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希第一次進入大眾視野是在1996年,彼時年僅12歲的他以572分的高考成績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96級少年班,成為該校年齡最小的一名學生。

這一新聞在當年掀起了不小的波瀾。一夜之間,媒體記者們紛紛湧向尹希的學校和家中,渴望一睹神童的真容。

圖為尹希和同學

關於尹希,有人說他是不可多得的“神童”,從小被寄予厚望;也有人說他是現實版的“中國謝耳朵”,現實中真正的天才;還有更多的人表示擔憂和質疑,這或許又是一個“傷仲永”的故事

但後來事實證明,這種擔憂顯然是多餘的。

在12歲考上中科大少年班後,尹希的人生彷彿裝載了加速器的火車,速度兇猛、目標明確。

17歲,他手拿哈佛博士offer,繼續超弦定理研究;31歲,他晉陞哈佛大學正教授,刷新了最年輕哈佛正教授的年齡紀錄;33歲,尹希獲得2017年科學突破獎——物理學新視野獎。

圖片來源自哈佛官網

在這一路榮光的背後,除了常人不具備的高智商之外,尹希獲得的成就還離不開個人的堅毅與刻苦,以及整個家庭的因材施教及循循善誘。

圖片來源自網絡

尹希,1983年12月出生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中國地質大學的畢業生。

從尹希出生開始,爸爸媽媽就對他的未來寄予厚望。在尹希才剛剛邁入小學2年級的課堂之時,媽媽就已經為他制定了詳細的課餘計劃。

每周六,他需要學習圍棋、畫畫,鍛煉智力、陶冶情操兩不誤;周日,他則會跟着父母一起逛公園,放鬆身心,接觸大自然。

要說吧,面對這樣的時間安排,一般的小朋友肯定會抗議,因為出去放風的時間實在太少,但尹希卻恰恰相反,當其他小夥伴三五成群、嬉戲打鬧的時候,他更願意一個人宅在家裡,拿本書就能安安靜靜地坐上一整天。

圖片來源自哈佛官網

本來剛剛二年級的小孩子正是好動的年紀,但尹希常常關上房門,一整天也沒個動靜,媽媽覺得有些奇怪,走近一看更是嚇了一跳,尹希手裡赫然捧着一本大學微積分課本,看得津津有味……

當時的尹希,才剛剛學完加減乘除,媽媽此刻的內心不亞於看到一場原子彈爆炸。

不過一開始,尹希的媽媽只是覺得這是兒子一時興起,他並不能真正理解裡面的知識,於是反手就把微積分課本打包束之高閣,並告訴兒子:“你還沒有打好基礎,不允許看這樣的書。”

但尹希趁着媽媽出差不在家,又偷偷把書本翻出來,繼續宅在家裡看。

後來尹希聊起來還說:“實際上,我當時對爸爸大學時候的量子力學課本也很感興趣,雖然當時並不是看得很懂,但薛定諤方程和各種波函數都很有意思。

尹希在讀書上天賦異稟,二年級沒讀幾天,就跳級到了三年級。

當時負責三年級的老師表示一萬個不贊同,擔心尹希跟不上課程進度再退回原來的年級,那麼這個過程會對他幼小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

但三年級的尹希很快就憑藉一篇《我家的傘竹》,拿到了學校作文比賽三年級組的一等獎…… 老師無話可說,只能沉默。

9歲半,他考入了北京八中少兒班,班裡都是智力超常的小“學神”,而尹希,在一眾學霸里,年齡排在倒數第二。

圖片來源自網絡

雖然年紀小,但尹希在班級里的成績依舊名列前茅,特別是數學和物理成績,拿個滿分只當是家常便飯。

數學課上,尹希從來只聽不寫,題目再難,也沒記過一次筆記。老師覺得這是尹希學習態度不端正,於是就把尹希上數學課不記筆記的事情告訴了他的媽媽,媽媽得知後有些生氣,回家之後質問兒子:“你為什麼不記筆記?是為了逞強嘛?難道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尹希覺得很無辜:“我都記在腦子裡了,為什麼還要寫在紙上?”說著,他拿起張紙就把老師課堂上講的輔助線一一畫出。

媽媽一陣無言,於是要求他寫出證明步驟,尹希一頭霧水,發出了來自學霸的質問:“畫了輔助線不就一目了然了,還用寫嗎?”

