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希望与习近平见面,就中美贸易谈判敲定协议,为自己攞彩,但中美峰会在哪举行却有争议。美国鹰派反对特朗普到中国,其中就包括以制造”中国崩溃论”闻名的章家敦,他咬牙切齿地说:”中国人,盗窃美国技术,中国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盗贼。”

当章家敦咒骂中国人是盗贼的时候,他肯定忘了自己的身份。其实,章家敦祖籍中国江苏,他本人亦在上海、香港等地工作近二十年。但这位仍然姓”章”的中国人后裔特别憎恨中国,特别希望中国崩溃,骂起中国人来也比正宗的洋人更狠更辣。说他是汉奸,一点不冤枉。

同样在中美贸易战中帮美国说话,为美国打击华为、引渡孟晚舟鼓掌叫好的,还有一群香港人。汉奸黎就特别担心洋主人被中方忽悠,近日特登在烂果报撰文,提醒主子要注意中方玩花样,一副为”效犬马之劳不惜肝脑涂地”的奴才模样。至于李汉奸,则年年越洋过海哭秦庭,唱衰香港与中国,他更扬言”日日做汉奸”、”有需要就做汉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两个老汉奸洗脑下,此地小汉奸辈出,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背叛国家民族的人,哪儿都有,但从来没有一个民族如中国人那样,背宗欺祖者特别多。汉代宦官中行说因不满朝廷派他做”和亲”使者,出使漠北,扬言必对汉朝不利,后来他果然投靠匈奴,成为有据可考的汉奸”鼻祖”。打那之后,他的徒子徒孙层出不穷,如石敬瑭、秦桧、吴三桂、汪精衞等,日本侵华期间,为侵略者效劳的伪军人数超过侵略军本身,这在世界史上无出其右,是中华民族之耻。

 

直至今日,在海外骂中国最狠最凶、好作惊人之语的仍然是那些中国人,除了耻于中国人身份,彰显自己是已经西化的”文明人”,也是为了讨洋人欢心,博得洋狗饼。(香桐仁 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