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成分中絕大部分是糖,並沒有什麼特殊營養價值,但人們卻對蜂蜜的功效有堅定的信心。這種信心,我們叫做“蜜汁自信”(誤)。

 

蜂蜜的功效被吹得千奇百怪。比如每天清晨一杯蜂蜜水治便秘,明明是有一些人果糖不吸收刺激了腸胃,造成輕微腹瀉;又比如蜂蜜保質期很長,就誤以為它有“殺菌排毒”的功能,殊不知高糖高熱量給身體的負擔更重。

還有人說,普通椴樹蜜、槐花蜜、棗花蜜,都比不上采路邊野花的野蜂蜜。在蜂蜜產品線以及衍生品線中,鄙視鏈最頂端的是蜂王漿(它的成分和普通蜂蜜有所不同),因為蜂王吃了它能產很多卵,讓很多人相信吃了能多生孩子。

以上這些說法,都沒有嚴謹的科學研究支持。

 

關於蜂蜜功效的闢謠文章已經有許多,我們今天要講的是另外一個故事——明明只是甜甜的糖,蜂蜜在中國是如何一步步神話的?這種“蜜汁自信”的功效,是如何添加的?

救國的任務就交給蜂蜜吧

現在很多蜂蜜商家總喜歡把它包裝成有幾千年歷史的保健良藥。但其實在古代中國,因為蜂蜜養殖技術的限制,能吃到蜂蜜的人並不多。

古代蜂蜜有多金貴?清代給皇帝的貢品中有東北的椴樹蜜,根據檔案記載,為了每年獻給皇帝的幾千斤蜂蜜,在寒冬時封山,不準閑雜人等進山,官員、人丁701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地去采蜜[1]。

從這個角度來說,現在超市裡二十塊錢一瓶的蜂蜜,貼着“帝王尊享”的廣告標籤,擱在幾百年前確實也沒錯。

普通人能吃上蜂蜜這種傳統“保健佳品”,其實是在晚清以後,靠現代西方養蜂技術的傳入。現代養蜂技術,都是在美國人朗斯特羅什發明的活框蜂箱技術基礎上,不斷改進來的[2],直到清末民初,才傳入中國。

西方人發明了現代養蜂技術。在19世紀,蜜蜂常常被視為勤奮的象徵,可以看出圖中成人帶着孩子參觀蜂箱,時間大約在1875年左右 / 視覺中國

那時候,小小的蜜蜂被寄託了救國大任,因為它糖分高——是的,你特別害怕的高糖高熱量,在當時可是寶貝。

中國傳統的製糖主要靠人工榨取蔗糖,以家庭小作坊為主。近代西方工業化生產的糖進入中國後,因為價格低廉,搶佔了市場。

眼見着白銀嘩嘩外流,一些人提出了“以蜜代糖”,通過自產蜂蜜,來抵禦經濟侵略。

蜂蜜沒有什麼神奇之處,主要成分就是水和糖。但不同於今天人們動不動就喊着要“戒糖”,對於民國時期許多人來說,糖攝入確實很成問題 / 視覺中國

為啥不是自產糖而是蜂蜜?原因在於產糖需要建廠、買設備、僱工人,成本高,一時間難以推廣。而養蜂釀蜜只要有蜂箱蜂種和蜜源,小家庭都可以搞起來,規模大小隨意[4]。

 

所以,清朝廷成立高等農工商實業學校,就把養蜂列進專業課。民國建立的諸多大學如中央大學、浙江大學,也開設養蜂專業[3],重點宣傳的就是養蜂能發財。

 

但主導這場養蜂狂熱的主要是城市知識分子,農民並不買賬[9],最終運動失敗。

1935年左右,一位養蜂人和他的兒子,地點未知。和人們的認識不同,養蜂並不只是中國人一直在做的事 / 視覺中國

不過,當時的人們宣傳蜂蜜的作用,還沒有特別誇張。比如1935年的一篇文章,就強調了蜂蜜“卓越的營養價值”在含有“大量的炭水化物”[5],補充熱量。後來還有文章介紹外國實驗,也只是說吃蜂蜜的兒童比不吃的體重增加更多[6]。

 

