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公共厕所打造成家庭空间、工作空间、休闲空间、网路空间外的「第五空间」。 (人...
北京将公共厕所打造成家庭空间、工作空间、休闲空间、网路空间外的「第五空间」。(人民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启动了「厕所革命」,冀望提升中国环境卫生状况,改善农村生活环境,并履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计画中对使用清洁水资源的承诺。四年之后,这一耗资巨大的工程收效如何?

2015年至2017年,中国国家旅游发展基金牵头投入巨资,新建或改造的旅游厕所高达7万多座。2018年以来,共新建或改造了近2.4万座旅游厕所,其中1.5万座在中西部地区建成。

2019年中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对媒体说,中央财政计画安排70亿元(约10亿美元)推动全国3万个村庄改造厕所,共覆盖1000万左右的农户。韩长赋说,「农村人居环境确实是城乡差距的典型表现……脏、乱、差影响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面子工程领导视察才摆放

要改变中国农村使用传统厕所的习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BBC中文网报导,中国很多农村住户在户外建造茅草房,在房内挖坑作便池。这种厕所没有冲水设施,能储存粪便作有机肥,在春耕时期施肥于农田。这种厕所在中国延续了上千年,有人认为带动了生态循环,但也被诟病影响环境卫生。

这种古老的方式正在经历变化。人民网引述两会代表、浙江省德清县阜溪街道五四村党总支书记孙国文称,自从村里开展「厕所革命」,每家都用上了「洁净、方便的抽水马桶」,村里还建起了「高标的公共厕所。」

孙国文说,「没有包括公共厕所在内的现代化的旅游基础设施,就谈不上发展乡村旅游,谈不上发家致富。」

一位有苏北农村生活经历的历史学者说,从2015年开始,苏北农村一些居民收到组织上发的坐便式马桶设备,鼓励村民改造茅房。但对于配套设施和排水系统的建设,却要村民自己负责。全部改装下来需要几千到万元,很多农户根本负担不起,导致马桶被丢弃在村头巷尾。

后来,苏北农村向村民改发蹲便器,但由于农村的茅房多在户外,设备配套的下水管极容易在冬天被冻,导致管道断裂。于是农民只能将蹲便器作为摆设,领导视察期间摆放,使用时拿下,成为一种「面子工程」。

大陆桂林一个景区的厕所,成为游客拍照景点。 (新华社)
大陆桂林一个景区的厕所,成为游客拍照景点。(新华社)

五星厕所地方政府大竞赛

报导指出,自从推动「厕所革命」以来,中国地方政府之间相互竞争,争相打造「五星级卫生间」。有报导称,重庆、青海等市修建了耗资近100万元的卫生间。有的卫生间还配备微波炉、自动擦鞋器、高科技除臭空调等设备,还有建造在旅游景区的卫生间可让游客观看平板电视。

广州在两会期间宣布进一步开展「厕所革命」。中国日报日前报导,广州计画建造、翻新1213个公共厕所,并将采用「环境友善」的新型材料建造。

中国日报引述广州市城市管理和执法部门称,正在更新一款帮助公众寻找厕所的手机应用程序,以「提高公众幸福感」。政府还将发起一项运动,评选该市20个厕所为「最美厕所」。

一位姓杨的28岁广州市民表示,多建厕所是好事,但日后如何运营、由谁负责管理最好明确清楚,「不要好事反而成为污点」。

配套不到位农村新厕所遭弃用

「一个坑,两块砖,三尺墙,围四边,捂鼻子,踮脚尖,蚊蝇飞,臭熏天」一首顺口溜是过去农村厕所脏乱差的真实写照。

中央在2017年推动新一轮「厕所革命」,多地农村告别了旱厕。但地方缺建设资金、缺配套、缺维修管护,排污、粪便处理都未得到解决,新厕所建好后即闲置,一些村民仍旧沿用旱厕。

新华社报导,西北某村的村民家门前都有一个红顶白墙的新厕所,里面贴了白色的瓷砖,陶瓷蹲便器干净整洁,无蚊蝇臭味。村干部说,2015年村里举行农村环境卫生综合整治会,该村是观摩学习点之一。「改厕只有50多户,现场开完会后,再没有继续动静」,而大部分村民家依然使用旱厕。

这名村干部说,当时村里为了修建这50余所无害化卫生厕所,特意找了施工队,「一户按3000元标准修建,花费共15万元。至今还欠着施工队钱呢」 。他指出,村集体经济很薄弱,经不起折腾,这种改厕方式无法在村里推广。

当地村民表示,虽然家中改了双瓮式厕所,蚊蝇减少了,但不到一个月就要抽粪便,要不瓮里的粪便就满了。而抽一次就得10多块钱,他们宁愿走路去村里的公共厕所。

一些地方政府只提供瓮体,挖坑等具体施工,都是村民自己做或者雇人做。缺少指导之下,很多村民安装的双瓮出现漏渗。「给个瓮就让自己弄,没人好好指导,改完也没人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出问题。」一名村民说。

报导指出,一些地方干部为省事,应付差事,直接照搬照抄其他地方经验,却不去想是否贴合地方实际。更有一些地方,说是「厕所革命」,却不考虑相关配套,导致建好的厕所,百姓不愿用,放在那里当摆设。

在北方某实施了双瓮漏斗式改厕全覆盖的村庄,有一些村民恢复使用旱厕,还有许多村民在院中修建室内样貌与城市公寓无异的新厕所,唯独粪便直接排到排水渠中。

「农村厕所革命和污水处理要一步到位,要让群众真正过上干净舒适的生活。」河北省邢台市开发区经济局局长郝晓东说。

不少基层干部呼吁,农村「厕所革命」是一项民生工程,能有效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和生态环境,需政府下定决心,加大投入。

报导称,资金短缺是农村「厕所革命」中的主要短板之一,国家和省财政虽然给予一定补助,但各地厕所的建设、管理资金仍然不足。虽然部分地区曾想探索商业化模式,但由于见不到盈利,往往以失败告终。

「厕所革命」始末
「厕所革命」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