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问海湖庄园总统府之旅或完全取消,中美贸易合战磋商已过百天,最尖锐的矛盾浮出水面。

2018年12月1日,中美首脑在阿根廷晚宴上,达成90天休战谈判解决中美贸易争端共识,2019年3月15日,中方已对美方的核心诉求知识产权保护与停止强迫转让专利技术做出解答(图源:Reuters)

3月15日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终结中美贸易战的会晤或将被推迟到6月,因为4月过后,中美有希望完成贸易协议的文本工作。

报道称,其中一位获得习特会晤简报的消息人士表示,在3月底的会晤日期被推迟之际,传出4月能够举行的消息,但4月能够举行习特会的可能性已经降低。另一位消息人士则透露称,会晤日期可能在6月。

报道指出,当地时间6月28日与29日将是日本大阪举行2019年度20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的日子,届时,习近平与特朗普或将有机会会晤。

对于推迟的原因,报道称,尽管中美磋商处在逐字逐句敲定协议文本的最后阶段,但消息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内部对于和中国目前的协议文本存在一处严重分歧。

报道指出,白宫内部分歧的重点,是强制执行机制的建立,对于中国实现承诺的必要程度,是必须这样做,还是只要原则上与中国达成共识、宣布中美贸易战胜利结束即可。

强制执行机制或包含美国对中国的评审制度,英国路透社曾在1月21日报道指出,有知悉中美贸易磋商的消息人士透露称,美国提出对中国承诺的贸易改革的进展进行定期评估的要求,以此作为达成贸易协议的一个条件,如果认为中国违反了这项协议,美国可能会再度诉诸关税行动。

中国在强制机制上,很难让步,尤其不大可能接受被评估,采取立法手段解决利益冲突已是中方底线。针对中美贸易磋商六大方面议题

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的前两方面,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称,北京时间3月15日,习近平签署第26号主席令公布新《外商投资法》。其中规定:“官员不得泄露公司机密的内容,泄密官员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当天,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在中国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二次会议闭幕记者会上指出:“这部法律将约束政府行为,要求政府在行使权力时,依法办事。”

白宫对美中协议存在的意见分歧,也是摆在特朗普面前的两难抉择。特朗普时常公开提到一段语带矛盾的话,“一份好的协议,或是完全没有协议”,3月13日,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称:“我认为有很好的机会可以达成协议,他们希望达成协议,中国希望达成协议……(但我)不会仓促行事,因为我希望达成正确的协议……如果不是,我们就不会达成协议。”

但特朗普依旧抱有迫切的心情,与习近平会晤,特朗普3月13日提出,还是希望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会谈,敲定协议的细节,同时给出解决疑虑的办法,特朗普称:“我们可以先完成协议,再来签署,或者也可以在协议几乎完成时,再来谈一些最后重点。我比较倾向于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