今天,還有專家表示一旦放開生育,我國總和生育率會立馬飆升到4以上。

「社會需要的不是人,是人才」,這句話說起來好聽,可能在遊戲中適用,但問題是我們不是在玩遊戲,出生率也不是說漲就漲說跌就跌的。

有關人口的事情,往往是幾代人的事。

如果中國人口經過長期的負增長,從現在的近14億跌到潘明先生口中的10億,那勢必意味着人口老齡化嚴重,這10億人口中,可能近40%都是老人。

這不是信口開河,是有報告支撐的。

2015年7月底,聯合國人口署發佈《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預計至本世紀末中國人口數的最低預測值為6.13億,其中可能有超過一半的老人,想像着當你走進上海新天地酒吧街,發現那裡和醫院一樣,到處都是70歲以上的老頭和老太太,差不多就是這樣一個情景。

這情形我不是沒見過。

從1972年開始,人口年年負增長的德國,我有一次去斯圖加特附近的鄉村玩,幾乎看不到一個年輕人,到處都是老人,列車檢票員是老人,賣東西的是老人,酒館裏喝酒的是老人,餐廳里吃飯的,廚師,收營員,都看起來至少50歲了。

城市裡年輕人倒是不少,但很多一看就是土耳其人或者亞裔。

還有人口總和出生率一直在墊底徘徊的日本,只要你不去東京大阪,不去熱門遊樂區,就會發現老人做着本該年輕人做的所有工作。

我在大阪看到一個佝僂着背,看起來非常老的幾個爺爺,在本該退休的年紀,還吃力的搬着非常沉重的箱子。

心裏真的不是滋味。

這就是人口負增長的壞處。

事實上只有欠發達國家才會把人口當作成本,每一個發達國家,都把人口當作非常寶貴的財富。

因為每一個新生兒,在一個國家出生,長大,家長總要在TA身上投入大量的資金在安全食品,衣服,教育,出遊上,這能帶動大量的消費。

所以有個德國經濟學家說,對絕大部分普通人來說,如果你真的想為德國做點什麼,就去生孩子吧,每生一個孩子,就相當於為我們這個國家創造了幾十萬歐元的價值。

還有一個更普遍的觀點是。

日本過去這些年始終不發展,當然有各種外部因素,比如美國設局,比如中國崛起,但其實日本這些年發展緩慢,只有一個根本原因。

那就是日本人口越來越少,老齡化越來越嚴重了。

深以為然。

3,就算不為了國家考慮…

就算不為國家考慮,為自己考慮也是一樣的。

如果一個國家老齡人口真的超過50%,那你現在交的養老金很可能會變成一個笑話,因為沒有哪個政府是把你現在的養老金留到以後給你養老的,而是用你現在交的養老金供養現在退休的老人。

但當我們老了以後,因為生育率低,人口老齡化嚴重,很可能舉國上下全部都是老人,可能你必須工作到80歲才能退休,退休後拿到的養老金也根本無法支撐你的生活。

其實養老金虧空,在今天就已經很嚴重了。

2017年有6省養老金入不敷出,有15個省的累計結餘可支付時間在10個月以下,有7個省的養老金撫養比已降至2以下。其中,黑龍江養老保險基金從2013年開始持續「入不敷出」, 2016年累計結餘轉負。

除了養老金方面,醫療也是一樣。

最近經常生病跑醫院,每次都能直觀感受到為什麼有專家說「看病難的主要原因在於人口老齡化」。

很簡單,年輕人是不容易生大病的,大多數年輕人生病了,也會選擇自己待着,不去醫院,但老人很容易生大病,生病了一定要去醫院,所以一個國家老人越多,醫療資源就越緊張。

如果未來人口老齡化加劇,可能醫院會更加人滿為患。

本來我們國家醫生就不如發達國家待遇好,願意念醫學的學生就不多,如果未來會有更多病人,將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情感需求。

可能現在很多人覺得自己無敵,享受孤獨,一個人住一個人生活特別酷,但人越老,就會越脆弱。

看看現在那些失獨的空巢老人吧。

湖南永州東安縣花橋鎮有一位老人,名叫梁富生,是個頗有名氣的鄉村醫生,以前靠行醫為生,現在老了,平時看病也不收錢,就當是做善事了。

老人今年已經91歲了,一對兒女不到三歲便已夭折,而另一個女兒十八歲的時候也死了。他的妻子在他38歲那年亦因病去世。

老人老了以後無兒無女,無依無靠,但他也不願意到養老院去過活,於是給自己修了一個墳墓,每天就住在墳墓里。

 

在日本有超過1500萬的高齡獨居老人,如果他們在自己家裡突然暈倒或者突然生病,是沒有人會發現的。

因為沒有人幫助,很多人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漸漸死去,到死也沒人發現。

死後,先是水電煤氣因為欠費不繳斷了,然後是快遞信件塞滿了信箱,因為老了,根本沒人來往,也沒人知道他們住這,所以不會有人串門。

 

根據日本少額短期保險協會的《孤獨死的現狀報告》(2016 年 3 月),東京 23 區內的 65 歲以上的孤獨死人數,從 2002 年的 1364 人,到 2014 年增長至 2885 人。而發現遺體所需的平均時間,男性為 23 天,女性為 7 天。

更多  無論贏得還是失去選票,Gladys Berejiklian都將面臨嚴峻考驗

死後23天才被發現,如果是在夏天,可能已經腐爛發臭了。

然後屍體臭了,蒼蠅會在這些屍體上產卵,屍身會被蛆蟲,微生物分解成一灘水,而這些臭味,才會讓他們的屍體被發現。

之後他們屍體留下的痕迹,可能要花費超過4萬人民幣才能由專人清理乾淨。

死後蒼蠅布滿了整個房間。

清理人員必須身着防化服,才好進入清理。

有的死在了浴缸里,當警察把遺體搬出浴缸時,發現屍體早已泡爛,骨肉分離,剝離的皮膚就黏在浴缸上。

NHK評價說:

「52歲的他,在自己的房間里化成了一灘肉泥,但是沒人知道他在死前的掙扎」

我真的不想在這樣的社會中孤獨死去。

更多更激進的話就不多說了,最後放一張圖作為結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