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為什麼集體沉默?

今天和一位曾經在基層工作過的朋友交談,讓我深受刺激。

他曾經在街道工作過,負責過拆遷工作,也經常接待來街道的各類老百姓。現實的工作磨練了他的工作,他現在已經是一位波瀾不驚的老職工了,雖然他還很年輕。

他說,來街道找他們的人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沒有道理的人,好人一般是不會閑着沒事幹,來街道找事的,即使你上門去找他們,他們也懶得開門。而往往是有一些不願意工作,賭博,甚至吸毒的人會找上門來,很簡單,他們要政府幫他們解決後顧之憂。要麼給好的工作,要麼直接給錢。不給?他可以拿一把刀在你們面前晃,甚至有的工作人員臉被他劃傷了,但是又怎麼樣呢?他可以說他自己有精神病。

領導是不希望你把事情鬧大的,而你是不能反擊的,因為你一反擊,被媒體曝光之後的標題,就是“某街道公務員打人”,結果就是你丟了工作,他頂多被你打一頓。大多數的時候,他們是選擇忍聲吞氣。

他說,有一次拆遷戶過來,這家拆遷戶面積是十幾平方,把親戚朋友的戶口全遷了進去。一上來,他就淡定的說:怎麼辦?我家裡這麼困難,你怎麼說也得給我補償20套房吧。如果你是正常人,碰到這樣故意挑釁的要求,也許你會揍他。但是拆遷辦的公務員,被訓練成了不正常的人,他必須在無理面前說理,好聲好氣的拿出法律法規費半天時間跟他解釋為什麼不能拿到20套房,就像我們對着一個無賴,解釋為什麼太陽不是方的一樣。

在一大幫子拆遷戶面前,你是無法發火的,哪怕是對方再無理,嗓門再大,甚至動手給了你一巴掌,你也得忍着。

他說,有的人來辦公室,可以不講道理的對着你罵你祖宗十八代,你也必須拿出十九代讓他繼續罵。他們可以把你桌上的杯子摔碎,把玻璃打碎,把椅子桌子推翻,可以指着你的鼻子,或者給你一巴掌,撕破你的衣服。

你不可以跟他較真,至於反罵他或者反擊他什麼的,還是省省吧。你罵他,就成為了機關公務員辱罵老百姓。如果你很幸運,釀成了輿論事件,那麼恭喜你,你可以卷着鋪蓋回家了。無論是媒體或者是單位領導,沒有人會同情你的,人民的公僕,怎麼能跟群眾計較呢?你這不是給領導找麻煩,丟單位的臉么?

他說,曾經有一個人腳爛了,幾次三番的來到街道要錢。街道給他救助,他拿着這些錢去賭博,就是不去醫腳。很簡單,這是他的砝碼。每次到了街道,把那隻爛腳架在辦公桌上,你們看着辦。

把上面的文字寫下來,很是氣餒,因為我寫的,根本沒有當事人訴說的時候那麼的生動和精彩,成了乾巴巴的文字,變味了。就像好好的一件真相,經過N個媒體傳播之後,被扭曲了180度一樣。

很慚愧,到目前為止,我沒在基層待過,也沒有從事過信訪等一線工作。因此當這位朋友以見怪不怪的語氣,跟我說他的見聞的時候,我的肺都快氣炸了。我很難想象:如果真讓我親身經歷那些事情的話,我能忍幾分鐘。

我跟他說,憑我的性格,我寧願丟掉工作,也不能忍受那種無賴的人身侮辱。如果做一份工作,連自己起碼的人格尊嚴都沒有,那工作還有什麼意義?

這位朋友很淡定的看着我說:我一開始也是你這種想法,慢慢你就會習慣和麻木的。這種事情在基層數不勝數,什麼樣的人都有,你生氣生的過來嗎?何況,就因為一個無賴舉動,他無賴一身輕,你卻丟了一份自己的工作,划得來嗎?

當然,他也跟我說:這種人只是小部分,大部分老百姓還是講道理的,他們來到街道,確實是有困難,或者是有合理的不滿,你只要工作干好了,他們是會理解的。哪怕是當初衝動了錯怪了你,事後他們也會道歉的。

一直以來,公務員這個群體,因為一些貪官的劣跡,而承受着媒體和民眾的罵聲和侮辱。媒體動不動就將某件涉及到公務員的負面新聞,關於公務員這個醒目的標題,甚至斷章取義,扭曲事實。

就在近日,有媒體的一篇文章,講到公務員薪資的問題,很正常的探討基層公務員薪資待遇的一篇文章,到了網絡上,某網站便以“公務員10萬年薪嫌少”這樣歪曲的標題,大部分網民當然不會點開裡面的內容仔細看,他們所得到的信息是:連10萬年薪都嫌少,還要加工資,腐敗透頂了,黑了心了,看看我們每天累死累活的,有你們多嗎?看看社會平均工資是多少,你們還嫌少嗎?

這個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在標題黨的時代,民眾所看到的,並留下印象的,幾乎都是有關公務員的負面新聞,沒有幾個人知道真實的公務員工作是什麼樣子,沒有人知道公務員其實很辛苦。而作為當事人的公務員群體,更是集體沉默,看不到他們的發聲。那麼,真實的公務員群體,是真的有如大家所知道的那麼光鮮嗎?他們的心酸和憋屈,又有誰知道?

至少我是在和這位朋友的閑聊中才得知一二的。

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的宣傳太無力了,這麼多基層公務員鮮活的工作素材,卻沒有宣傳出去。少有的關於公務員的先進典型,經過我們官方化的加工之後,鮮活的內容全部被颳去,只剩下八股文一樣的骨架,成為先進事迹報告會這樣場合的稿子,讓台下的人聽得昏昏欲睡,更不用說吸引老百姓的注意了。

說白了,我們的宣傳,需要的是人話,而不是官話,要用老百姓的語言去宣傳,用宣傳對象喜歡聽的語言去宣傳。我們曾經有過一本《城管來了》,這樣成功的例子太少了。很多領導是不喜歡以這種方式吸引注意的。

我們的宣傳應該人性化,也應該鼓勵公務員寫出自己的真實故事,而不是讓他們集體沉默。現在的輿論場,基本上被市場化的媒體以負面新聞佔領着,少數公務員的負面新聞佔了新聞主流,而那麼多普通公務員,他們的辛酸和鬱悶沒有人知道,他們也不願意或者不敢說出來。

我們應順勢而變,講人話,不講官話。而這些話,應該讓無數普通的公務員來講,他們才是公務員群體的真實反映,不要讓他們沉默,讓人任意潑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