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雪花飄落梅花開枝頭,

那一年的華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李玉剛——《新貴妃醉酒》

1998年

1998年2月,34歲的張朝陽創立搜狐時,距他從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回國已經過去了三年。

但張朝陽的搜狐還是比大洋彼岸的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的谷歌早了7個月,原來中國互聯網的起點比歐美低一向都是我們的錯覺!

當然,在干互聯網公司這事上,有人比張朝陽起得更早,就是那個一笑起來童叟無欺的胖子丁磊。

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天才丁磊的人生從一開始就開掛了。

1997年,時年26歲的丁三石一聲不響地弄出了網易,並且推出了全中文搜索引擎服務!然後只用了3年,網易就在納斯達克上市了,兩年後,丁磊成為中國國內首富。

而在搜狐成立了大半年後,馬化騰挑了個讓馬雲一戰成名的日子——“雙11”,在華強北一間不起眼的宿舍里成立了騰訊,二馬之間果然是真愛!

一個月後,王志東的新浪成立,至此,國內四大門戶網站眾神歸位,這也是我們把1998年稱為中國互聯網元年的原因。

1998年的馬雲在幹什麼呢?

1998年,馬雲和張朝陽一樣,34歲,在一個很唬人的單位——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國富通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掛着一個總經理的職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前途有多麼暗淡。

而此時,任正非的華為已經通過10年的發展,從代理一家不知名香港公司的交換機起家,像悍匪一樣從農村殺回城市,充滿狼性的華為很快成為國內通信行業數一數二的狠角色。

但任正非眼中的華為卻正在駛入一片危險的冰山區。

1998年2月,任正非從美國訪問回來後,在《華為人報》上發表了《我們向美國人民學習什麼》的文章,在這篇文章里,老任震撼於美國風起雲湧、層出不窮的高科技企業,感嘆於一些美國企業的優良企業管理。

反觀此時的華為,正陷入無休止的營銷、股權、貸款糾紛,這篇文章也為任正非在下一年放權和孫亞芳上位埋下伏筆。

1998年的最後一天,除了兩位天后在春晚合唱的那首膾炙人口的《相約九八》,還發生了一件足以改變中國互聯網歷史的大事:國家出台了《關於加快移動通信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

這意味着手機生產必須獲得牌照許可,科健、波導、熊貓、夏新、迪比特、TCL、中興、南方高科等“有身份證”的手機生產企業一下子坐到了暴富的風口上。

而此時任正非對手機的態度仍然是:華為一輩子都不會做終端。

1999年

2月,新浪網獲得包括高盛銀行在內投資人的2500萬美金的海外風險投資,這是當時國內互聯網企業獲得的最大一筆投資,這也意味着新浪離海外上市(2000年)的時間已經非常接近了。

當時的馬雲還在生無可戀地在帝都鼓搗着外經貿部官方網站等項目,挨到1999年3月,馬雲痛下決心,覺得還是回杭州創業靠譜。

回杭州前,馬雲一行登臨了一次長城,且哭且歌且醉後,大家一致認為帝都非久戀之地,都願意跟着馬雲回到杭州,拿500元的月薪,要把世界上最偉大的事業——阿里巴巴網站給弄起來!

什麼叫不曾在你巔峰時慕名而來,也未曾在你低谷時背身離開?看看人家阿里巴巴的18羅漢!

馬雲歸來日,任總離去時。

1999年,華為高層在深圳麒麟山莊召開股東代表大會,推舉孫亞芳為華為董事長,“華為女皇”從此走上台前。

孫亞芳

華為的這次人事變動對9年後馬雲的“退位”有無影響,不得而知。

而此時殺回杭州的馬雲,卻面臨著公司即將無米之炊的困境。

好在他在2年前認識了雅虎創始人楊致遠,並通過楊致遠認識了孫正義。

馬雲、張英夫婦和楊致遠

互聯網泡沫還沒有吹破前,孫正義的身家一度超越比爾·蓋茨,成為世界首富。

1999年10月30日,馬雲和孫正義之間著名的6分鐘投資局過後,孫正義答應了給阿里巴巴投3000萬美元,但馬雲覺得3000萬太多,最後只要了2000萬美元。

 

2000年

2000年這一年,與很多企業關聯最多的話題是全球互聯網泡沫的破滅。

馬雲是第一個感受到互聯網泡沫危機的,他在2000年的一次內部講話中說:如果所有中國互聯網公司必須死,我希望我們是最後那一個。

和馬雲同病相連的還有馬化騰,第一代社交軟件弄出來後,公司卻沒錢了。

最困難的時候,馬化騰狠下心要把公司開發出的ICQ軟件賣給深圳電信數據局,但對方只願意出60萬,這個恥辱性的出價讓馬化騰最終將軟件留在自己手中。

年輕時的馬化騰

愚人節過後兩個星期,騰訊的命運意外地改變了:IDG和盈科送來了220萬美元天使投資,騰訊的估值也達到550萬美元,其中IDG與盈科各佔20%股份。

馬化騰和他的騰訊總算活過來了!

