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1月29日),我在东京参加了一个“中国问题研究会”,和一群日本企业负责人和学者们一起聊2019年的中国经济。

新年伊始,预估全年中国经济的走势,时间显然过早,但是,看得出,与会的20多位日本人,心事比我还沉重。

会上发了一份资料,是中国海关14日公布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统计数据:“突破30万亿元!中国对外贸易额刷新历史最高纪录”。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30.51万亿元,比2017年增长9.7%。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说,虽然全年的数据看起来还是欢欣鼓舞,甚至忘记了美国打压的苦楚,但是,12月的对外贸易额大大低于预期。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率从11月的3.9%下降到了- 4.4%,下降幅度远远超出了预测。在出口全面减速中,美国和EU,日本等主要出口地的放缓引人注目(美国3.5%减少,EU 0.3%减少)。日本减少1.0%)。同时,进口的增长更加显著。12月与去年同期相比的增长率从11月的2.9%下降至- 7.6%。这是2016年7月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次,反映了国内需求的疲劳程度。金额和数量方面,主要大宗商品的进口减少。石油和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进口总额下降。特别是煤炭和铜的进口也大幅下降(煤炭和铜比前一年减少55%,铜是11.3%)。

我向大家提供了中国国家统计局于21日公布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0万309亿元人民币,首次迈过90万亿元门槛,同比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

但是,有人认为,分季度看,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四季度增长6.4%,事实上呈现逐季减少的趋势,2019年存在“破6”的风险。

与会人士越来越担心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可能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其背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争对实体经济产生的恶劣影响的警惕。同时在最近几个月里还指出了主要经济体的制造业PMI(采购负责人指数)的下降。东京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中国经济明显面临着经济下挫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会出现10年来最为糟糕的局面。”他认为,造成经济萧条的最大原因是“美中贸易摩擦”、“中国民营企业大幅减少投资”和“扩大民营企业的悲观心理”。

日本经济新闻社、中国《环球时报》和韩国《每日经济新闻》共同实施的“中日韩经营者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对于“中美贸易摩擦是否将更加恶劣的影响本公司的经营?”的提问,日本79%、中国81%的经营者认为“有恶劣影响”。

而对于日本企业来说,2019年企业经营的最不稳定因素排行榜中,“美国强化贸易保护主义”最多,占67%;“中国的经济增长趋缓”为50%,紧随其后。在中国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表示2019年要扩大对中国投资的日本企业,只有14%。

一个有力的证据是,日本电子零部件和精密机械对中出口的大幅减少。

日本机床工业会去年12月20日公布的11月对中国的机床订单金额(确认值)仅为136亿日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了67%。

“中国明显处于调整局面,而且处于停滞状态。这几年,日本制造企业的业绩,主要依靠中国汽车市场和手机市场旺盛需求的支撑。但是,随着中国市场需求的减少,日本企业的业绩将会出现大幅下滑。”日本机床工业会会长饭村幸生(东芝机械公司董事长)在记者会上如是说。

研究会上,三菱电机的负责人对于中国市场的近期变化,作出这样的评价:“总体来说,我们与中国企业的商谈在减少,感觉设备投资已经中断了。”

日本最大的机器人制造企业——安川电机,来自中国的订单,已经连续9个月出现减少。该公司已经宣布,原先预估的2018年度(到2019年3月底止)4980亿日元的营业额,下调到4820亿日元。

日产汽车公司已经决定,在2019年,中国工厂的生产量将减少20%左右。

2018年度业绩下调的不只是安川电机,还有日本最大的电子零部件制造企业之一的日本电产集团。据悉,日本电产12月对中国的出货减少了20%以上。

在日本首富排行榜上名列第5位的日本电产集团董事长永守重信在17日的记者会见中表示:“我经营企业46年,从没有看到过像去年11月、12月那样中国市场需求出现这么大的减幅。”

2018年度,日本电产整个集团的营业额从原先预估的1万6000亿日元,下调为1万4500亿日元。永守董事长警告说:“这是公司9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减收,如果中国经济进一步恶化的话,世界经济会重现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苦难光景,我们绝对不能乐观!”

“中国问题研究会”的一个结论是,至少不能让华为倒下,因为一大批日本电子企业跟着华为吃饭。2018年,华为从日本进口的手机等电子零部件预计达到7000亿日元(约438亿元人民币),华为倒下,日本企业跟着倒霉。

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与会的企业家与学者们提出了三点建议:

第一,期待中美尽早结束贸易摩擦,并就相关问题达成有效而切实可行的协议,防止反复。并以此为契机,有序地扩大市场开放,避免妥协性开放挤压和冲击中国产业与市场。

第二,中国政府应采取“蓄水养鱼”的政策,不再以GDP的增长率来衡量评估整个经济,不要再用大规模扩大公共投资来硬性“保6”,应该通过减税、政策性担保来救助民营企业,激发企业家信心,实现“稳定雇佣,稳定税收,稳定民心”的目的。

第三,应该通过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大力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以此来拉动内需市场,盘活农村市场,激发国民的消费信心,以消费促市场、稳市场。

徐静波的新书《日本的底力》,主要讲日本企业如何转型如何创新的故事,和日本社会如何实施精细化管理的事例,从中去认识日本社会的一种默默前行的理念,与引领世界的新产业经济。整本书只讲一个个故事,不讲深奥理论。华文出版社出版,当当网、京东等已经开售。当当网直购,请按小程序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