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抹胸,一条短裤。

李咏女儿法图麦,就在INS被网友怼上了热搜。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时隔她父亲去世两个月。

如今的评论下,依旧都是:

“你怎么这么不孝顺。”

“年纪轻轻,你穿成这样对得起你爹吗?他就应该把你带走。”

这又让所有人不自觉的想起,当初国民主持人李咏去世,噩耗传来时,无数人都扼腕叹息。

但当时紧随而至的,是诸多网友纷纷扒出他女儿法图麦的微博,指责她,不该在父亲病重时“秀自己”发自拍。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那个时候,他的家人肯定是最伤心难过的人,可是,偏偏有人还要上蹿下跳。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这种诛心的言论,对于一个刚刚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女孩来说,是何等的残忍,又是怎样的无耻?

现下,她终于好不容易逃离微博去INS上,晒了自己的照片,结果只是因为尺度问题,还没能逃过键盘侠的毒手。

为此,他们甚至忽略了那句照片底下的配文:“我宁愿在那里。”

他们都选择性的忘掉,她在社交网站中个签注明的那句:“及时行乐”。

其实她一直都记得,其实她也一直没忘记。

然而,时隔七十多天,不同的情景,却依旧是相同的网络暴力,徒留李咏老师的那句,“女儿就是我的梦想”也更显无力。

忘了曾经在哪儿看到过一句话说:

“网络暴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只要民意觉得你该死,你就必须得死。一些心理扭曲的人,在“法不责众”的法理漏洞和虚拟网络的掩盖性下,随着潮流肆无忌惮地攻击他人。 ”

而如今,这样丑陋的嘴脸,这样难看的吃相,在网络喷子们的推波助澜下,“脱粉威胁”这种变相的网络暴力,仿佛成了一场狂欢。

可惜的是,这些年,深受网络暴力迫害的,这并不是个例。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键盘侠,伤人无形”

很长时间里,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顶级流量,遇上那些“为黑而黑”的喷子,从来都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比如,最近因为只是想去超话和粉丝聊聊天,却被粉丝狠批,连着被骂了好几天的谢娜,以及站出来为她发声的章子怡。

“你是不是被下降头了?啥人的臭脚都捧,国际章的范被你丢尽了。”

一时间,#谢娜官方粉丝团脱粉#、#章子怡贴吧吧主脱粉#这两个话题在网络上疯狂发酵,阅读量超过了3.5亿人次。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而2018年最新调查显示,中国网民总量也不过刚刚过了8亿大关。

这也意味着,几乎每个网民都见证了这场对章子怡和谢娜的“无声宣判”。

再比如,最近同样上热搜的万年“增高鞋垫”黄晓明。

多少人曾经言之凿凿地肯定,他垫了“增高鞋垫”,描述得有鼻子有眼,简直就像亲眼见证一样。

尤其是在最近他出席的微博之夜活动中,照片拍到走上舞台的他,鞋子明显和旁人不一样,更是让营销号和网络喷子们,再次掀起了一股谩骂风潮。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事件持续发酵,昨天上午,黄晓明也终于忍不住在自己的微博里澄清: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他调侃自己之所以左脚明显异于常人,是因为拥有 “独家限量高脚背”。

可也是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知道,原来他因为曾经出过事故后导致脚部组织增生,穿很多鞋都很痛苦,有时不得不垫上特制鞋垫。

本身拿身高、种族、性别这种当事人无法选择的部分开玩笑,就已经是恶意满满,像有些人那样揪着不放,时不时拿出来“抖个机灵”。

更可怕的是,就算照片发出来,还有人不依不饶:“为什么不早点澄清?明明就是想带话题蹭热度。”

就像他们在面对黄晓明的中式英语。

全世界有“印度式英语”、“日式英语”各种发音,偏偏就国人喜欢拿“中式英语”自黑。恨不得不能甩一口标准伦敦音的人都“不配”说英文。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哪怕多年之后,黄晓明为了《中国合伙人》苦学钻研,口语能力突飞猛进,在那些喷子眼里,一日被黑,终身都被黑,别想“翻身”。

喷子们的眼里,一切行为都可以被解读成“秀”、“炫”、“炒作”。

他们才不会管事实真相如何,只要当下自己“过了嘴瘾”就好。

而同样的例子,还有前段时间,总是因为 “李小璐”多次上热搜贾乃亮,每一次热搜,网友总是带节奏的去他的微博,来嘲讽,丝毫不顾贾乃亮的痛苦。

算一算,今年的贾乃亮发了多少次声明了?每一次,也都是在不断地向公众表示“我很好,不要再打扰我了”后来,被骂的太严重,连亲姐姐也忍不住发生怒怒网友: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可惜的是,这并不是贾乃亮一家人第一次被这样“网络暴力”早在之前一家人还足够和睦的时候,首次曝光女儿甜馨照片时,就有人指责小甜馨长的太丑,难以入目。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网上曾有人说:

“这是一个充满戾气的社会,虽没有硝烟,但网络暴力足以致命。可怕的是这种戾气还占主导。”