結果就是,每次數學考試,尹希都穩坐第一,老師也就漸漸習慣和默許了尹希不記筆記的行為……

圖片來源自網絡

就這樣,尹希在少兒班讀了三年時間,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尹希提到,自己最幸運的就是能上北京八中少兒班,因為它的整個學習計劃和對學生的培養,是他覺得在所有中學中最好的。

北京八中少兒班注重因材施教,而不是片面地將所有時間放置在考試上。每周五,學校還會組織外出爬山或者游泳、溜冰。而且,和一般學校體育老師頻頻“生病缺席”不一樣的是,這裡每周有5節體育課,在外面的時間特別多。

尹希在參加台灣第七屆弦理論研討會

圖片來源自 YouTube

除了正常上課之外,尹希還利用課餘時間參加了各種各樣的競賽活動還有電視節目。到最後,留給他全身心備戰高考的時間只有一個月,不過學霸的學習速度也不是常人能比,為了節約時間,尹希就利用上學和放學路上坐公交車的時間,讓媽媽幫忙翻着複習題,然後自己匆匆地掃過一遍……

圖片來源自網絡

憑藉這樣隨性的“翻看複習法”,1996年,剛剛12歲的尹希以572分的高考成績考入了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成為學校里年齡最小的一名學生。

圖片來源自網絡

在中科大的5年時間裡,他每天督促自己6點多起床去教室佔座,既跟着物理系學生一起學習物理知識,又跟着數學系學生一起學習數學理論,每天勤勤懇懇,埋頭苦學此外,少年班的課比一般學生的課要求更高一些,這也為尹希日後研究打下了堅實的知識理論基礎。

雖然外界有很多批評少年班的言論,但尹希並不贊同:“我認為完全相反,少年班給了中國一些孩子更多選擇的機會。”

圖片來源自網絡

2001年,他順利完成了為期5年的學士學位課程,彼時的他,還不滿18歲。

果不其然,留學申請的文書一發出,尹希就成為了各大名校爭相搶奪的對象,哈佛、耶魯、哥倫比亞、芝加哥等多所高校紛紛給他寄來了offer。

權衡之下,尹希還是覺得哈佛物理系的水平以及學生質量在幾所大學中是最好的,於是,他毅然奔赴哈佛大學攻讀物理學博士,研究方向是理論物理。

在哈佛,尹希又是年紀最小的學生。

圖片來源自網絡

在哈佛大學讀物理學博士期間,尹希不改自己的好學態度,該上的課程一節不落,課後不是做題就是做題,沒有絲毫放鬆。

在 ResearchGate 網站上,我們能看到尹希在哈佛大學學習和研究期間陸續發表的學術論文。

圖片來源自 Researchgate

一年寒假,教超弦理論的教授布置了一大堆作業,由於作業工程量實在太大,教授告訴學生們儘力而為,能做多少是多少。而拿到作業的尹希,一頭栽進習題里,每天樂此不疲地和作業死磕,即使是放假時間,熬夜到凌晨3、4點也是常有的事。

僅僅兩個禮拜,他做完了所有習題,作業紙壘起來足有80多頁。

返校上課那天,大家都聚在一起問作業做到第幾題,只有尹希交上了所有的作業,驚掉了一眾同學的下巴。

圖片來源自 academicroom.com

尹希對自己的課業有着超高要求,2015年,在接受記者 Fiona Rawsontile 的採訪時,他提到:“我想說,我人格中最益於我科學工作的就是強迫症傾向。當我遇到問題時,我可以不吃飯、不睡覺,不知疲倦地工作,直到滿意為止。當我知道我的工作中有錯誤並且我無法識別它時,我會很難入睡。”

圖片來源自網絡

2006年,尹希獲得博士學位。彼時,在一眾沉穩大叔中間,他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小鮮肉。

