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德是參與粉碎“四人幫”的重要當事人。2004年1月,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了吳德口述的《十年風雨紀事》一書,透露了粉碎“四人幫”的諸多內情。

吳德回憶說,在為毛澤東治喪期間,我記得大約是9月十幾號,華國鋒、李先念、陳錫聯、紀登奎和我,在國務院後邊的會議室里議論過解決“四人幫”的問題。當時,華國鋒對我們說:“毛主席提出的‘四人幫’的問題,怎麼解決?”

我記得紀登奎說,對這些人恐怕還是要區別對待。我們當時都沒有說什麼,沒有再往下深談。我想當時華國鋒是在了解我們的態度,準備做粉碎“四人幫”的工作。後來,華國鋒告訴我,他當時已經下了解決“四人幫”問題的決心了。

吳德說,9月26日或27日的晚上,華國鋒約李先念和我談話,交換對解決“四人幫”問題的意見。我表態支持華國鋒的意見和所下的決心,並說解決的辦法無非兩種,一是抓起來,二是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用投票的辦法解除他們擔任的職務。

我偏重主張用開會的辦法來解決,說我們會有多數同志的支持,反正他們最多只有四張半的票。在政治局投票,我們是絕對多數,過去他們假借毛主席的名義壓我們,現在他們沒有這個條件了。李先念插話說,你知道赫魯曉夫是怎麼上台的嗎?我說,當然知道(指赫魯曉夫如何利用中央全會的多數,而推翻了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大多數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將其部長會議主席撤職的決定,反而將馬林科夫等打成了反黨集團之事)。

隨後,我們分析了當時黨中央委員會成員的情況。我們認識到:在政治局開會投票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我們有把握;但在中央委員會投票解決“四人幫”,我們沒有把握。

十大選舉中央委員時,“四人幫”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把許多屬於他們幫派的人和造反派頭頭塞進了中央委員會,如果召開中央委員會,在會上投票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是要冒風險的,採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我們一直討論到早晨5點,認識一致了。

吳德的回憶澄清了一個重要問題。他回憶,有人說,抓“四人幫”是葉劍英給中央警衛團和北京衛戍區直接下達的命令。這是沒有的。“我是衛戍區的第一政委,我不知道嘛。”

吳德說,10月2日,我還分別向倪志福、丁國鈺(時均為北京市委書記)打了招呼,明確告訴他們,中央要解決“四人幫”的問題,對他們隔離審查。後來華國鋒告訴我,他曾四次與陳錫聯談過解決“四人幫”的問題,陳支持解決“四人幫”問題。

吳德說,我到陳錫聯那裡時,他正與楊成武談事。楊走後,我向他說明了華國鋒讓我找他的經過(要陳錫聯安排衛戍區部隊交吳德指揮的問題);陳說他已知道,隨即就打電話向吳忠(北京衛戍區司令)交待,衛戍區部隊一切聽從吳德指揮。

離那歷史性的時刻越來越近。吳德說,10月4日下午,我又被華國鋒找到他的住處。我們再一次全面檢查、研究了準備工作是否就緒,解決問題的環節是否完善的問題。下午5點多,我回家了。可是剛剛到家,華國鋒又來了電話,要我馬上到他那裡。我急忙趕過去,汪東興也在華國鋒家裡。

最後商定:

一、按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已議定的方案,抓“四人幫”由汪東興負責;

二、對遲群、謝靜宜、金祖敏等人的隔離審查,由吳德與衛戍區吳忠負責;

三、中南海內如出現了意料不到的問題,由吳德組織衛戍區部隊支援;

四、由北京衛戍區負責對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廣播電台、中央機關與清華、北大的戒備。

在10月6日那天,吳德與中共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倪志福、常務書記丁國鈺、衛戍區司令吳忠一起守在電話機旁。

不到9點鐘,汪東興來電話說一切順利。“四人幫”這個惡貫滿盈的反革命集團,就這樣順利地被一舉粉碎了。

吳德說,當晚10點多,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葉劍英的住地召開了緊急會議,一是選舉華國鋒為黨中央主席;二是討論通過中央16號文件,即向全黨全軍全國通報中央對“四人幫”採取隔離審查與推選華國鋒為中央主席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