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李玉刚——《新贵妃醉酒》

1998年

1998年2月,34岁的张朝阳创立搜狐时,距他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回国已经过去了三年。

但张朝阳的搜狐还是比大洋彼岸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的谷歌早了7个月,原来中国互联网的起点比欧美低一向都是我们的错觉!

当然,在干互联网公司这事上,有人比张朝阳起得更早,就是那个一笑起来童叟无欺的胖子丁磊。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天才丁磊的人生从一开始就开挂了。

1997年,时年26岁的丁三石一声不响地弄出了网易,并且推出了全中文搜索引擎服务!然后只用了3年,网易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两年后,丁磊成为中国国内首富。

而在搜狐成立了大半年后,马化腾挑了个让马云一战成名的日子——“双11”,在华强北一间不起眼的宿舍里成立了腾讯,二马之间果然是真爱!

一个月后,王志东的新浪成立,至此,国内四大门户网站众神归位,这也是我们把1998年称为中国互联网元年的原因。

1998年的马云在干什么呢?

1998年,马云和张朝阳一样,34岁,在一个很唬人的单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挂着一个总经理的职务,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前途有多么暗淡。

而此时,任正非的华为已经通过10年的发展,从代理一家不知名香港公司的交换机起家,像悍匪一样从农村杀回城市,充满狼性的华为很快成为国内通信行业数一数二的狠角色。

但任正非眼中的华为却正在驶入一片危险的冰山区。

1998年2月,任正非从美国访问回来后,在《华为人报》上发表了《我们向美国人民学习什么》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老任震撼于美国风起云涌、层出不穷的高科技企业,感叹于一些美国企业的优良企业管理。

反观此时的华为,正陷入无休止的营销、股权、贷款纠纷,这篇文章也为任正非在下一年放权和孙亚芳上位埋下伏笔。

1998年的最后一天,除了两位天后在春晚合唱的那首脍炙人口的《相约九八》,还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中国互联网历史的大事:国家出台了《关于加快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

这意味着手机生产必须获得牌照许可,科健、波导、熊猫、夏新、迪比特、TCL、中兴、南方高科等“有身份证”的手机生产企业一下子坐到了暴富的风口上。

而此时任正非对手机的态度仍然是:华为一辈子都不会做终端。

1999年

2月,新浪网获得包括高盛银行在内投资人的2500万美金的海外风险投资,这是当时国内互联网企业获得的最大一笔投资,这也意味着新浪离海外上市(2000年)的时间已经非常接近了。

当时的马云还在生无可恋地在帝都鼓捣着外经贸部官方网站等项目,挨到1999年3月,马云痛下决心,觉得还是回杭州创业靠谱。

回杭州前,马云一行登临了一次长城,且哭且歌且醉后,大家一致认为帝都非久恋之地,都愿意跟着马云回到杭州,拿500元的月薪,要把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阿里巴巴网站给弄起来!

什么叫不曾在你巅峰时慕名而来,也未曾在你低谷时背身离开?看看人家阿里巴巴的18罗汉!

马云归来日,任总离去时。

1999年,华为高层在深圳麒麟山庄召开股东代表大会,推举孙亚芳为华为董事长,“华为女皇”从此走上台前。

孙亚芳

华为的这次人事变动对9年后马云的“退位”有无影响,不得而知。

而此时杀回杭州的马云,却面临着公司即将无米之炊的困境。

好在他在2年前认识了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并通过杨致远认识了孙正义。

马云、张英夫妇和杨致远

互联网泡沫还没有吹破前,孙正义的身家一度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

1999年10月30日,马云和孙正义之间著名的6分钟投资局过后,孙正义答应了给阿里巴巴投3000万美元,但马云觉得3000万太多,最后只要了2000万美元。

 

2000年

2000年这一年,与很多企业关联最多的话题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的破灭。

马云是第一个感受到互联网泡沫危机的,他在2000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中说:如果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必须死,我希望我们是最后那一个。

和马云同病相连的还有马化腾,第一代社交软件弄出来后,公司却没钱了。

最困难的时候,马化腾狠下心要把公司开发出的ICQ软件卖给深圳电信数据局,但对方只愿意出60万,这个耻辱性的出价让马化腾最终将软件留在自己手中。

年轻时的马化腾

愚人节过后两个星期,腾讯的命运意外地改变了:IDG和盈科送来了220万美元天使投资,腾讯的估值也达到550万美元,其中IDG与盈科各占20%股份。

马化腾和他的腾讯总算活过来了!