一樣是誇蜂蜜,以前都說能增重,現在反而說能潤腸減肥。蜜蜂聽了都一臉問號。

從稀有到神話的蜂蜜

蜂蜜一直是稀有的。1949年以後,蜂蜜除了高糖高熱量,還具有了更高的戰略價值。在當時,國家需要通過出口蜂蜜來換取大量外匯。

集體公社養蜂、釀蜜,50年代還出台過中央文件,鼓勵社員在不影響集體作業出勤情況下,自己在家發展養蜂副業[10]。普通人能養蜂,卻不一定能吃到蜂蜜。

在計劃經濟的統購統銷制度下,蜂蜜被列為二類物資,由國家部委分配,市場上很難買到蜂蜜。因為出產的大部分蜂蜜都出口掙外匯去了。例如浙江蕭山、西安永壽當時生產的蜂蜜,大部分都用於外貿出口[16][17]。

2015年5月13日,安徽淮北,放蜂人在忙着採收蜂蜜。今天在中國,有一個職業叫做“放蜂人”(或叫“趕蜂人”),比如圖中人的放蜂路線是:海南、安徽一直到內蒙古 / 視覺中國

所以,那時蜂蜜的最大價值不是給普通人補充糖分,而是給國家建設事業做貢獻。70年代的一本叫《怎樣養蜂》的小冊子甚至呼喊:“為革命養蜂[12]!”

 

作家劉向陽在一篇文章中回憶,六十年代,他的母親得了腸道疾病,舅舅託人偷偷搞到了一盒蜂蜜給她。母親沒捨得吃,給了患大腸乾燥的奶奶[19],潤腸通便。

因為稀缺,中國人對蜂蜜的狂熱,來得比想象中要晚一些。

從1981年起,蜂蜜不再是統一分配的物資,普通人蜂蜜的消費量才開始增加。但即便如此,中國人的蜂蜜消費量依然算很低的。1987、1988年兩年國內的人均蜂蜜消費量都只有0.1kg,而同樣為蜂蜜生產大國的美國是0.6kg,加拿大則是0.9和1.0kg。

2009年6月18日,美國加州的養蜂人。美國是世界上主要的蜂蜜生產國和消費國 / 視覺中國

真正讓人無語的是,隨着近年來蜂蜜消費量的提高,大家也依然沒有吃上蜂蜜:因為假蜂蜜開始橫行起來。

所謂假蜂蜜,包括好幾種類型:有的是直接在蜂蜜里摻假,添加大米糖漿等廉價材料;有的用糖稀加色素、增稠劑調製;有的用甜蜜素和色素直接勾兌——相比之下,有些商家只是用低價蜂蜜混合高價蜂蜜,簡直算是業界良心了。

2014年,中國蜂產品協會抽檢了電商在售的20款蜂蜜,居然發現高達13款產品摻假;2015年,《新京報》記者網購了10款蜂蜜送專業機構檢測, 發現有7款存在添加蔗糖、糖精的嫌疑[20][21]。

比假蜂蜜更假的是商家吹噓的蜂蜜功效。

如果說蜂蜜刺激腸胃引起部分果糖不耐受的人輕微腹瀉,被解讀成“潤腸通便”是誤打誤撞,那麼許多商家胡吹起蜜蜂的其他功效起來,可就沒譜多了。

煙台的執法人員曾經查處過某款蜂蜜宣傳可以“防癌抗癌”[22];屢次被罰的“江西某氏”給自家產品打出羞羞的廣告語“解決你的男言之隱”[23];最搞笑的是,“慈某堂”牌蜂蜜居然宣傳自己的蜂蜜不含蔗糖,所以可以防止齲齒[24]——這水平應該回去重修中學化學課。

2018年3月15日,貴州黔南,油菜花開,養蜂農技人員指導蜂農開箱采蜜。在痴迷養生的群體中,蜂蜜的蜜源也很重要,常見的有:洋槐蜜、荊條蜜、棗花蜜、荔枝蜜等等 / 視覺中國

2016年11月17日,陝西安康,秦嶺深山裡的土蜂蜜蜜源,號稱來自上百種野花。許多人對土蜂蜜有着特別的崇拜,認為要比其他的蜂蜜更好 / 視覺中國

2015年的新《廣告法》規定,凡是保健食品,都不能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斷言”或者“涉及疾病預防、治療功能”,也就是說,凡是在廣告中宣傳蜂蜜有治病功能的都是違法。

但你知道,保健品商總是喜歡在違法的邊緣試探。加在蜂蜜身上的神奇功效越來越多,究竟有多少是真的?

