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曾唱出无数归乡人的心声。

一路风尘、一身疲倦,只要扎进热烘烘的“家”,一年的辛苦都值了。

但不知何时起,阖家欢聚变了味,平添了一丝近乡情怯的别扭。

林语堂说:“中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还可以丢,可以赏,可以争,可以留,有时候好像争脸是人生的第一要义。”

当面子“绑架”了春节,真的越来越怕过年了。

1

春节,多少人被面子绑架

面子,过年期间走亲访友的第一要义。

为了“体面”,打肿脸充胖子,个中滋味,让人苦不堪言。

1、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该学会好好拜年了

过年时,最让人头痛的要属走亲访友。

无论和对方关系亲疏、交情深浅如何,你都得摆出笑脸、热情问好、主动寒暄,哪怕自己压根搞不清人物关系。

反正拉一拉爸妈袖子,满面笑容的妈妈就会立马提示:

这是你王家奶奶三姑爷的二表妹,和咱们是至亲呢,按辈分你得叫人家一声老老姑呢!

紧接着,你得用笑容掩藏尴尬,佯装自然地嘘寒问暖。

走亲戚的那几天,可谓是社恐患者发病的高峰期。

《家有儿女》里,刘星的好朋友鼠标和妈妈,一起到刘星家串门。

妈妈一边使眼色,一边猛戳儿子,每戳一下,鼠标就满脸堆笑地说上一句恭维客套话。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鼠标和妈妈 / 《家有儿女》

夏东海和刘梅也只好紧跟着,回上一句不痛不痒的问候。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刘梅和夏东海 / 《家有儿女》

“尬聊”了几个回合下来,妈妈还是不满意,又戳儿子,鼠标蔫头耷脑地哼唧道: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鼠标和妈妈 / 《家有儿女》

在复杂的社交关系里,我们已经苦苦支撑了358天,好不容易有7天时间能窝在家里,养足精神,“任性”一回,却还要应付不必要的人情世故。

流于表面的寒暄,千篇一律的客套,问候者身心俱疲,被问候的人也尴尬难堪。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最后,又成全是谁的体面?

2、酒桌上的修罗场

逢年过节,少不了喝酒应酬。

多年未见的远房亲戚,难得凑齐的老同学……

交流感情,全靠一杯酒。

饮酒本为助兴,但总有人,为了凸显自己的号召力,把喝酒变成了撑场面、长威风的“情分考验”。

“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你这是让我下不来台。”

酒过三巡,敬酒变成劝酒,劝酒变成逼酒。

谁都不愿意被贴上“不在乎感情”的标签,只能在“感情深,一口闷”的胁迫下,缴械投降。

喝几杯酒,成了检验情谊深浅的标志,满足的不过是劝酒人的虚荣心。

在不少人眼里,喝酒关系到自己的脸面,不能喝几乎与“无能”挂上了钩,不肯喝就代表“不够兄弟”。

为了逞英雄、论义气,无节制地拼酒,被绑架的岂止是人情。

40岁的史先生和战友聚餐,多年不见。

酒力不济的史先生不好意思扫兴,硬是喝下了6瓶啤酒。

席间,他忍不住想去卫生间吐,又怕被笑话,胃中污物一往上翻涌,他就用力憋气压回去。

最后,史先生腹痛难忍,趴倒在桌子上,被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史先生的食管竟被啤酒的气憋“爆”了。

有时,死要面子,连“活受罪”都是一种奢侈。

去年2月,临近春节,浙江金华的饭局上,10个人互相劝酒,其中一人,因为酒力不支,躺在宾馆大厅睡觉。

等到众人回来,他已经没了呼吸。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警察介绍史先生因饮酒过量遭遇不幸 / 梨视频

为了所谓脸面,打肿脸充胖子,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至多是忍一时之痛。

若拿生命做赌注,把健康搭进去,才是真的悔之晚矣。

3、过个体面年,要花多少钱

春节回家,你最怕什么?

无休止的催婚、攀比和应酬……

说到底,我们最怕迎上那个“你混得这么差”的眼神。

春节,在外打拼了一年的人们,满心欢喜地回到家乡,却发现年味越来越淡,钱味越来越重。

前几天,全国压岁钱地图上了热搜。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几百元的红包是常态,可有的地方,压岁钱早已上万。

中国新闻网曾做过一个统计,我们过个体面的年,到底要花多少钱?

结果很是扎心,8900~36000元。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春节开销统计/ 中国新闻网

输人不输阵,不管这一年混得怎么样,至少要“装”得像模像样,才不会被人看轻。

做不到衣锦还乡,也要“租”锦还乡。

在上海工作的白领刘女士,今年就租了一只2万元的包回老家,“有很多同学聚会和家庭聚会要参加,我需要一个体面些的包包。”

租奢侈品回家过年,俨然成了过年的新风尚。

某租赁平台的运营负责人透露,“之前半个月,一些轻奢品牌的预订需求就开始大幅上涨,但由于许多用户都会直接续租,不少用户都没租到。”

彰显自己的成功、追求体面无可厚非,若是刻意显摆,就变了味。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网友感叹过分追求体面,过年就变味了 / 微博

真正在意你的人,不管你有没有出人头地,都会为你留一双碗筷,等你一起吃一顿热饭。

太在乎他人的眼光,费心、费钱掩饰,反倒辜负了这来之不易的团圆。

物质堆砌出的面子注定易碎

2

在自传《我的前半生》里,溥仪曾追忆奢华帝王生活。

连吃饭这件再日常不过的事,皇家都能折腾出一套声势浩大的排场,把体面装点到极致。

耗费人力物力财力最大的排场,莫过于吃饭

我吩咐一声‘传膳!’

