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虽然权倾一时,但是也面临着许多来自国内外的严峻挑战,其中包括内部威胁、经济减速、社会不满、南中国海问题、“一带一路”遇到的反弹、以及美国对“厉害国”警醒之后以航行自由、贸易公平和技术安全的口号发动盟友进行的围剿。那么,使习近平夜不能寐的挑战是什么呢?

最近,美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举行了一个听证会,讨论习近平所面临的内部与外部的挑战。

前美情报官:习近平担心中国军队能否打胜仗

 

美国陆军退役中校、独立军事分析师布拉斯克(Dennis Blasko)在作证时暗示,中国军队能否打仗和打胜仗可能是使习近平夜不能寐的一个问题。

他说:“我今天的证词涉及大量公开来源的证据,表明中国高层领导人意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作战与指挥能力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在习近平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后,这些评估的次数增加了,使高层领导人对解放军打赢现代战争的能力存有怀疑,并可能对中国如何追求其近期和中期安全目标起到缓和作用。”

这位前情报官表示,尽管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断获得新的武器装备和技术并进行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结构性改革,但对军队进行的评估显示,中国领导人对军队的作战能力缺乏信心以及解放军的教育与培训制度未能使指战员为战争做好准备。他据此作出判断说,中国领导人在2035年前不会轻易的使中国军队参战。

他说:“基于这一证据,我评估中国军方高层领导人在近期到中期内几乎没有任何胃口让中国人民解放军参战,而是更愿意在不爆发战争的情况下通过威慑和行动来实现中国的国家目标。”

布拉斯克认为,基于中国公开做出的评估,很难支持美国国防战略中有关中国正在进行“一个在近期寻求印度太平洋区域霸权的军事现代化项目”的声称。  不过,他告诫说,解放军对其自身缺点的评估在本质上是主观的,因此需要把它纳入到其他国家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力与意图进行的客观分析之中。

他还建议,鉴于解放军现代化的长期战略,在实施促使中国领导人加大军事现代化步伐或是使其动武合理化的政策或是行动之前,美国及其在亚洲的盟友应当进行全面的、跨部门的决策分析。他说,在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来证明解放军新型武器系统以及部队结构是否有效的情况下,中国高层领导人集体存在的一定程度的心里没底的状态将会持续多年的时间,而这种状态可能会成为中国从“强势”转向公然军事侵略的挚肘。

多什:中国面临日益陡峭的“超级大国学习曲线”

布鲁金斯学会-耶鲁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多什(Rush Doshi)在听证会上表示,尽管中国的经济发展使得它的足印遍布全球,但是它在贸易、人民币(专题)国际化以及“一带一路”项目这三个领域都面临挑战。

他说:“在这三个领域,中国正面临我所称的‘超级大国学习曲线’。它发现,越来越难把它的经济影响力转变为它所希望看到的政治实力。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正在从一个区域大国过渡到一个全球超级大国,而这个学习曲线因为它不自由和不透明的政治制度而变得更为陡峭。”

多什说,中国正在更为积极的把贸易当作一个双边胁迫的工具,但它发现,这种做法只有在北京很看重而别人不怎么看重的问题上奏效。

他说,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因北京对一些必要改革的恐惧而复杂化,担心放松资本项目的控制将会带来不稳定。

多什还指出,随着人们对政治腐败、经济负债以及安全上的脆弱性的担心日益增多,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在亚洲以及全球都遭遇反弹。

不过这位分析人士说,北京有可能最终爬出“超级大国学习曲线”,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华盛顿不应当低估北京的这种适应能力。

他认为,强调中国投资的透明度以及接受国领导人的问责制能够削弱北京对腐败做法的利用;加强多边机构以及在中国主导的论坛中成为一个友好的声音能够帮助其他国家与北京保持距离;最后,在融资与贸易上提供一个不同的经济选择可以减少中国经济胁迫带来的损害,使它的好处不那么有吸引力。

福特:中国与区域伙伴关系的挑战影响中国实现战略目标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政治安全事务主任福特(Lindsey Ford)在听证会上表示,对于大部分印太地区国家来说,中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伙伴,它们以对冲与平衡的策略来应对中国的崛起,而在习近平治下,北京更为公开的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个等式。

她说:“区域国家继续看到中国的合作,但是有三个动向使得该地区很多国家对于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的效益成本做出更为悲观的评估。这包括中国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行为;对‘一带一路’项目不平等条款的担忧以及中国利用其影响力与精英关系,尤其是在该地区民主国家影响国内辩论的企图。”

担任过负责东亚事务助理国防部长顾问的这位安全专家表示,北京与区域伙伴的关系所面临的挑战将影响它实现地缘战略目标。

她说:“对很多国家来说,北京也许是一个日益密切的伙伴,但是有明显的迹象表明,大多数国家仍然不相信其它有良好的意图,并担心北京成为该地区的潜在领导意味着什么。中国因为缺乏一个更强大和更持久的区域伙伴关系,它今后要想更有效地实现其地缘战略野心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包括在扩大其全球军事力量的同时保持长期的海外部署。”

不过福特警告说,与北京一样,华盛顿与它的区域伙伴关系也面临挑战,因此不应低估很多区域伙伴对华盛顿存在的信心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