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段子说,小时候一直在想,以后要上清华呢,还是上北大呢?长大后才发现,自己真是想多了。

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高中就读于重庆18中清华北大班的Deer却真实地经历过这种选择,在清华和北大这两种可能性摆在自己面前时,她却最终选择了出国读书。这是为什么呢?看完这篇文章,你或许会明白她的决定:

“清北是好,但是可能不太适合我。而出国,给了我选择的权利。”

-01-

高中时期最要好的朋友小陈复读了,在其余同学准备开启大一生涯的这年。

最先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指本文作者)怔楞了许久。万万想不到,我们清北班会有复读的学生,更想不到那个人会是她。

小陈的成绩很好,尤其是理科,常年居于年级50名左右。喜欢物理化学的她却由于担心进不了理科清北班(要求年级前40名),保险起见被迫选了文科,与我在文科清北班相遇了。

那时候,我们是同桌,每天都有四节晚自习。她总是会抽出一节晚自习来重温她的理科梦,看看《现代物理知识》、《环球科学》杂志等。

 

“清北班”的名头总是逼迫着我们不能把时间留在娱乐上,课程以外的书当然也不能出现,我只能帮她“放风”。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被老师逮住了,我俩一起被提到办公室门口罚站,连带着那本有趣的物理杂志,也永远进入了班主任的抽屉。

我们心里都很明了,清华北大作为我国的高等学府,是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向往;是夜以继日奋斗的终极目标;是一个个熬过的夜后隐藏着的骄傲。

我们身在清北班,一个国内顶尖高等学府的孵化器,对于我们来说,考入清北是一种任务,不容置疑。

那天晚上, 在我心里烙下了很深的印记,月亮特别圆,周围的黑,黑得极致,月白,也白得极致。

树影在这样的画板下被吞噬,微风拂过,只有两个躺在安静走廊上的影子,伴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我们抬头望着山顶,除了依稀的轮廓什么也看不清楚,就像望向我们的未来。

“如果我在上海就好了,可以文理混合着学,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看物理书。” 我的耳畔慢慢传来小陈的声音,满是委屈。她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好像是在和我说,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望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地回应,“要是有机会出国就好了,可以文理艺术商科凭着爱好混着选,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我理不清道不明这其中的缘由,但我清楚地知道,促使我出国最大的原因,就是选择追求自己喜爱的东西。

-02-

17年的春节是我人生的一个拐点。在喧嚣热闹的团圆饭中,我见到了父亲世交的女儿,我的姐姐。

当时的她就读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数学系,也兼修计算机,常与我讲滑铁卢等学校的新鲜事儿。我还记得我当时很好奇地问她,“你既可以学数学又可以学计算机,不会头秃吗”?

她笑道,我把计算机作为Minor,压力就没那么大。自己喜欢写一些程序,刚好对就业又很有帮助。”

那天晚上,我悄悄用手机查了加拿大的名校,发现多伦多大学为学生提供NCR,Drop课程,Waitlist等机会,帮助学生们追求自己喜欢却不敢尝试的领域。

我尤记得当时的感觉,风吹过,心里的种子,发芽了。

此后,我常常会想,从小的努力就是为了有选择的权利。我和小陈一步一步走到清北的门口,是为了一个好的未来,为了以后的我们可以主动选择生活,而非被迫谋生。

可是现在看来,究竟是我们在主动选择自己的生活,还是生活在选择我们的路呢?

答案显而易见。

做选择的,从来都是现实,而并非我心里幻想的美好的未来,就如同文理科分班。表面是小陈主动选择了文科,事实上是生活促使小陈走向文科;表面上我们有选择的权利,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向生活妥协。

千万学子原本单纯追求梦想的心,早已被现实烤炙得零丁稀落。

原本不喜欢外语,喜欢历史考古的朋友为了进北大,选了德语系,原因是她特想进北大,但她的成绩在北大只能选德语。

原本不喜欢英语文学,喜欢传媒新闻的朋友去了北大,选了英文系,原因是他父母特想他进清北,有出息,但他的自招项目限制他只能进这一个专业。

每天看着英文名著,鉴赏“画龙点睛”的词句,压着他喘不过气,却只能冒着家人的期许,亲戚的羡慕,艰难地前行。

是的,这里是中国最好的学府,是中国几亿考生的梦想之地。

十年寒窗,一朝中榜。但是那个榜,却不是我想要的那一个。

-03-

我们都是自私的,这自私又懦弱的脾性促使了我出国的进程。

功名利禄和兴趣爱好兼得,出国是最好的路。有人说这是逃避,无用的人才出国。但事实上,大多北美高校的留学生,吃着清北学子的苦,却享不到清北学子的福。

大年三十,国内热闹非凡,热闹与福气充盈着整间屋子。国外的我们, 还在死啃着Accounting笔记,看着Marketing课本,做着Research和Project,熬着夜蓬头垢面地准备着Midterm。

在合家团圆之际,游子们却只能隔着手机与家人视频,不论国内的气氛多么热闹,冰冷的屏幕却总能把这些喧嚣快乐隔在另一端。

每每这个时候便会觉得,优秀忙碌如清北学子,也总有回家过年的机会,而留学在外的我们却难被这热闹感染。

但是我却不曾后悔过。我喜欢现在忙碌却充实的日子,每天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感觉自己在脚踏实地地离着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清北是好,但是可能不太适合我。而出国,给了我选择的权利。

现在我既可以选物理化学作选修,又能选管理作精修,时不时还可以选一些音乐课手工课放松自己的心情,终于过上了当初最想要的学习生活,虽然常常为了Due而熬夜,为了project走遍商圈,但我却是真实地满足于这样的日子。

当年为了未来而惆怅的我们终于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时常会怀念小陈,希望她能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希望她能和我一起再看一本物理杂志,再讨论一些物理情节。

我衷心祝愿她复读后能如愿考上清华,如果,这让她快乐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