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女子弦子po文公布,她起诉朱军人格权案的进展。

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了朱军方要求中止审理或将此案与名誉权案合并审理的要求。

弦子向法院提交了将本案改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并要求对双方进行测谎这两份申请。

但1月19日中国知名歌唱家阎维文的一份“证明”暗示受害人“说谎”。

弦子曾在证词中提到因嘉宾阎维文进入化妆室,朱军才停止了对她的骚扰,但阎维文在向法院出具的证明中,则称他在那个时间段并没有参与录制节目“艺术人生”,暗指“弦子”说谎。

证明中称,“经本人及团队认真核对2014年工作行程,可以确认,本人在2014年6月份没有参加过‘艺术人生’节目录制。”“上述证明内容由本人据实出具,本人愿意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若“弦子”无其他证据佐证其主张,且阎维文的证言属实,法院很可能会认定弦子在该问题上的陈述不实,并进一步怀疑弦子全部自述的真实性。

不过不少网友提出质疑,“(阎维文)有没有参加艺术人生节目录制,跟是否在那个时刻推门进去,从逻辑上来说没有必然联系。”

“严格说来,即使这个说法有误,也不能借此认定原告的其他陈述不可信。”

也有网友指出,“阎维文2014年6月没参加艺术人生录制,他也很可能是去谈关于7月或8月的录制。这样他的证明就不矛盾了?”

“开什么玩笑,用得着阎维文写证明吗?央视自己没有工作记录吗?看一下工作记录不就清清楚楚了?还是说央视就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录像场地、设备、灯光随便用,不用计划安排?”

去年7月26日,朱军被爆曾猥亵女实习生。女生自爆当时朱军在化妆室隔着衣服猥亵她,幸亏阎维文进来了才中断。随后,女生报警,但此事不了了之。随后王志安、罗昌平等网络大V纷纷转发了此消息。


8月15日,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曾发布“朱军律师声明”,称网络上出现的大量“朱军性骚扰实习生”的信息不实,事务所受朱军委托调查取证,今日将匿名长图的微博原发者及至今仍处于在线状态的新浪微博转发用户(经实名认证)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