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毕业高材生”

“上海某区审计局公务员”

“妻儿车祸去世流落街头”

近日,上海街头一位“身世离奇”的流浪汉火了。

在上海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席地而坐,蓬头垢面但语出惊人。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讲《左传》《尚书》,谈企业治理,谈各地掌故,也告诫人们“善始者众,善终者寡”。

一个多星期前,有好事者将他这反差的形象拍成短视频并上传网络。很快,这个流浪汉成为了坐拥大量粉丝的网红。

金句“流浪大师”走红网络

因为经常蹲在地铁里和路灯下看《尚书》《论语》等书籍,且说出来的话颇具文采与思辨性,这个流浪汉火了。

在路边读书

在快手等短视频网站上流传着各种各样有关他的影像。在地铁站里、在各家店铺门口、在马路边,他跟行人探讨西汉名将周亚夫、明代思想家王守仁、所谓的成功学大师陈安之……

有关《左传》《诗经》《了凡四训》《菜根谭》等古书的解读,他随口就能说上两句,偶尔膝盖上搁着两本待阅读的书籍……

人们称其为“国学大师、流浪大师、金句大师”,他的各式“金句”也在网络上流传:

“有人给我钱我不要,我不是乞丐。”

“我不是大师,百分百不是,大师要多读书。”

“距离浩如烟海的文化本身,我们都是井底之蛙,一定要不断的学习。”

“读书要用笔、要配起来看,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有人说因为你外表可怜所以你捡垃圾,那为什么我捡垃圾不能按照公益的目的捡呢?”

“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头,这是过去谁都知道的,现在则是贪官在监牢,一夜愁白头。”

与身份形成巨大反差的谈吐,不仅让他成了网络红人,各种离奇的传言也开始充斥网络。比如复旦毕业、因妻女车祸去世精神失常从公务员沦落为流浪汉……

“流浪大师”实为公务员?

“流浪大师”离奇的身世,究竟有几分真实性?

据红星新闻报道,这名流浪汉真名叫沈巍,系上海人,已流浪26年,曾是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公务员,家中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

据其自述,自己捡垃圾的习惯源于他小时候卖垃圾换书钱的经历,也是因为他对垃圾分类理念的认同。因为与家人及邻居的理念不同,而不愿意回家,甘愿做流浪汉。

对于网上流传的其妻女在车祸中丧生,沈巍表示这是在造谣,他没结过婚。关于流浪原因,沈巍说“毕业后,我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我没有名校背景,对审计专业也不喜欢,但在父亲的约束和压力下,我才做的这个选择。”

徐汇区审计局方面也向媒体证实,“沈巍于1986年进入徐汇区审计局工作,1993年起因病休假至今。在其病休期间,我局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及时足额地向其发放了工资。”

据了解,近7年,他多在上海杨高南路地铁站附近栖身。附近一家酒店负责人称沈巍腹有诗书,谈古论今,未伤害过任何一人;只是他将捡来的垃圾堆在酒店门口的绿化带里,既有碍市容,又令过往行人不适。这位负责人称,他曾看到过沈巍的工资卡和身份证。

一位与沈巍相识多年的环卫工人向记者介绍,沈巍的家人曾找过他,但他拒绝回去。他称赞沈巍读书多、脾气好,有时候会和他买废报纸去读。

花式消费“流浪大师”

沈巍极具反差的形象、离奇身世的加成,让不少人嗅到了“商机”。

短视频平台上,不少账号以他为卖点,粉丝量在短期内成百上千地上涨;还有网友为他建立了粉丝群,赠他外号“流浪大师”;更有人点评,“他穿上西装就是教授,毫无违和”。微信平台上,也出现了名为“沈巍”“流浪大师沈巍”的微信公众账号。

“谁发他谁火!”许多自媒体、主播从安徽、山东、北京等地纷纷赶来,拿着自拍架、横着手机,蹲守在沈巍栖身之处。

据现代快报报道,仅3月20日,就有多达一两百人聚集在现场,大部分都举着手机在拍摄视频和做直播,这样蜂拥而至的场景已经发生了四五天。

现场还不时传来各种怪叫声。有直播的人对着镜头大喊,“看到没有!这就是知识的力量!这就是大师的风采。”

“你不知道,拍的这个视频是可以拿去卖钱的,卖价五百一千的都有。”几位看热闹的小哥闲聊,“你看那个开宝马的女人,带了一支八人的团队来搞直播,据说她在附近的酒店订了三间房,因为他们这附近一家酒店房间价格从两百多涨到四百多。”

一位穿着棉大衣的中年男子,甚至大声招呼围观者来看他,因为他是零距离接触 “沈大师 ”的人,身上的大衣可以拍卖。

主播给他贴上创业标签,称为了流量。微商则称希望“吸粉”卖东西。

更有甚者为博取流量,有文章取标题为《“流浪的大师”大揭秘,昔日复旦高材生如何一步步到今天》,为迎合其反差的人设,自媒体造谣污蔑的案例不在少数。

虽然这些消息都被沈巍本人辟谣,然而网红“流浪大师”仍在被持续消费。

目前抖音上多个账号均发布了沈巍的相关视频,点赞量平均赞高达10万左右,最高的可以达到上百万。不少用户注册类似“流浪大师、沈先生”等名称的账号,发布与其相关的视频获取点击量,然而此类账号无一是沈巍本人所有,均为网友冒名注册而来。

显然这场狂欢,最大的受益者,是把“流浪大师”当摇钱树的主播、网红们,而非沈巍本身。

相反,走红给沈巍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我没有办法出去捡垃圾分垃圾了,我一分垃圾,旁边围着各种人问我问题。”沈巍说,自己以前喜欢在地铁站或者路灯下看书,现在也没办法做了。

他坦言自己“已经三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太苦了,我真不想红!”

从各种视频中,可以看到沈巍表达流利,对传统文化有一定见解,但称其为“大师”,显然是溢美。他本人也称自己只是一个读了不少书的人。

“流浪大师”成名后,微商、主播们蜂拥而至,为了流量,光鲜亮丽的网红们簇拥在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身边,摆出甜美的微笑,“大师”则在逼仄墙脚苦笑。↓↓

沈巍认为“捡垃圾”只是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对普通人来说,围观“大师”,还不如自己多读些书,过度消费既无益又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