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個段子說,小時候一直在想,以後要上清華呢,還是上北大呢?長大後才發現,自己真是想多了。

今天這篇文章的作者、高中就讀於重慶18中清華北大班的Deer卻真實地經歷過這種選擇,在清華和北大這兩種可能性擺在自己面前時,她卻最終選擇了出國讀書。這是為什麼呢?看完這篇文章,你或許會明白她的決定:

“清北是好,但是可能不太適合我。而出國,給了我選擇的權利。”

-01-

高中時期最要好的朋友小陳復讀了,在其餘同學準備開啟大一生涯的這年。

最先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指本文作者)怔楞了許久。萬萬想不到,我們清北班會有復讀的學生,更想不到那個人會是她。

小陳的成績很好,尤其是理科,常年居於年級50名左右。喜歡物理化學的她卻由於擔心進不了理科清北班(要求年級前40名),保險起見被迫選了文科,與我在文科清北班相遇了。

那時候,我們是同桌,每天都有四節晚自習。她總是會抽出一節晚自習來重溫她的理科夢,看看《現代物理知識》、《環球科學》雜誌等。

 

“清北班”的名頭總是逼迫着我們不能把時間留在娛樂上,課程以外的書當然也不能出現,我只能幫她“放風”。

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終於,被老師逮住了,我倆一起被提到辦公室門口罰站,連帶着那本有趣的物理雜誌,也永遠進入了班主任的抽屜。

我們心裡都很明了,清華北大作為我國的高等學府,是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嚮往;是夜以繼日奮鬥的終極目標;是一個個熬過的夜後隱藏着的驕傲。

我們身在清北班,一個國內頂尖高等學府的孵化器,對於我們來說,考入清北是一種任務,不容置疑。

那天晚上, 在我心裡烙下了很深的印記,月亮特別圓,周圍的黑,黑得極致,月白,也白得極致。

樹影在這樣的畫板下被吞噬,微風拂過,只有兩個躺在安靜走廊上的影子,伴着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我們抬頭望着山頂,除了依稀的輪廓什麼也看不清楚,就像望向我們的未來。

“如果我在上海就好了,可以文理混合著學,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看物理書。” 我的耳畔慢慢傳來小陳的聲音,滿是委屈。她若有所思地望着遠方,好像是在和我說,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語。

我望着自己的腳尖,輕輕地回應,“要是有機會出國就好了,可以文理藝術商科憑着愛好混着選,做自己喜歡的事兒。”

我理不清道不明這其中的緣由,但我清楚地知道,促使我出國最大的原因,就是選擇追求自己喜愛的東西。

-02-

17年的春節是我人生的一個拐點。在喧囂熱鬧的團圓飯中,我見到了父親世交的女兒,我的姐姐。

當時的她就讀於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數學系,也兼修計算機,常與我講滑鐵盧等學校的新鮮事兒。我還記得我當時很好奇地問她,“你既可以學數學又可以學計算機,不會頭禿嗎”?

她笑道,我把計算機作為Minor,壓力就沒那麼大。自己喜歡寫一些程序,剛好對就業又很有幫助。”

那天晚上,我悄悄用手機查了加拿大的名校,發現多倫多大學為學生提供NCR,Drop課程,Waitlist等機會,幫助學生們追求自己喜歡卻不敢嘗試的領域。

我尤記得當時的感覺,風吹過,心裡的種子,發芽了。

此後,我常常會想,從小的努力就是為了有選擇的權利。我和小陳一步一步走到清北的門口,是為了一個好的未來,為了以後的我們可以主動選擇生活,而非被迫謀生。

可是現在看來,究竟是我們在主動選擇自己的生活,還是生活在選擇我們的路呢?

答案顯而易見。

做選擇的,從來都是現實,而並非我心裡幻想的美好的未來,就如同文理科分班。表面是小陳主動選擇了文科,事實上是生活促使小陳走向文科;表面上我們有選擇的權利,事實上我們一直在向生活妥協。

千萬學子原本單純追求夢想的心,早已被現實烤炙得零丁稀落。

原本不喜歡外語,喜歡歷史考古的朋友為了進北大,選了德語系,原因是她特想進北大,但她的成績在北大只能選德語。

原本不喜歡英語文學,喜歡傳媒新聞的朋友去了北大,選了英文系,原因是他父母特想他進清北,有出息,但他的自招項目限制他只能進這一個專業。

每天看着英文名著,鑒賞“畫龍點睛”的詞句,壓着他喘不過氣,卻只能冒着家人的期許,親戚的羨慕,艱難地前行。

是的,這裡是中國最好的學府,是中國幾億考生的夢想之地。

十年寒窗,一朝中榜。但是那個榜,卻不是我想要的那一個。

-03-

我們都是自私的,這自私又懦弱的脾性促使了我出國的進程。

功名利祿和興趣愛好兼得,出國是最好的路。有人說這是逃避,無用的人才出國。但事實上,大多北美高校的留學生,吃着清北學子的苦,卻享不到清北學子的福。

大年三十,國內熱鬧非凡,熱鬧與福氣充盈着整間屋子。國外的我們, 還在死啃着Accounting筆記,看着Marketing課本,做着Research和Project,熬着夜蓬頭垢面地準備着Midterm。

在合家團圓之際,遊子們卻只能隔着手機與家人視頻,不論國內的氣氛多麼熱鬧,冰冷的屏幕卻總能把這些喧囂快樂隔在另一端。

每每這個時候便會覺得,優秀忙碌如清北學子,也總有回家過年的機會,而留學在外的我們卻難被這熱鬧感染。

但是我卻不曾後悔過。我喜歡現在忙碌卻充實的日子,每天學着自己喜歡的東西,感覺自己在腳踏實地地離着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

清北是好,但是可能不太適合我。而出國,給了我選擇的權利。

現在我既可以選物理化學作選修,又能選管理作精修,時不時還可以選一些音樂課手工課放鬆自己的心情,終於過上了當初最想要的學習生活,雖然常常為了Due而熬夜,為了project走遍商圈,但我卻是真實地滿足於這樣的日子。

當年為了未來而惆悵的我們終於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時常會懷念小陳,希望她能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希望她能和我一起再看一本物理雜誌,再討論一些物理情節。

我衷心祝願她復讀後能如願考上清華,如果,這讓她快樂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