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为她没有技术背景!”

在2月25日公布的BBC纪录片《华为背后的男人》中,任正非接受采访时提到,孟晚舟无望成为华为接班人。

任正非在访谈中否认了女儿成为接班人的可能

这也是任正非在其女儿、华为公司CFO孟晚舟被捕后,首次接受国际媒体采访。

众所周知,任正非是个急脾气,在公司内部经常发火。

然而这次女儿被抓,他本人及华为公司却出奇的冷静。如今,孟晚舟被要求引渡美国的风口浪尖之上,任正非这样一番言论,颇有深意。

“我不能完全地从父亲的角度看儿女的发展轨迹,也要看到女儿要自由飞翔,每个小孩都有个性,我的小孩个性都很强,都很努力,都想让自己变优秀。父母不能要求儿女都在我们身边跟我们和谐相处,我们觉得个人成长对他们很重要。”

贵为 “华为公主”,执掌财务大权、近几年也风评颇好的孟晚舟,被任正非公开表示“永生永世也不可能成为华为的继承人”。

孟晚舟

这一表述,无疑为华为后继者问题平添了不少疑云。

谁是华为帝国的接班人?

纵观华为32年发展史,我们或许能从中察觉一些眉目。

华为太子

从早年的李一男,孙亚芳到后来的EMT以及轮值董事长制度,华为帝国接班人的问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舆论炒热。

早在孟晚舟崛起晋升为华为CFO之前,技术狂人李一男就被誉为“华为太子”,外界一直盛传他是任正非最心仪的接班人。

当年,在C&C08交换机成功开发以后,项目领头羊的元老级人物郑宝用威望陡增,在华为内部一呼百应。

技术天才郑宝用

对于郑宝用日益增长的威信,任正非无疑是担心的,他选择把李一男扶了起来。

李一男何许人也?

1994年,出自中科大少年班、华中理工的李一男到华为第二天即被提拔成工程师,2个星期晋升主任工程师,半年任中研部副总经理,一年授印中研部总经理。次年,23岁的李一男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

李一男

为了牵制郑宝用,任正非开始重用李一男。相传,对和郑宝用走得近的人,李一男都会无情打击。

北京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周垒是郑宝用提拔的,李一男随即派别人去北研所取代他。周垒在回公司后没多久,就呆不下去离职了。

那时候,在开技术讨论会的时候,大家发言都是小心翼翼的。一边是公司元老郑宝用,一边是得意新贵李一男,哪个都不能得罪。

得到任正非如此大的认可,李一男倒也没让任正非失望。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表现抢眼,期间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

这段时间,任正非对李一男宠爱有加、视若己出,不仅给钱给权,还竭尽可能为其提供施展才华的空间。

私下里,华为内部都称李一男是任正非的“干儿子”,是任正非培养的接班人。

李一男倒戈

不过,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后来李一男也狠狠坑了任正非一把。

2000年底,被业内认为是任正非接班人的李一男,拿着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赴北京创办港湾网络,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

对此任正非的态度显然是支持的,他期望港湾能成为华为内部创业的典范。李一男临走之际,任正非在五洲宾馆举办级别隆重的欢送会,公司高层悉数出席。

不料,李一男的野心谁框得住,摇身一变,港湾就从华为的代理商变成竞争对手,和华为关系迅速破裂。

那段时间,港湾一边在市场中与华为竞争,还一边到华为挖人。

2001年,在高薪、期权的各种诱惑之下,上百号华为核心研发人员加盟港湾。

亲眼目睹自己苦心培养的李一男如此倒戈,任正非气不打一处来。

为此,任正非只能“痛下杀手”,派专人成立“打港办”。

只要是港湾的项目,华为就采取几乎白送的策略,刀刀致命,最高一年耗费了4亿元来“打港”。在这种攻击下,李一男缴械投降,港湾网络于2006年被华为并购。

李一男溃败

对于这场战争,任正非甚至用了四个字来形容:

“惨胜如败。”

被亲信背叛,养出一只“白眼狼”,对任正非来说是不小的打击。后来,任正非也特别注重对技术人才的制衡:

“我们要尊重人才,使用人才,但绝不能依赖人才,放纵人才”。

技术发家

毫无疑问,技术是华为从一家“小作坊”发展成今日电信巨头的关键所在。

华为的江山,就是兢兢业业的技术员们用汗水打下来的。

华为初创团队

几千人,上万人,十几万华为人,30年如一日的在技术创新上耕耘,让华为得以崛起。

这也是任正非在接班人问题上重视技术出身的重要原因。

再回过头来,从一个继承人的角度观察孟晚舟。孟晚舟财务出身,缺少技术基因,如果真正接手华为,对未来技术发展方向的预判,公司科研投入的决策等,势必会缺乏一定的准确性。

如果再次面对李一男这样有野心的技术人才,她或许未必能像父亲任正非那般驾驭得住。

其实早在孟晚舟被捕之前,2018年华为内部4季度工作会议上,任正非就否认了孟晚舟接班的可能性。

“华为干部选拔要以李云龙,赵刚为标杆,以后的轮值董事长,接班人,均从主战人员中成长。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关心财务报表,因此,有CFO接班的可能。我们公司不会。”

作为华为CFO的孟晚舟直接被排除在外。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

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关于华为下一任CEO的问题,任正非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公司的命运不能系于个人。否则个人遇到安危,公司就不运行了?”