2000年7月,继3个月前新浪海外上市后,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当时最知名的国际互联网品牌。

几个月后,腾讯再次出现财务危机,更糟的是此前领投了天使投资的IDG与盈科却不愿追加投资。

马化腾心里苦啊!为了融资,他访遍了当时国内的互联网大佬:新浪、搜狐、雅虎中国、联想、金蝶,一家一家敲门,但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接盘。

在马化腾为了找钱四下奔走时,华为开始将业务向国际扩张。

2000年,华为和当时全球有影响力的摩托罗拉合作,做后者的原始委托生产,但是产品贴上摩托罗拉的商标出售,这也为华为三年后独立做手机预留了注脚。

2000年9月,拿到孙正义2000万美元投资的阿里巴巴“抖”起来了:在全世界建立办事处,高薪聘请国外员工。

在国内,阿里巴巴举办了首届西湖论剑,与会者包括搜狐网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新浪网总裁王志东、网易董事长丁磊、8848董事长王峻涛、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马云、著名作家金庸等。

但是钱拿得多,花得也快:到了2000年底,阿里巴巴账面上只有不到700万元。

阿里巴巴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开始了:撤消或缩减全世界各地办事处,大规模压缩成本,曾被马云寄予厚望的美国办事处最后只剩下包括前台在内的三个人。

 

2001年

1月,已卸任华为董事长的任正非发表了长文《华为的冬天》,清醒地预感到互联网经济泡沫破裂后对电信市场的冲击。

随后,华为开始推进《华为公司法》,华为的组织结构进一步优化,全体华为将士忙着准备“过冬”,这些前瞻性的布局也让华为在日后避开一个一个险滩。

此时的腾讯终于也等到了自己的救星:南非 MIH 中国业务部的副裁网大为。

网大为

网大为以投资人的身份和腾讯见面后,提出了两点主张:

首先,对腾讯的估价由此前的550万美元急剧上升到6000万美元,MIH 愿意用其他公司的股份来入股腾讯;

其次, MIH成为腾讯的第一大股东。

随后,盈科将手中的腾讯股份转让给南非 MIH,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南非 MIH还是腾讯第一大股东的原因,创业不易,哪怕以蜿蜒的姿态,也必须活下去!

这一年最风光的还是搜狐:9月,搜狐连续九次蝉联 iamasia网络资产综合排名第一,2个月后,搜狐上线网上购物平台:搜狐商城。

做秀时的张朝阳

谁能想得到,搜狐当年还是国内第一批电商实践者?

和搜狐的风光无限相比,丁磊的网易在2001年迎来剧变:在财报公布巨亏2040万美元4天后,纳斯达克宣布网易停止交易,丁磊被迫辞云公司董事长和CEO的职务,江湖都在纷传网易将被摘牌。

此时,大手笔流血裁员后的阿里巴巴则赢得了一年的喘息时间,但面对未来,马云难言轻松。

这年9月,马云给阿里巴巴提出了一个看上去既微不足道又意义重大的目标:2002年全年赚一块钱!

事实上马云在说这话的时候,阿里巴巴已经发不起工资了。好在熬了半年后,阿里巴巴史上第一次赢利了。

2002年

中国最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在2002年都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这并不奇怪,因为2002年只是个序曲,就是为了引出2003年的江湖激荡。

作为过渡期的2002年,这一年所有的云淡风轻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所有的质变,都发生在即将到来的2003年。

2003年

2003年4日,非典突然来了!