蜂蜜,真的沒有那麼神奇

提到蜂蜜養生神話,就不得不說蜂蜜產品線以及衍生產品線中,鄙視鏈頂端的土蜂蜜和蜂王漿。

 

土蜂蜜即是野蜂蜜,實際上就是野生的中華蜜蜂雜采各種花而形成的蜜。通常人工養殖的蜂種多為更高產的意蜂,因此土生土長的中華蜜蜂多為野蜂。

 

土蜂蜜沒有蜂箱,用的就是最原始粗暴的方法——直接把蜂巢的蜜給刮下來。或許有些人還記得去年底,微商圈兒有一群來自秦嶺的“楊霞”、馬鞍山的“楊霞”、東莞的“楊霞”從大城市回到大山養殖土蜂蜜的故事,號稱營養價值比普通蜂蜜高出十幾倍。

如果你在微信里搜索“楊霞”或者其他接近的關鍵詞,你會發現這個名字大多和蜂蜜有聯繫 / 微信截圖

“純天然”、“無添加”的土蜂蜜和普通養殖蜂蜜,在成分上真的有差別嗎?

你別說,還真的有。

 

土蜂蜜確實多了一些“神秘成分”,可以對你產生作用:生產流程原始粗放,你不知道土蜂蜜會用什麼桶去裝,什麼網去過濾,經過的一雙雙手有沒有洗。

因此可能沾染病菌,可能還帶着可憐的蜜蜂的屍體,最可怕的是——野外的蜜蜂采了有毒植物的花粉,蜜里含有劇毒的生物鹼。

2015年3月25日,浙江嘉興,街邊小攤顧客可以現場從蜂巢取蜜。不少趕蜂人的生活都十分辛苦,但辛苦歸辛苦,土蜂蜜安全性確實需要打個問號 / 視覺中國

2015年,因為全國發生多起食用未經加工的土蜂蜜造成中毒死亡的案件,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還發布了提醒:“為預防蜂蜜中毒,建議消費者不要食用未經加工處理的生鮮蜂蜜,倡導消費者選擇正規食品生產企業生產加工過的蜂蜜[13]。”

所以有人說,吃土蜂蜜還不如吃假蜂蜜——假蜂蜜無非就是吃糖,土蜂蜜搞不好就等於在服毒。

至於蜂蜜衍生產品線中的頭牌——蜂王漿,則無論中國外國,都有許多商家吹噓它的神奇功效。

蜂王漿實際上是工蜂咽頭腺的分泌物,吃了它的蜜蜂幼蟲就會成為蜂王,壽命更長且能產卵,成為了蜜蜂王國里的生育機器,避免了成為勞動機器的命運。

2016年11月5日,安徽黃山,蜂農展示灌滿蜂王漿的蜂王台架。蜂農每天都要挖近8000餘個蜂王台,移蟲8000餘次,耗時六七小時,這樣的工作持續6個多月 / 視覺中國

很明顯人類更願意成為生育機器而非勞動機器——所以大家腦洞大開,幼蟲吃了蜂王漿就能長壽、產卵,那人吃了是不是也能長命百歲、多子多福?

 

很多商家們喜歡列舉蜂王漿里富含多少種蛋白質、維生素……問題是,蜂王漿確實含有很多營養物質,但都是常見的東西,而且高糖分、低蛋白,還不如雞蛋、牛奶健康。

 

2017年,來自馬來西亞吉蘭丹大學和馬來西亞理科大學的三位生物學者,發表論文梳理了關於蜂王漿的諸多研究,發現沒有明確證據可以證明蜂王漿的醫療功效。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還曾表示,現有證據不支持蜂王漿有益人體健康的說法[14][15]。

 

所以,放過蜂蜜吧,它只是一種以糖為主要成分的普通食物。一定要說蜂蜜能滋補,那也可以:滋補體重,親測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