网络喷子们动起口来,因为可以隔着屏幕不用负任何责任,没有人性的时候,连孩子都不会放过。

甜馨是,李湘的女儿王诗龄亦是。

因家境很富裕,被宠着长大,却因身材肥胖,被网友嘲笑。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吴镇宇的孩子费曼,长得很好看很帅气吧,可就是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也因为发育慢慢变胖,被网友歧视,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智障?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没有人知道电脑屏幕的那端,敲出这些字眼的是魔鬼还是在生活中也会很善良的人,但是从他们点击发送的那一刻,恶意只会属于他们。

自私的去发泄自己在生活中的不满,自私的去发泄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处安放的愤怒,便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谩骂带来的快感。

三年前,乔任梁去世,娱乐圈众多明星好友深感悲痛,有人发布哀悼信息,也有人选择默默怀念。

结果,乔任梁生前好友陈乔恩成了众多网络暴民的出气筒,他们“义正言辞”地指责着:“你弟弟死了,你怎么还不出来说句话。”

甚至被认为“不够伤心”,没有及时发布相关信息。

而事实呢?陈乔恩由于悲伤过度,根本没来得及发微博,葬礼当天,她悲伤得需要人搀扶,由于流泪不止完全无法上妆。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一位明星刚因为网络暴力被逼迫着离开人世,他的好友就面临着同样可怕的遭遇。

难怪一代女星阮玲玉当年要感慨“人言可畏”:这不见血的刀子不起眼,却刀刀扎心。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键盘之下,白骨累累”

其实很多人对网络暴力并没有概念,甚至认为,“不就是被说几句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真正的网络暴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得多,那些无差别的网络攻击,根本不会讲究什么“有理有据”,出口成“脏”。

还有的,不仅直接辱骂当事人,还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他们的孩子、长辈、朋友,各种诅咒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近几年,因为活生生被骂而“退出微博”的,也从来不在少数。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周海媚,一代香港女神,年过五十保养得宜,绝对是大美女一个。

却因为在《香蜜沉沉烬如霜》里出演恶毒狠辣的“天后”一角,被喷长相丑,被攻击演技不行。

最后,种种恶评生生地逼着周海媚宣布退出微博。

而年度爆红剧《延禧攻略》里出演袁春望的王茂蕾、出演顺嫔的张嘉倪也同样因为角色而被无端辱骂。

有人说演员演得“太贱太恶心”,称其为“本色出演”,还有人直接诅咒“全家去世”、“你去死”。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王茂蕾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关闭评论。

出演顺嫔的张嘉倪,人漂亮,性格也好,却也没能逃得过去: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有人发出恶毒评论“全家不得好死”,她忍无可忍,只能不得已忘掉自己明星身份,怒骂:“畜生,你放心永远都不可能发生。”

但这种回怼的毕竟是少数。

《甄嬛传》里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只因为角色恶毒,连带着她刚出生的孩子也要被诅咒。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槿汐姑姑的扮演者孙茜,参加《我就是演员》后引发了关于“太自我”、“耍大牌”的争议。

原本这只是她和另一个演员张小斐之间的事,但众多吃瓜群众却得寸进尺,不仅不分青红皂白谴责孙茜本人,还对她的父亲、孩子出言不逊。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后来,孙茜在微博上写道:

“我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整整一周多的谩骂,庆祝国庆节骂,父亲的生日,连带着孩子一起恶意伤害。今天诅咒老父幼子,我绝不会不站出来。”

在她放出的截图里,什么“孩子遭报应”、“烧纸钱”等言语触目惊心。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稚子何辜,老人又和这一切有什么牵连,如果说,针对明星本人的网络暴力已经触及底线,那么这种对他们家人的辱骂和诅咒,又何尝配置称为:“有任性”呢?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键盘侠,不会放过任何人”

网络暴力时代,那些喷子们的惯用伎俩就是泼脏水。

正当我们总以为这些暴力只会是这些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人物才承受的时候,现实狠狠打了所有人的脸,并真实的告诉着:

不论是明星还是素人,不论是科学界还是文艺圈,只要被所谓键盘侠们瞄上,几乎无一幸免。

一旦被攻击的对象有了一丝“缺点”,众人才不会核查真假,凭借着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道德优越感,只管一拥而上。

去年,四川德阳的安医生,就是普通人被网络暴力生生逼上绝路的活生生的例子。

一开始,安医生只是和当事孩子的家长发生了争执,后来,却莫名其妙被扣上了“医生打小孩”的大帽子。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网上暴民群起而攻之,围观者不论真假,骂了再说,各路大V不辨真伪就把各种传言放出来,生生地把一个大好年华的医生骂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之前印象中,见过以为很火的澳洲童星,她从小就拍广告,在社交网络上拥有众多粉丝,一切看起来都是一个标准的“人生赢家”的设置。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很多素不相识的网友开始给她留言:

你怎么不去死?