“至于谁是接班人,不知道,在循环更替中自然会产生,而不是我制定的,因为我不是沙特国王。”

当然,坊间也有质疑的声音:任正非会不会培养自己的子女接班,将华为变成一个家族企业?

毕竟除了孟晚舟之外,任正非还另有一子一女。

任正非和第二任妻子姚凌(右),女儿姚安娜(中)

谁是继承人?

相比姐姐孟晚舟,任正非的儿子任平的存在感并不强,外界对他的关注也不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任平曾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书,毕业后在华为市场部、采购部及中试部等多个部门工作,现在华为旗下慧通商务有限公司担任要职。

然而,早在2010年,就曾有媒体报道称“华为总裁任正非为儿子接班逼走董事长孙亚芳。”华为方面后来发表声明称,关于华为公司高层变动的消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

孙亚芳

华为的未来,注定逃不过继承人的问题。

任平是不是任正非真正属意的接班人,我们或许可以从华为前副总裁刘平的《华为往事》中发现一些线索。

刘平撰写的《华为往事》(二十六)里写过这样一段,如今读起来,甚是微妙。

刘平也是华为元老级的员工,后离开华为,因股权问题和华为打过官司。刘平所言,不乏个人色彩,但或也呈现部分事实,一些关键人物的性格刻画其中。

现将全文摘录如下,供各位思忖:

“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关于IBM创始人老沃森和他的儿子小沃森的故事的书–《父与子》。老沃森一手创办了IBM公司,把一个生产打孔机的小作坊发展成为生产计算机的国际大公司。

但无论人们怎么劝说,老沃森在他的任内就是不把IBM上市,他在等待他的儿子小沃森的成长。

小沃森在小的时候是个小混混,吃喝玩乐,到处闲逛。到了30多岁的时候才回到IBM公司。从公司销售员做起,在公司各个部门都工作过,最后在40多岁的时候,接过老沃森的班。

小沃森上任后,大胆改革,组织开发了几款新型的计算机,一举奠定了IBM在计算机领域的霸主地位,并成功地带领IBM上市。

热衷于学习IBM的任正非,当然希望沃森父子的故事在华为重演。

任总的女儿任晚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我去华为的时候,中学毕业的她在公司前台当接待员。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任总的女儿,因为她长得酷似任总。她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没事时,我们经常在前台和她聊天。

她非常勤奋,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最后拿到了天津南开大学的博士学位。在我离开华为时,她是华为香港公司的财务总监。可惜她是女儿身,不能接任总的班。

任总的儿子任平就没有他姐姐那么勤奋了。不过他继承了任总的霸气(这也是成为领导人的素质)。我在公司早期,在公司里见过他几次。

一次是听到他在办公室里大声地给他爸爸打电话,说:“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60分”。

还有一次,他推荐一个朋友到我们项目组工作,被李一男拒绝,他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

后来,他去了中科大读书。毕业后到华为的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多个部门工作。他在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的总裁是李晓涛。

在他离开中试部的时候,李晓涛给任总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的报告。任总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同时,任总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大意是:任平在公司工作期间,得到大家的帮助和支持,我代表任平向大家表示感谢。

我收到这封信时还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老板怎么这么客气呀”。也没做什么反应。过了一段时间,我和黄耀旭谈起这件事,他说:“我们反应都太迟钝了。

老板发这封信的目的是想看各位副总裁的反应。结果没人给老板回信,老板很不高兴”。我这时才恍然大悟,真后悔错过了一次表忠心的机会。

在99年的时候,有一天忽然接到任总的电话,他说,任平一周后要去北京,到时候让他到北研所跟你学习软件开发。我满口答应,并做好接待任平的准备。但等了两周后,还没有任平的消息。我给任平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

好不容易打通了一次,他告诉我他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读英语,没时间到我这里来了。我又错过了一次机会。

在李一男第一次向我透露他将离开华为的消息时,我吃惊地问他:“你不是老板的接班人吗?怎么会想离开华为呢?”。

李一男笑了笑,说:“哪里轮得到我呀”。以他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在任平的领导下工作的,所以只有早做打算。

任总已经为任平的接班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管理平台,辅佐大臣,现在就等待任平的成长了!”

 

结语

关于孟晚舟和无限低调的任平,一个离职的刘平也只是站在了自己的利益角度看问题,或许与事实多有出入。

更何况,华为公司又经过这么多年各种大战小战的锤炼,管理体系会变,任正非的想法也一定会因时因势而变。

大佬的心思,非吾辈所能观瞻。

从本质上来说,华为的继承人问题,对大多数人而言,也只是一个坊间八卦。毕竟任总说了,华为不上市。

小屁民也不能从这风吹草动里,谋求到什么股市利益。欲知后事如何,且待时间验证即可。

但有一点不能忘,无论如何,华为都是中国的华为,代表中国在外开疆拓土。2019年中美贸易战不停,局势并不向好,华为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战斗是持久的,希望华为和孟晚舟女士,都能安然无恙,愈挫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