2000年7月,繼3個月前新浪海外上市後,搜狐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當時最知名的國際互聯網品牌。

幾個月後,騰訊再次出現財務危機,更糟的是此前領投了天使投資的IDG與盈科卻不願追加投資。

馬化騰心裡苦啊!為了融資,他訪遍了當時國內的互聯網大佬:新浪、搜狐、雅虎中國、聯想、金蝶,一家一家敲門,但沒有一家公司願意接盤。

在馬化騰為了找錢四下奔走時,華為開始將業務向國際擴張。

2000年,華為和當時全球有影響力的摩托羅拉合作,做後者的原始委託生產,但是產品貼上摩托羅拉的商標出售,這也為華為三年後獨立做手機預留了註腳。

2000年9月,拿到孫正義2000萬美元投資的阿里巴巴“抖”起來了:在全世界建立辦事處,高薪聘請國外員工。

在國內,阿里巴巴舉辦了首屆西湖論劍,與會者包括搜狐網首席執行官張朝陽、新浪網總裁王志東、網易董事長丁磊、8848董事長王峻濤、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馬雲、著名作家金庸等。

但是錢拿得多,花得也快:到了2000年底,阿里巴巴賬面上只有不到700萬元。

阿里巴巴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裁員開始了:撤消或縮減全世界各地辦事處,大規模壓縮成本,曾被馬雲寄予厚望的美國辦事處最後只剩下包括前台在內的三個人。

 

2001年

1月,已卸任華為董事長的任正非發表了長文《華為的冬天》,清醒地預感到互聯網經濟泡沫破裂後對電信市場的衝擊。

隨後,華為開始推進《華為公司法》,華為的組織結構進一步優化,全體華為將士忙着準備“過冬”,這些前瞻性的布局也讓華為在日後避開一個一個險灘。

此時的騰訊終於也等到了自己的救星:南非 MIH 中國業務部的副裁網大為。

網大為

網大為以投資人的身份和騰訊見面後,提出了兩點主張:

首先,對騰訊的估價由此前的550萬美元急劇上升到6000萬美元,MIH 願意用其他公司的股份來入股騰訊;

其次, MIH成為騰訊的第一大股東。

隨後,盈科將手中的騰訊股份轉讓給南非 MIH,這也是為什麼到現在南非 MIH還是騰訊第一大股東的原因,創業不易,哪怕以蜿蜒的姿態,也必須活下去!

這一年最風光的還是搜狐:9月,搜狐連續九次蟬聯 iamasia網絡資產綜合排名第一,2個月後,搜狐上線網上購物平台:搜狐商城。

做秀時的張朝陽

誰能想得到,搜狐當年還是國內第一批電商實踐者?

和搜狐的風光無限相比,丁磊的網易在2001年迎來劇變:在財報公布巨虧2040萬美元4天後,納斯達克宣布網易停止交易,丁磊被迫辭雲公司董事長和CEO的職務,江湖都在紛傳網易將被摘牌。

此時,大手筆流血裁員後的阿里巴巴則贏得了一年的喘息時間,但面對未來,馬雲難言輕鬆。

這年9月,馬雲給阿里巴巴提出了一個看上去既微不足道又意義重大的目標:2002年全年賺一塊錢!

事實上馬雲在說這話的時候,阿里巴巴已經發不起工資了。好在熬了半年後,阿里巴巴史上第一次贏利了。

2002年

中國最著名的互聯網公司在2002年都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迹,這並不奇怪,因為2002年只是個序曲,就是為了引出2003年的江湖激蕩。

作為過渡期的2002年,這一年所有的雲淡風輕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所有的質變,都發生在即將到來的2003年。

2003年

2003年4日,非典突然來了!

受非典影響最深的是阿里巴巴:當時阿里有一位員工去廣州出差,回杭州後就高燒不止,被疑染上非典,阿里巴巴因此一舉“成名”,很多人聽說身邊有阿里巴巴的員工就恨不得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這生意還怎麼做下去?