跟前的御前小太监便照样向守在养心殿的明殿上的殿上太监说一声‘传膳!’

殿上太监又把这话传给鹄立在养心门外的太监,他再传给候在西长街的御膳房太监……这样一直传进了御膳房里面。

不等回声消失,一个犹如过嫁妆的行列已经走出了御膳房。

这是由几十名穿戴齐整的太监们组成的队伍,抬着大小七张膳桌,捧着几十个绘有金龙的朱漆盒,浩浩荡荡地直奔养心殿而来。”

其实,这些菜肴只是走个过场,为了完成上面这套流程,不知已热了多少遍。

溥仪也并不吃这些东西,只白白浪费掉。

孔夫子的一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本是强调生活礼仪,却在世代传承中走了样。?

崇尚礼节规范的文化,铸就了中国人特有的面子观。

皇家自有实力大摆排场以显威仪,而普通人为了别人的眼光假装“有面”,就只能自食苦果。

有学者提出“地位消费”的概念,指的是消费者通过炫耀性消费,向他人传递其社会地位,提高自身形象。

简而言之,就是花钱买脸面。

据美国杂志Jing Daily报道,到2025年,中国95后和00后的消费者购买的奢侈品预计将占到全球市场的46%。

与此同时,中国90后一代的债务与收入比达到惊人的1850%。

奢侈品消费的繁荣背后,隐藏着引人担忧的债务风险。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法国巴黎,中国游客购买奢侈品 / 视觉中国

家住上海的沈老先生,有多年的尿毒症病史,靠药物治疗维系生命。

年过半百,却欠了100万的外债。

这债务是养女欠下的。

在此之前,他已经为养女偿还了130多万的欠债,四处奔走,东拼西凑……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沈老自述辛酸家事 / 《案件聚焦》

2017年7月,沈老先生的养女突然失踪,留下了一封“遗书”,悉数列下了自己欠的外债。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养女留下的“遗书” / 《案件聚焦》

沈老先生怎么也不敢相信,养女是幼儿园老师,怎么会花掉这么多钱?

朋友透露,沈小姐花钱十分大手大脚,热衷购买名牌衣服、化妆品 、包包。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朋友说沈小姐喜爱奢侈品包包 / 《案件聚焦》

最初借贷,只是想换个电脑。

尝到了“体面”的甜头,渐渐沉迷消费与自身收入不匹配的奢侈品,一步步毁掉了安稳的生活。

《超级演说家》里,选手张啸雷有一段话发人深省:

面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名贵的奢侈品,多少人为了它放掉了自己的底限,去掉了自己的原则,要去顾及别人的颜面,要去观察别人的眼色。

可用物质堆砌体面,终究还是镜花水月,自欺欺人。

3

把目光放在“里子”上

面子这个东西,看起来有多高贵,就有多滑稽。

主持人窦文涛曾给“哥们儿”充过一回场子。

三十年前,一个不相识的小伙子辗转了几层关系,找到了窦文涛去帮自己主持婚礼。

死要面子,正在掏空中国人

窦文涛回忆帮忙主持婚礼 /《圆桌派》

婚礼场面相当壮观,当地有头有脸的人都到场了。

窦文涛也“做足了戏”,没漏出一丝马脚。

酒席之后,新郎却对窦文涛吐露真言:“这个婚礼是假的,是办给父母的。”

原来,新郎新娘两人并没有要结婚的打算。

一整天的车队调度、豪华兄弟阵容都是为了让曾经瞧不上新郎一家的街坊看看,自己家多么有头有脸。

所谓婚礼,其实是一出心酸的闹剧。

“脸面这个东西无法为之下定义。它像荣誉,又不像荣誉。

它不能用钱买,它能给男人或女人实质上的自豪感。

它是空虚的,男人为它奋斗,许多女人为它而死。它是无形的,却靠显示给大众才能存在。”

Goffman的拟剧理论道破面子的本质,它是个人在社会上获得的社会地位(social position)或声望(prestige)。

很多人看不透的是,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外界评价,并不取决于外在的表象,而是依赖于一个人拥有的内在品质。

世界的评价标准,永远是由价值决定的,而绝不是世俗眼光。

你有多少分量,别人才会卖你多少面子。

静下心来想想,你会发现,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99%的事情,对别人来说都毫无意义。

《一代宗师》中有句台词:

人活一世,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里子。

“富贵不还乡,如绣衣夜行,谁人知之”,深谙面子之道的西楚霸王,也会被嘲“衣冠沐猴”。

面子是装点里子的门面,只要是门面,就有瞬间倾塌的可能。

作为“里子”的内在修养和个人品质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真正撑起一个人的坚实脊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