受非典影响最深的是阿里巴巴:当时阿里有一位员工去广州出差,回杭州后就高烧不止,被疑染上非典,阿里巴巴因此一举“成名”,很多人听说身边有阿里巴巴的员工就恨不得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阿里巴巴在这一年差点就没有顶过来。

非典时期的阿里巴巴

转折出现在2003年5月10日,淘宝网上线了,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淘宝网也吸引了一些重量级的投资人。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得到资方驰援后,当时还是像蚂蚁一样弱小的淘宝网利用免费策略主动向体格庞大的eBay易趣发起了挑战,然后,eBay易趣真的从中国退走了!

而且,淘宝网上线后不久的2003年10月18日,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宝服务,也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2003年5月21日,搜狐冠名了“2003中国搜狐登山队”并成功登顶珠峰。

在搜狐忙着登山的时候,上一年已积累了1亿多用户的腾讯获得数千万美元估值和大笔现金后,进入疯狂扩张的时期,上市是马化腾当时最迫切的目标,一年后,腾讯在港交所如愿上市了。

2003年对于华为,却是真正的多事之秋。

不否认任正非是个有远见的人,但即使是伟人,也有打盹的时候。

从2003年1月开始,华为就陷入了应对通讯巨头思科起诉侵权华为的官司中。

面对咄咄逼人的思科,任正非先后使出了36计中的苦肉计和远交近攻。

苦肉计即华为承诺可以不生产遭思科起诉的产品,但华为绝对不承认侵权;远交近攻即联手思科的死对头3COM,最后在3COM公司CEO专程为华为作证的情况下,思科和华为达成和解。

2003年底,有可能决定华为命运的一幕惊险地上演了:华为差点就卖给了摩托罗拉!

当时的摩托罗拉是通信领域的王者,在和摩托罗拉合作的过程中,华为卖给摩托罗拉以求更长远发展的计划也提上了日程。

2003年12月,海南岛某度假沙滩,49岁的任正非和摩托罗拉首席运营官迈克-扎菲罗夫斯基相谈甚欢。

几个星期后,华为和摩托罗拉签署了摩托罗托拟以75亿美元收购华为的意向书。

但是最终,人算不如天算。

2003年,因为在圣诞节前没有推出新机,摩托罗拉业绩受到影响,再加上自己沉迷于2G手机王国走不出来,摩托罗拉在接下来的几年已赶不上飞速发展的3G浪潮,最终扎菲罗夫斯基被免职,收购华为一事也成了泡影。

而从2003年起,之前坚持不做终端的任正非也改口了,他在年初的一次会议上说自己犯了错误,只是大家给他面子不说而已。

任正非所说的“错误”,就是华为错失PHS小灵通的事。

2003年7月,华为成立手机部,开始做小灵通手机,当时的做法是做贴牌,只要养活自己,不要求高利润,不惜代价用低端机抢占市场。

很快,华为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就增长到了25%。

后记

2004年2月,任正非荣膺网民评选的“2003年中国IT十大上升人物”,同时获奖的还有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康佳集团总裁兼党委书记侯松容、百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李彦宏、阿里巴巴创始人、主席兼CEO马云、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陆致成、新浪网CEO汪延、联想集团总裁兼CEO杨元庆、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等人。

影响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的中坚人物,到这时算是集体亮相了。

当然,2004年还有一些可以一记的大事,比如说:

2004年2月,华为出品的中国第一款WCDMA手机参加法国戛纳3GSM大会并现场演示,从这时起,在“大嘴”余承东的带领下,华为用了14年,把一家贴牌手机制造商“吹”成了全球第二大手机品牌。

2004年6月16日,马化腾带领腾讯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腾讯帝国的航空母舰正式起航。

2004年,马云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将才推出不久的支付宝从淘宝网分拆独立。

正是这一次业务上的剥离,为之后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的“独立”出来再造一个阿里巴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年的马云,果然是目前如炬,见一落叶而知秋之将至。

最后,我们所以要将2003年这一年单独拎出来,是因为很多人在这一年以一只蜗牛的姿态,跑出了火箭的速度,很多人在这一年以为突破了自己的极限,没想到最后成为新的起点,很多人因为在这一年心中有风景,如今才做到了眼里无是非!

是的,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