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的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中美贸易摩擦、朝鲜弃核、美伊关系、叙利亚冲突,似乎哪一件都比琐事重要。即使是与此无直接关系的看客,也觉得这些事情更吸引眼球。

但是,假如你就是一个想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在这世上过日子的小民呢?假如你现在正在为躺在医院病床的老人而奔波于家庭与医院之间,假如你为了照顾重病的老人而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单位领导请假的时候,你觉得哪个事情大呢?

假如你正在为没有老人给你带孩子请个外人又不放心,或是为上中小学的孩子择校问题而焦头烂额的时候,或是为上幼儿园上小学的孩子接送的问题而发愁的时候,或是为每天辅导孩子的作业而心力交瘁的时候,你觉得哪个事情大呢?

多少年来,我们生活在宏大的历史叙事之中。但宏大的历史是抽象的,个体小民的生活是具体而实在的。除非在极为有限的特殊历史时期,小民琐事是我们考虑许多问题的基础和前提。

这就涉及到我们发展的思路和目标。

不错,在我们社会中有许多令人振奋的宏伟目标,但这些目标往往是整体意义上的。这种整体性的目标,虽然能引起人们的自豪感,甚至能带来人们某种意义的欢呼,但并不一定能带来人们在现实生活层面上的认同,有时甚至会在有了一定财富的人们中间,引起隐隐约约的不安。

这说明,我们应当将大国重器与小民琐事放到同样的地位来强调,甚至后者应当放到更首要的位置。

当然这都是一般的道理,这样的道理在什么时候说都行。但如果把这个话题放到当下具体的场景来说,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的一个判断是,未来的若干年有可能是中国经济很艰难的时刻。从外部环境上说,由于整个世界经济的不景气,市场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因此,中国未来发展的动力,要更多建立在内需的基础上。前一段高层重提内需的问题,就是这个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思考两个问题:

第一,在这个新的阶段上,老百姓新释放出来的需求会表现在哪里?

考虑这个问题的着眼点是:现在困扰老百姓生活最棘手的问题在哪里?影响老百姓生活品质提高的最主要因素在哪里?不是几千块钱的高档服装;不是几万块钱的包包;也不是最新款的手机。

我们需要在老百姓生活最基本的层面来考虑问题。老百姓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才是内需之所在。我们要创造条件使这个内需能真正释放出来。换言之,未来内需的基本内容,就在这些小民琐事之中。

第二,如何创造条件,使这方面的内需能够释放出来?

需求的释放,消费的实现,取决于人们的消费愿望和消费能力。其中最重要的也许是如下几个问题。

首先,将社会资源更多用到改善民生上。大事重要,小事也重要。举国体制的特点是集中资源干大事。

其优点是能在短时间内集中资源办成某些大事,但弊端是也可能在大事上过度集中资源,而造成对小事的忽略。特别是在外部环境出现某种程度紧张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就更是现实。

其次,内需的关键是富民,尤其是不要与民争利。根据财政部的消息:今年第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3.6%。

其中,工业增值税、商业增值税、改征增值税、国内消费税、进口环节税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6.6%、21.1%、22.9%、28%、14.4%。这是很值得深思的。无论其具体原因是什么,政府财政收入远高于经济增速的增长,都会导致对民间消费能力的抑制。

再次,同样重要的是对未来的预期。对未来的明确而稳定的预期,直接决定着老百姓的消费意愿。而预期问题的核心,是安全感,消除对未来的后顾之忧。这当中涉及很多因素,就不一一进行讨论了。

最后,再次引用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若干年前的一篇文章中的那段话:

中国应享用自己的巨大财富。中国目前巨额的盈余储蓄完全可以用来缓解国内的贫穷状况,改善社会保障、教育和环境等,而这都是中国国内急需解决的问题。

这里需要补充一句的是:小民琐事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一个国家最深厚的潜力,一个国家最长远的实力,可能就是在这里。

延伸阅读:向松祚: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

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我们的根本目标也不是取代美国引领世界,更不是颠覆美国,我们的根本目标是让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我认为中国的学界,政界,媒体界人士不应该过分热心参与中美关系的讨论,更不能跟着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扬镳,什么中国挑战美国,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什么我们要取代美国引领世界,什么美国已经衰落,什么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什么中国已经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姑且不论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与美国还有相当差距,尤其我们国内许多重大民生问题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就算是有一天中国全面超过美国,我们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传,甚至自我吹捧。

是不是世界领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心,是不是引领世界和人类进步,这需要世界人民来公认,需要人类历史来检验,需要具体真实的国际新秩序为基础,需要具体务实的各项政策来实施,需要新的国际治理体系和架构来保障,这并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气势如虹的语言来渲染能够起作用的,反而适得其反。

美国今天对中国政策的强烈反弹,与我们媒体界学界包括一些官员煽风忽悠起来的高亢的民族主义情绪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这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中国今天的最佳政策依然是与美国和平相处,相互学习借鉴,恐怕中国从美国学习的地方还要更多些。

现在中国媒体包括一些学者几乎一边倒地说美国衰落,中国已经是世界舞台中心,无异于自找麻烦,自己主动树敌,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和言论。

我们再看看美国,美国其实在19世纪后期已经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第一制造科技工业大国,但美国真正引领世界是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也就是说,从美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到她引领和主导世界,等了半个多世纪,当然还有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提供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美国的精英们是有战略思维的。

美国赢得两次世界大战,赢得和苏联的冷战,不是靠高大上的语言来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军事经济实力,背后则是她的制度,尤其是宪法法治的巨大优势。

美国文化教育价值观的优势更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国精英仍然忙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读书,这不就说明一切问题了吗?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期待我们的国家和中华文化在全世界大放光彩,期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很自然的情感,然而,平心而论,我们今天在许多方面和美国的差距绝不像一些不负责任的所谓学者和媒体吹嘘的那样,已经没有差距甚至超过美国了。

离开北上广几个特大城市,到广阔农村看看吧,离开北京市中心,去六环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进城务工人员不能上学就医的孩子们吧,去看看许多农村家徒四壁的贫穷状况吧。再看看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状况吧。

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我们的根本目标也不是取代美国引领世界,更不是和美国叫板颠覆美国,我们的根本目标是让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因此,真诚奉劝我们的那些学者,媒体,官员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观客观再客观。不要逞一时意气,给国家添乱,给民族添乱,给子孙后代添乱!