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華為正在反擊在美國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進入博弈後期。

 

3月7日,華為在美國總部召開對外媒體溝通會,正式宣布提起訴訟,對《2019年國防授權法》(“NDAA”)第889條是否符合憲法規定發出挑戰。

 

其實,這是美國的法人對美國政府禁止採購華為,並且脅迫其他國家發出的怒吼。美國憲法禁止國會通過“剝奪公權法案”,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單獨挑出某個人員或組織予以懲罰的立法行為,這違反了美國憲法的根本原則。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說,採取法律行動是華為不得已而為之的最後選擇——這句話意味着,華為此前已經進行了各種溝通,通過法律途徑聯繫8月發令的法院,外交部門曾多次表態。

 

無效,沒有溝通、申訴、法律渠道,因為涉及“國土安全”,非常特殊。

 

板上钉钉!"墙头草"英国不再禁止华为,但必须满足这个条件

到現在為止,華為沒有得到為自己辯護的機會,美方沒有拿出過硬的證據。華為郭平使用了迄今為止感情色彩最重的語句,“華為從來沒有,將來也不會植入後門。也絕不允許別人在我們的設備上這樣干。但美國政府攻擊華為的服務器,竊取郵件和源代碼,而且從來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撐其關於華為是網絡安全威脅的指控。”

 

這樣的表態說明了華為的憤怒,華為一直無法為自己申辯。這樣的表態也起到穩定軍心的作用,華為在網絡安全方面是過硬的,美國真的如某些人所說天真無邪嗎、控制網絡是為了全人類嗎?

 

自己政府不採購,進而市場封鎖,拉幾個兄弟一起封殺,美國使用的是在國際市場全面使絆子的招術,這場“圍獵”處於幕布之下,加方、美方迄今宣稱的司法獨立既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

 

华为大手笔向日本供应商采购零部件 避免中兴命运?

讓我們的視線往北,到加拿大。

 

加拿大時間2019年3月1日,孟晚舟女士指控自己的憲法權利被嚴重侵害,在溫哥華國際機場被拘留、搜查、審訊時,加拿大政府官員多次違反法治,就公職人員瀆職和非法監禁尋求損害賠償。現在,針對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加拿大皇家騎警和加拿大政府發起民事訴訟。

 

3月1日,加拿大司法部發布公告,稱已經發布授權書,正式啟動孟晚舟引渡程序。

 

3月6日上午10:00(太平洋標準時間),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最高法院將確認司法部的引渡授權,並安排引渡聽證的日期。法庭很快宣布,孟晚舟引渡聽證會延期到5月8日再審理。

 

糾纏於此前的公司交易、污點證人已經沒有必要,孟晚舟明智地提出了是民事請求,一旦啟動法律程序,將經歷漫長的過程。

 

继续反击!华为将起诉美国政府,称其入侵华为服务器!

這些事件絕非偶然。

 

這次,華為的訴訟將向得克薩斯州東區的聯邦地方法院提起,因為華為公司的美國總部位於這一地區。

 

華為是標準的國際化企業,有龐大的國際化的法律團隊,了解捍衛權益、挽回尊嚴的最好辦法。此前,任正非多次表態,要通過法律來解決。現在,堅持的是依然是法律。

 

華為肯定清楚,面對的是多麼強大的勢力。法案由美國總統簽署,面對的是政府行政部門,由權力極強的、神秘的國土安全部門補漏,美國國會立法通過,還有與美國聯手的一些國家,沖在最前面的是加拿大。

 

 

但是,華為只能這麼做,必須這麼做。上戰伐心。

 

這一訴訟,首先確立華為美國憲法維護者的形象。華為此次訴訟的目標是,獲得如下救濟措施:法院判定NDAA中針對華為的限制措施違反憲法,同時頒發永久性禁令,禁止實施該限制措施。

 

美國《國防授權法》第889條,是對立法程序的濫用,剝奪了華為走正當法律程序的權利,有悖於三權分立原則,背離了美國的法律宗旨,違背了憲法制定者的初衷。

 

其次,現在美方對華為的安全指控缺乏證據,“美國政府詆毀華為的網絡安全紀錄,採用了暗中使絆子的暗黑行動,甚至試圖阻止華為參與其他國家的5G網絡建設,讓華為失去為美國以外客戶提供服務的機會“。

 

這是華為為自己的尊嚴、自己的品牌形象發起的戰役,不論結果如何,是進攻的必然招術。

 

如果美國政府公開證據,全球公眾將會得到更多的信息,不會聽信一面之詞,事態向縱深化發展。如果美國政府不公開證據,那將被反證,這是一場大規模的操縱事件,包括對孟晚舟的引渡在內。逼對方直接、公開回應是最好的辦法。

 

對未來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從此前的案例看,美國非常、非常強硬,但訴訟的一方會取得一定“收益“。

 

前有三一重工事件。

 

2014年7月15日,三一重工旗下子公司狀告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哥倫比亞特區聯邦法院裁定,奧巴馬政府禁止三一重工旗下子公司拉爾斯(Ralls Corp)在美的一宗併購案,侵犯了對方的合法權益,該公司應當被允許質證。

 

2015年,雙方和解。美國政府允許三一進入美國市場,三一撤銷起訴。三一勝訴並不意味着中國企業在美國市場不受“特殊照顧”,也絕不意味着投資美國俄勒岡州項目進展順利,但此舉為三一重工提供了緩衝平台,挽回了三一重工的形象,為中國本土企業以當地法律武器開拓當地市場,提供了一個藍本。

 

後有俄國卡巴斯基事件。

 

2017年,美國川普政府禁止卡巴斯基在政府機構使用,卡巴斯基提起訴訟稱此舉違憲,因為美國憲法禁止不經審判,就懲罰特定的個人或團體,這樣做剝奪了卡巴斯基走法定訴訟程序的權利,就是“褥奪公權”。看得出來,這一訴訟與華為神似。

 

卡巴斯基最終不可能獲得美國市場,但是,卡巴斯基認帳,不發起訴訟,百思買就不會下架軟件、美國政府部門就用卡巴斯基殺毒軟件了嗎?不可能!

 

這一場戰役,不會失去更多的市場,而在法律上與人性上可以獲得先機。

 

未來,增強技術能力、增強全球影響力非常、非常重要,具有不可撼動、受到認可的價值觀,具有強大的實力,具有市場作戰能力,這樣的企業將無往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