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古龙的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古龙对于朋友二字看得特别重,以至于他用在男人之间友情上的笔墨远远超过他用在男女之间的爱情上。古龙描写男女之间的爱情故事远不如金庸笔下的生动,金庸笔下爱情故事中的男男女女,有很多读者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即使找不到自己的影子也会有曾似相识的感觉。曾经看到有人专门撰写金庸武侠里的爱情论文,分析他书中里每一个爱情故事中的人物性格和经验教训,作为对于当代年轻人们谈情说爱的人生指南,据说这种书特别畅销。然而在古龙的武侠小说里没有这种壮观景象。

 

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男主角都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女主角都是二八芳华的少女,正是谈情说爱的最嘉年华,金庸也特别善于描写少男少女们的恋爱故事。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你会有一个感觉,他老人家似乎认为所谓爱情本就应该发生在少男少女之间,他塑造了很多中年男女的形象,都是因为在初恋的时候最后没有遂了心愿,从此精神扭曲心理变态成为为害江湖的一方魔头。而古龙恰恰与金庸相反,他笔下的男主角都是中年男人,与这些中年男人発生情愫的也是中年女人,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自然是另一番景色。在情怀与深刻上更胜金庸一筹。当然,也只有人到中年才能够体会得到。

 

古龙似乎不善于描写纯洁无邪天真烂漫的爱情故事,他笔下所塑造的英雄人物,不管是青年人还是中年人,都是浪迹天涯的孤独浪子,所谓爱情撑不起来他们的天空,更不是他们灵魂殿堂里的全部内容,他们必须是孤独的,不可能因为爱情而放弃天涯。浪迹天涯的孤独者是不能谈情说爱的,但是他们也需要温暖,于是古龙就写他们的朋友,写他们之间的友情。我喜欢古龙甚于喜欢金庸,其中原因有两个,一是古龙的关于武功的描写,虽然没有金庸写得绚烂多姿,但是他是真的懂得武道真谛的人。二是古龙的英雄是真英雄,是有情怀有意境的人,金庸的男主角都是庸俗物。

 

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是他武侠小说的经典之作,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惊艳天下无人不晓,我阅读这部书有许多遍,并不感觉无聊与厌烦,书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内容,这是一部诠释友情与爱情的作品,也许有人不这么认为,因为不能够拥有李寻欢那样的友情,也不能理解李寻欢那样的爱情。李寻欢对于林诗音的爱情是有争议的,这不是本文的内容,我们暂且按下不表。李寻欢的友情是伟大的,阅读过这本书的人都知道。我们谁不想拥有一位像李寻欢这样的朋友呢?我们当然都想,但是我们是否想过让自己成为像李寻欢一样的人对待自己的朋友呢?也许有的人想过,有的人没有想过,有的想过但是不敢成为李寻欢那样的人,更有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李寻欢那样的男人。没错,我说的是男人。

 

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这部书的人们都幻想着能够拥有一位李寻欢这样的朋友,但是书中的李寻欢是孤独的,他的形象是落魄而寂寞的,尤其是在他一个人独处喝酒的时候。然而他的微笑是温暖的,在他面对朋友的时候。其实李寻欢也经常对他的敌人微笑,在他遭到无耻的背叛与出卖和凶险无比的围剿当中,这种微笑是对人性的阴暗与险恶了然于胸之后的坦然面对:你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东西,我知道!

 

李寻欢是孤独的,但是在这部书中,他还不是最孤独的人,最孤独的人当属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这是一个根本就不交朋友的人。上官金虹是李寻欢的敌人,但也是最理解李寻欢的人,因为他和李寻欢一样,对人性的阴暗与险恶了然于胸,但是他选择了杀伐与征服鄙视与践踏,他打心底里就不把那些江湖鼠辈当人看。上官金虹是孤独的,孤独到只把一个敌人当朋友来尊重。还有比这种孤独更加孤独的人吗?

 

上官金虹都是孤独的男人,但是他们之间是有区别的,古龙把他们分别贴上标签,一个是魔,一个是神。不管是魔还是神,都是凡俗平庸之人难以企及的。我们或许都是凡俗与平庸的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既成不了魔也成不了神,终究要在凡俗与平庸的生活中度过一生,原因何在?因为我们耐不住寂寞,忍受不了孤独。现实中的我们,都以朋友多多人脉广泛为荣,以为是人生的资本而骄傲。其实在《多情剑客无情剑》这部书里就有一个人,从来不缺乏朋友的,而且他的每一位朋友都是江湖上成了名的人物,都是威震一方从来不差钱的大土豪,他们都有着极好的荣誉和名声,不仅身后的背景是名门正派,而且都自诩为侠义道上的英雄汉!这个特别能交朋友很会交朋友的人就是龙啸云。

 

龙啸云的朋友里面都有哪些人呢?比如秦孝仪大侠,他在江湖上有个绰号叫“铁胆震八方”,不仅如此,他还有个儿子是“玉面神拳”秦重,在捕捉“梅花盗”时,不幸受伤,虽仗着少林佛门圣药“小还丹”暂时保住了性命。想那少林佛门圣药“小还丹”岂是一般的角色可以轻易得到的?龙啸云还有一个朋友叫游龙生,是江湖老前辈藏龙老人的公子,也是当代第一剑客天山雪鹰子前辈的唯一传人。此外还有一位以摩云十四手名震天下的摩云手公孙摩云,此人看起来瘦如竹竿,面色腊共,看起来仿佛是个病夫,但说起话来却是语声清朗,怎么瞧着都是一位正面人物。