因為在校期間出色的表現,哈佛大學打破了該校博士不得在學校繼續博士後研究的規定,破格允許尹希博士留校繼續研究工作。

圖片來源自網絡

2008年,年僅24歲的尹希博士被哈佛大學聘請擔任物理系助理教授。

不過,剛開始給研究生們講課那會兒,尹希也遭遇了各種各樣的小問題。其中一個就是學生們抱怨尹希講課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因為課程內容很難,尹希又剛剛成為助理教授,沒有授課經驗,一站上講台就恨不得把所有知識點都放到最短的時間內講完。台上的尹希一氣呵成,台下的學生苦不堪言,紛紛跑到系主任辦公室里哭訴實在聽不懂。

得到系主任的反饋之後,尹希思來想去,決定乾脆少花點時間備課,因為他發現,如果他對課堂內容沒有那麼熟悉,就會講得稍微慢點,講得越慢,學生就越喜歡。

圖片來源自 哈佛大學物理系 Facebook 賬戶

此後的時間裡,尹希作為教授經常要去參加各種各樣的會議和講座,2012年,他去參加了在慕尼黑舉行的弦理論國際會議。

圖片來源自 strings2012

他做演講的視頻被放到YouTube上,有網友看到後評價:“這傢伙真是個天才。”

圖片來源自 YouTube

2015年9月4日,哈佛大學高能理論研究組發布了一句話新聞,祝賀尹希晉陞正教授,此時的他才剛剛31歲。很多報道在提到他時,都說他是哈佛歷史上最年輕的華人正教授之一。

但尹希對此並不在意,甚至都沒告訴家人這個喜訊,媽媽還是通過新聞報道才知道的。他說:“這對我來說完全是無關緊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做出來的成果,跟年齡完全沒有關係。” 

圖片來源自 simonsfoundation.org

雖然整日和各種物理符號、數學公式打交道,但尹希並不是個“書獃子”,他需要經常參加各種活動和訪問:“我認為我的種族背景對我的職業生涯沒有任何影響。在美國生活和工作,以及在我長期訪問印度、以色列和日本期間,我感到非常舒適。我認為亞洲學生往往過分關注課程作業,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社交,過上平衡的生活。我自己是一個內向的人,但是當我需要時,我可以成為善於社交者。”

他的同事們也表示,雖然他工作起來一絲不苟,精益求精,但私下裡人很風趣,和他聊天也很有意思。

圖片來源自 giphy.com

隨着名氣越來越大,國內對尹希的報道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向尹希發出詢問:“有想到回國發展嗎?”

圖片來源自 breakthroughprize.org

尹希表示:“沒有考慮過換其他的地方和學校。對我來說,工作的地方需要有很好的合作者,有一流的物理學家,比如說我自己有什麼問題的話,走到下一個辦公室就可以和他們討論,這點非常重要。我如果要回國的話不能自己一個人回國,而是要帶着一個組的物理學家回國。”

圖片來源自 YouTube

現在的尹希,事業成功,家庭美滿。不僅靠着小時候媽媽強行灌輸的繪畫技能順利俘獲妻子的芳心,還擁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對於孩子,尹希有着自己的一套教育理念,他認為學生該有更多自由發展和選擇的空間,因此對女兒的學習成績並沒有什麼要求。他坦言,自己不在乎女兒的學習情況,只要送她去學校,平常多花時間陪女兒一起玩就好。

“我不會專門培養我自己的孩子,我覺得很多中國的家長培養自己的孩子並不是為了孩子好,而是希望把孩子培養成他們自己想要的樣子。我只想女兒快樂地生活,對她也沒有任何期待,想做什麼是她自己的事情。”

圖片來源自網絡

2017年,尹希獲得了2017年科學突破獎——物理學新視野獎。

在一片祝賀聲中,他的回應保持着一貫的謙虛:“我很幸運地生活在理論物理學的時代,在這個時代,人們可以自由地討論和交換未發表的想法。我自己的作品只不過是今天年輕人心中廣闊成就的一部分。

我毫不懷疑,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有更好的工作要做。”

圖片來源自 YouTube

從尹希的身上,我們能看到的不僅僅是超乎常人的天賦和智力,更有堅持不懈的毅力、約束自我的決心,以及一如既往的謙虛。

天才固然令人膜拜,但他們背後付出的艱辛和汗水同樣值得大家的肯定。希望未來的中國,能為更多傑出的科研人才留下一席之地。

圖片來源自 bostonese.com雙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