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喀什街道上,警察正在确认一名男子的身分证。

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侵害人权引爆不满,土耳其执政联盟在3月地方选举前压力日增。分析指出,若安卡拉和北京进一步谴责对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后的危机恐将重演。

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阿克索伊(Hami Aksoy)9日在声明中指出,「中国当局对维吾尔突厥人有系统的同化政策是人道上重大耻辱」、「超过100万维吾尔突厥人被任意逮捕,在集中营和监狱中遭到酷刑和政治洗脑,这已不再是秘密」。

自2016年与德国、荷兰、美国发生外交龃龉以来,安卡拉开始将北京视为取代西方金融体系,获取外人直接投资(FDI)和资金的替代选项。2017年8月土耳其外长卡夫索格鲁(Mevlut Cavusoglu)访中国时更曾矢言将禁止反中的媒体报导。执政正义发展党(AKP)也不公开批评中国,尤其在维吾尔人议题上。

安卡拉的土耳其亚太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for Asia-Pacific Studies)主任乔拉克奥卢(SelcukColakoglu)告诉中央社记者,从这样的脉络来看,不难理解土耳其外交部9日声明内容堪称出奇强硬。

乔拉克奥卢表示,由于土耳其社会对中国境内突厥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议题极度敏感,安卡拉不批评北京的政策其实是以新疆没有发生悲剧性事件为前提。伊斯兰主义色彩浓厚的AKP目前在国会与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民族行动党(MHP)结盟,他们的选民对于两党在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上默不作声已开始感到不满。

与此同时,两个反对党民族主义政党好党(IyiParty)和伊斯兰主义政党幸福党(Saadet Party)则已在推动支持中国突厥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运动,使AKP和MHP联盟在3月31日地方选举前面临压力。

乔拉克奥卢说:「这让AKP和MHP联盟进退维谷,在政府的经济利益与土耳其伊斯兰民族主义选民的意志之间,陷入两难。」

AKP和MHP联盟的亲中政策去年6月在至关重要的总统与国会选举中成功说服选民,但新疆侵犯人权事件的报导后来不断登上国际媒体版面。与此同时,土耳其境内具影响力维吾尔游说团体则持续向各政党进行施压,最近数月益加获得在野党支持。

而维吾尔民谣诗人黑伊特(Abdurehim Heyit)死在狱中的消息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死讯在土耳其引起众怒,终于促使土耳其外交部以罕见严峻措词发声明挞伐中国。

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10日对土耳其外交部的声明做出回应,希望土耳其「收回不实指责,并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

乔拉克奥卢认为,若双方不再进一步相互指责,则北京将不会在意安卡拉的反应,毕竟中国无意因维吾尔议题而与土耳其反目。不过,如果土耳其民众对北京政策的不满与日俱增,那么AKP和MHP政府将难以避免得进一步表态反中。

倘若双方进一步谴责对方,那么安卡拉与北京之间恐将陷入另一场危机,与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后如出一辙。

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暴乱事件,导致197人死亡、1700人受伤。当时,土耳其民众对这起事件强烈不满,烧毁中国国旗、攻击中国餐馆,并上街示威抗议。土耳其社会反中情绪升温,两国关系陷入紧张,时任总理的艾尔段(Recep Tayyip Erdogan)曾用「屠杀」来形容这起事件。

乔拉克奥卢表示,中国担心各少数民族间的分离和极端主义情绪高涨,对相关议题极度敏感,尤其在新疆。然而,「再教育营」政策下对穆斯林少数民族实行的作为,已使中国蒙受更严峻国际批评声浪,中国的软实力和「北京共识」对全球的吸引力,都将受到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