 

除了以上几位武林中好手成了名的大侠之外,还有一位赵正义,这是一位老先生,古龙在书中交代:“这人颧骨高耸,满面威严,花白的胡子并不密,露出一张嘴角下垂的阔口,更觉得威严沉重,平时也带着三分杀气,正是江湖中人人都对他带着几分畏惧的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然而这位赵正义大爷真的铁面无私吗?古龙在书中对他有刻骨的描写:

 

“只见秦孝仪喘息着在赵正义耳畔说了几句话,赵正义忽然长身而起,目光灼灼,瞪着那大汉道:想不到朋友你居然一身江湖罕见的横练功夫,连老夫都小看了你,难怪三爷一时不察,要被你暗算了。大汉冷笑道:你们若败了,就是受人暗算,我若败了,就是学艺不精,这道理我早已明白得很,你不说也罢。赵正义怒道:姓铁的,老夫念你是条汉子,有心保全你,你休想不知好歹。大汉脸色变了变,昂然道:铁某没有赵大爷保住,也活到现在了,正觉得已活得有些不耐烦,赵大爷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赵正义瞪着他,眼睛里似已冒出火来。”

 

书中还有一个情节,就是李寻欢杀了一个疑似“梅花盗”的人,那是在万份情急的情况下,赵正义责问李寻欢:阁下为什么不先问清楚了在下毒手不迟?可是当他老人家要杀人的时候是一定要先下手为强的,李寻欢也反问过他:纵然如此,阁下先问清楚了再下毒手也不迟。赵正义道:对付梅花盗这种人,只有先下手为强,等问清楚再出手就迟了。这就是赵正义赵大爷,古龙说他“句句话都说得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这是多么形象而生动的人物刻画,此外,这位赵大爷有一句著名的话语就是:“对这种奸邪之徒不必讲究江湖道义!”这句话绝对般配得上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的长相和身段。只是我看到此处有点迷惑了,对这种奸邪之徒不必讲究江湖道义,那么不讲究江湖道义的人算不算奸邪之徒呢?有人认为不算,我认为应该算,而且是绝对的邪恶之徒!如果“大侠”们眼里的邪恶之徒尚还讲江湖道义,你一个以侠义道自居的英雄好汉却可以不讲江湖道义,算什么东西呢?别说你不是人渣,自信一点,大声地说出来,你就是!

 

除了赵正义大爷之外,龙啸云的朋友里还有一位田七大爷,这位田七大爷跟李寻欢也算是故人再次相逢,古龙是这样描述他的:“他(摩云手)背后一人始终面带笑容,背负双手,看来又仿佛是个养酋处优的富家翁,此刻忽然哈哈一笑,道:不错,我田七和李探花也是数十年的交情,但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也只好将交情搁在一边。李寻欢淡淡道:我朋友虽不少,但像田七这么样有身份的朋友却一个也没有,田七也用不着我攀交情。田七脸色一沉,目中立刻现出了杀机。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田七爷翻脸无情,脸上一瞧不见笑容,立刻就要出手杀人,谁知此番他非但没有出手,而且连话都不说了。”

 

此时此刻,不仅田七大爷没有马上出手,其他的几位大侠也没有出手,“只见公孙摩云、赵正义、田七,三个人将李寻欢围在中间,三个人俱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但三人只是瞪着李寻欢手里的刀,看来谁也没有抢先出手之意。”这些人都是龙啸云的朋友,他们彼此之间也是朋友。但是朋友二字的意义在不同的人心里是有不同内容的,有的人是愿意为朋友赴汤蹈火不惜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有的人交朋友则是为了把刀子插在朋友的两肋上。

 

关于这位田七大爷,古龙还有一段对他的描写很有意思,就是在李寻欢遭到他们暗算之后,由少林寺的眉心大师和田七押解李寻欢去少林寺辩白无辜的路上,“李寻欢斜倚在车厢里,瞧着对面的心眉大师和田七,似乎觉得很有趣,忽然忍不住笑了。田七瞪着他道:你觉得我们很滑稽?李寻欢道:我只是觉得有趣。田七道:有趣?李寻欢打了个呵欠,闭上眼,似乎要睡着了。田七一把揪住了他,道:我哪点有趣?李寻欢淡淡道:抱歉,我说的并不是你,世上虽然有很多人都很有趣,但你却是例外,你实在无趣极了。田七脸色变了,瞪了他半晌,终于缓缓松开了手。”

 

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时候,这段描述并不惊心动魄,似乎也无精彩可言,但是却给我留下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世上虽然有很多人都很有趣,但你却是例外,你实在无趣极了!”从那时候起,我觉得人生在世,倘若被人这样来奚落为一个无趣的人,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人生能不能有趣一点?做人能不能做一个有趣的人?后来又看到过一句话,说人之交朋友,不是因为他有用,而是因为他有趣。斯言大哉,我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