阿里巴巴在這一年差點就沒有頂過來。

非典時期的阿里巴巴

轉折出現在2003年5月10日,淘寶網上線了,作為一種新興的商業模式,淘寶網也吸引了一些重量級的投資人。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在得到資方馳援後,當時還是像螞蟻一樣弱小的淘寶網利用免費策略主動向體格龐大的eBay易趣發起了挑戰,然後,eBay易趣真的從中國退走了!

而且,淘寶網上線後不久的2003年10月18日,淘寶網首次推出支付寶服務,也深刻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

2003年5月21日,搜狐冠名了“2003中國搜狐登山隊”並成功登頂珠峰。

在搜狐忙着登山的時候,上一年已積累了1億多用戶的騰訊獲得數千萬美元估值和大筆現金後,進入瘋狂擴張的時期,上市是馬化騰當時最迫切的目標,一年後,騰訊在港交所如願上市了。

2003年對於華為,卻是真正的多事之秋。

不否認任正非是個有遠見的人,但即使是偉人,也有打盹的時候。

從2003年1月開始,華為就陷入了應對通訊巨頭思科起訴侵權華為的官司中。

面對咄咄逼人的思科,任正非先後使出了36計中的苦肉計和遠交近攻。

苦肉計即華為承諾可以不生產遭思科起訴的產品,但華為絕對不承認侵權;遠交近攻即聯手思科的死對頭3COM,最後在3COM公司CEO專程為華為作證的情況下,思科和華為達成和解。

2003年底,有可能決定華為命運的一幕驚險地上演了:華為差點就賣給了摩托羅拉!

當時的摩托羅拉是通信領域的王者,在和摩托羅拉合作的過程中,華為賣給摩托羅拉以求更長遠發展的計劃也提上了日程。

2003年12月,海南島某度假沙灘,49歲的任正非和摩托羅拉首席運營官邁克-扎菲羅夫斯基相談甚歡。

幾個星期後,華為和摩托羅拉簽署了摩托羅托擬以75億美元收購華為的意向書。

但是最終,人算不如天算。

2003年,因為在聖誕節前沒有推出新機,摩托羅拉業績受到影響,再加上自己沉迷於2G手機王國走不出來,摩托羅拉在接下來的幾年已趕不上飛速發展的3G浪潮,最終扎菲羅夫斯基被免職,收購華為一事也成了泡影。

而從2003年起,之前堅持不做終端的任正非也改口了,他在年初的一次會議上說自己犯了錯誤,只是大家給他面子不說而已。

任正非所說的“錯誤”,就是華為錯失PHS小靈通的事。

2003年7月,華為成立手機部,開始做小靈通手機,當時的做法是做貼牌,只要養活自己,不要求高利潤,不惜代價用低端機搶佔市場。

很快,華為手機的市場佔有率就增長到了25%。

後記

2004年2月,任正非榮膺網民評選的“2003年中國IT十大上升人物”,同時獲獎的還有網易首席架構設計師丁磊、康佳集團總裁兼黨委書記侯松容、百度網絡技術有限公司CEO李彥宏、阿里巴巴創始人、主席兼CEO馬雲、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清華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裁陸致成、新浪網CEO汪延、聯想集團總裁兼CEO楊元慶、搜狐公司總裁張朝陽等人。

影響中國互聯網發展歷史的中堅人物,到這時算是集體亮相了。

當然,2004年還有一些可以一記的大事,比如說:

2004年2月,華為出品的中國第一款WCDMA手機參加法國戛納3GSM大會並現場演示,從這時起,在“大嘴”余承東的帶領下,華為用了14年,把一家貼牌手機製造商“吹”成了全球第二大手機品牌。

2004年6月16日,馬化騰帶領騰訊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掛牌上市,騰訊帝國的航空母艦正式起航。

2004年,馬雲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將才推出不久的支付寶從淘寶網分拆獨立。

正是這一次業務上的剝離,為之後支付寶從阿里巴巴集團的“獨立”出來再造一個阿里巴巴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當年的馬雲,果然是目前如炬,見一落葉而知秋之將至。

最後,我們所以要將2003年這一年單獨拎出來,是因為很多人在這一年以一隻蝸牛的姿態,跑出了火箭的速度,很多人在這一年以為突破了自己的極限,沒想到最後成為新的起點,很多人因為在這一年心中有風景,如今才做到了眼裡無是非!

是的,那一年的雪花飄落梅花開枝頭,那一年的華清池旁留下太多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