你太恶心了,不想看到你的照片。

种种恶毒的话让这个年仅14岁的女孩最终选择了自杀,留给家人无限伤痛。

她的父亲用社交账号宣布,请所有“伤害过他女儿”的网友前来参加葬礼,看看他们的话究竟造成了什么后果。

对网络喷子来说,哪里有八卦猛料,哪里就是他们的第一线。

原配当街打小三,喷子们先骂原配,“活该!看看这身材也不知道保养!”,再骂小三不要脸,“做什么不好做小三!”

你看,现实中拉架还得有个偏帮的对象,网络世界里,不用担心坏了情义,顶着网名,喷子就是那个用上帝视角俯瞰众生的人,所有当事人都成了靶子。

键盘侠们骂完,再发表几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点一点鼠标,进入下一个热点新闻去继续,自以为有些“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风度。

可实际上,喷子们用键盘敲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次重击,他们潇洒地离开了话题,只留下当事人无尽的噩梦。

并且,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因为就连“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也曾经遭遇过网络暴力。

这样一个为中国乃至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老科学家,竟然会因为“住豪宅”、“看一眼豪车”而被无端指责。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事实如何呢?所谓的豪宅,不过是当地政府提供的“院士港”,而袁老爷子早就把所谓的别墅改成了办公场所。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而所谓“看一眼豪车”,不过是媒体捕风捉影拍的照片。

用一个网络大V的话来说,袁老先生这样的贡献,堪比“神农”,在古代,百姓都是要为他立生祠的,别说豪车了,“袁隆平就算开飞机又怎样?”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就开始无差别的“仇富”、“仇官”,而现在,那些靶子甚至瞄准了一些作出巨大贡献的人。

伟大的英雄就不能沾染半点铜臭味,科学家就不能通过自己的专利和技术实现盈利,否则就是“利欲熏心”!

在物理学史上可以和爱因斯坦、霍金并列的杨振宁教授,在一些无知小儿的眼中,成了“贪图祖国待遇”、“倚老卖老”的人。

丁香医生前脚刚冒天下之大不韪揭穿了“权健”集团的恶劣把戏,后脚就要因为售卖所谓的天价鞋垫,被信口开河的小人说成“露出獠牙”。

还有那些随意用英雄烈士作为戏谑对象的段子手、大V,无不是网络暴力背后最丑陋、最卑鄙的小人。

我们常常呼唤,这个社会需要英雄,这个时代需要人才。

但扪心自问,人们是怎样对待这些曾经用一己之力推动国家发展的人的?

都说,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而现实呢?雪中送炭者寥寥,落井下石者攘攘。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该结束了”

所以你说,网络暴力离我们很远吗?一点都不。

曾经有个网络节目设计了这样一个桥段:三个嘉宾出现在舞台上。

第一个人是个女生,烈焰红唇,身着低胸连衣裙。

第二个人身材魁梧,手臂上纹着各种纹身。

第三个人一身汉服,打扮成“王者荣耀”游戏中“貂蝉”的样子。

观众们戴上巨大的面具,拿起手机,任意评价,说出自己看到三人的最直接反应。

穿着低胸裙的女生得到的评价是:“不正经”、“卖弄风骚”、“一看就不是好女孩”、“经常去夜店”、“勾引男人”。

纹身男则被认为“暴力倾向”、“黑社会”、“不像个好人”、“不好惹”、“脾气差”。

最后那个cos成貂蝉的姑娘被认为“脑残”、“装可爱”、“不务正业”、“和摄影师有一腿”。

三人看到了观众的评价,几乎无法接受,两个姑娘甚至当场落泪。

而观众们戴着面具,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在评论,我只不过是随口说一句。”

其实,第一个女生是夜班护士,第二个大哥是纹身师,最后那个cos成貂蝉的是一名幼儿园老师。

这样的情节,不正是我们的网络暴力吗?

李咏去世第79天,女儿发大尺度照片,评论区万条骂名

这些年,网络喷子们隐藏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就像戴着面具的观众,放心大胆地对别人评头论足,现实生活中不能说、不敢说的,网络世界大可以肆无忌惮。

喷子们伤人只要几行字,被喷的人却像被真刀真剑刺中一样痛苦。杀人于无形,且,下一个受害者,可能就是你。

关于网络暴力,借用《克雷洛夫寓言》里一个意味深长的比喻。

毒蛇和诽谤者争论谁的“功劳”大,魔鬼主持了公道:诽谤者比毒舌“更胜一筹”,因为诽谤杀人于无形。

也许人性就是喜欢“看人出丑”,但不沦落为被本性左右,不正是一个理性的人的终极追求吗?

有人说:网络时代,谁的手上都可能沾着血。

但愿这句话能让每一个人都有所敬畏,不论是对语言,对尊严,还是对他人的生命。

就像今年《奇葩说》里薛兆丰老师说的:

“ 大家喜欢说鸡蛋和石头在一起的时候,我站在鸡蛋的一边。

但是这句话最大的问题是,你知道哪一方是鸡蛋、哪一方是石头吗?”

所以,别让一时的口舌之快,成了伤人乃至杀人的刀枪剑戟。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