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气候回暖的时候,国内的一众地产商们却都悄悄地掖紧了毯子。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难熬的冬天可能才刚刚开始。

 

2019年刚刚过去的两个月里,大部分的地产商都惊恐的发现:房子卖不太动了。

 

相比于去年同期的600多亿,今年一月份,万科、恒大和碧桂园集的业绩体滑倒了不足500亿,其中,碧桂园下滑最严重,330亿元的销售额,还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

 

同样是业绩下滑,搞电商的丁磊有免死金牌:“大过年的,都卖了促销价。”而房子虽然不是说打折就打折,但好歹你们一月底都把售楼处改成庙会赚吆喝了,销售业绩还跌成这样,恐怕是说不过去。

 

为了在媒体面前说的过去,地产大佬们可谓是各显神通:

 

万科直接上来就卖惨:我喊“活下去”都快喊了半年了,你以为呢?

 

许老板也很直接,大手一挥,恒大所有楼盘统统九折:业绩不好看?我也是促销价!

 

而一贯以“淳朴厚道”形象示人的杨老板,既不想卖惨博同情,也不想打折少赚钱。况且宇宙第一房企的名头都吹出去了,结果自己的销售额下滑的最惨,让媒体知道了,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放?

 

2月28日,杨老板终于找到了这张流浪脸庞的栖居之所,大笔一挥,裁员!

 

诸臣误我!

1
2月26日下午,新的胡润全球富豪榜出炉,38岁杨小姐以1600亿身价排名大中华区第六——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和马云以2000亿身价并列第四。一年过去了,马云涨了600亿,变成了第一,杨小姐身价跌了200个亿。 

钵叔说,要学会珍惜你身边的人,因为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面对铺天盖地的裁员指控,碧桂园集团对此回应称,“是通过组织优化、人员向区域下沉,从而优化人才结构。”

 

9102年,老板们又多了一条撵你走的理由。而此次据碧桂园内部人员称,被裁的有不少是销售人员。

钵叔的好朋友韦哥发出了心灵深处的疑问:“难不成才投资一年,博智林的机器人都已经会卖房子了?” 

博智林机器人的智能水平到什么程度了没有人知道,不过杨老板的水平还是令人叹为观止。

 

前不久,有媒体爆料称,碧桂园销售额中,一二线城市的占比已经达到了59%,比一两年前高了近三分之一。在其他地产商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军三四线城市的时候,占尽了棚改便宜的碧桂园已经收兵进城了。

 

当然,重回一二线的也不只有杨老板,目前恒大的销售额中,一二线占比,已经开始上升到67.4%,有消息称,万科也在悄悄的撤离三四线城市。

 

没有人知道,这些地产大佬悄悄走后留下的云彩,该由谁来接盘。

2
早在2013年,达到了1.2了房屋套户比让万科相信,中国房地产整体的短缺时代已经结束了。14年的时候,王石更是呐喊:“中国房地产已经进入了白银时代!” 

三年后,不满于潜在韭菜的日益消瘦,孙宏斌怒怼万科,“钻石时代”的说法又开始不胫而走。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万科也没能抵挡住诱惑,大举进入三四线城市,享受着收割钞票的快感。如今,“反向置业”的风潮正在年复一年的淡去,各大地产商又开始了集体逃亡。

 

历史是个圈,哪里有钱去哪边。

 

只不过这一次,撤退可能只是表象。没有人会相信,被“房住不炒”洗了半年脑的人们会突然不再冲动,只是“稳杠杆、稳增长”的宏观政策抑制了各大开发商们蠢蠢欲动的心。

数据显示,以碧桂园为例,截止2018中报数据,碧桂园总负债为12606亿元,但有息负债为2939亿元,占总负债比例仅23%,而其中一年以内短期债务及长期债务当期部分仅为1081.04亿,占比36.78%。 

而恒大的账面上,也远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公开的财报显示,那里还趴着近2600个亿的现金。

 

在这种时候裁员、打折,很可能只是为了蓄意营造一种过冬的假象,未来尚不明确,但是回笼一部分资金,把钱捏在手里静观其变,总归是没错的。

 

况且,现在卖,还算得上是高位套现。

 

前两天,各地都在疯传,燕郊的房价持续上涨。

 

草长莺飞三月天,韭菜又有一茬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